DIXON

放些瞎狗眼同人,无双诸葛诞为主,los&ss阿布罗狄为主。
以前的完结老文放在:http://pixiv.me/dixonfrost
欢迎同好交流。

【FGO腐向恶搞文】不穿紧身衣的请退群30-31(CP枪团/ABO设定)

不造最近lof的各种抽风河/蟹好了没,心惊胆战更新一点试试。


请各位同好先阅读下注意事项,方便避雷!

背景:FGO背景的半架空现代文设定,全员吐槽恶搞,腐向,人物性格OOC,角色名字全部统一采用国服fgo翻译。

设定:ABO设定,不生子,有私人二设,请注意。

CP:20岁的外甥迪尔姆德(A) X 30多岁的舅舅芬恩(O),副cp有迦尔纳x阿周那,齐格飞x大公,副cp只是推动剧情,不会有肉什么的。


不穿紧身衣的请退群

上一章

(30)

 

这几天芬恩几乎都和迪尔姆德腻在一起,没办法,他根本不能离开他的alpha太远,芬恩为此咨询过家庭医生,医生说这种状态因人而异,时间短的一周就好,时间久的需要一个月……难怪过来人大公要批一周假期呢!说不定一周也不够用!芬恩也懒的多想了,索性趁机彻底放纵自己,反正不用工作什么也不去考虑了,几乎每天就在床上堕落度过就好。

 

迪尔姆德有个恶趣味,喜欢在芬恩发/情时完全掌控他,在芬恩最需要自己的时候偏偏不满足他,迪尔姆德可以用尽一切方法折磨着芬恩,直到芬恩哭着哀求,迪尔姆德才会满意地做完全套。虽然第二天两人清醒过来后迪尔姆德每次都会被暴打一顿,但迪尔姆德不知悔改乐此不疲,用他的话说这样是想看芬恩最可爱的一面。

 

真是太厚颜无耻了!每当迪尔姆德夸芬恩可爱,芬恩就会在心中默默比中指,芬恩觉得自己太放纵迪尔姆德了,明明之前交往的的男友们,有比迪尔姆德更强壮高大的,但在床上还是得乖乖听芬恩的话,否则有他们好果子吃。偏偏对迪尔姆德,芬恩就是没有办法,只要那或无辜或深邃的眼神瞄过来,芬恩就只能缴械投降任其攻城略地,就算事后气不过揍他也只是小拳拳锤胸口级别。

 

或许……这就是爱吧?芬恩无奈地想。

 

在他俩请长假过着没羞没臊的生活期间,魔术协会论坛已经炸了,倒不是大公告的密,毕竟他正远离网络享受着难得的假期。而是芬恩和迪尔姆德总不能每天腻在家里,总要偶尔出门购物,虽然两人尽量选了离家最近的卖场,但随着目击二人的路人越来越多,论坛终于炸开锅了。

 

迪尔姆德是今年最有人气的新人,他帅气的外貌和不俗的实力吸引了一大批脑残粉,每天嗷嗷叫着要为偶像生猴子。芬恩的粉丝数量远不及迪尔姆德的多,但大部分都是跟着芬恩一起成长的铁杆粉,都是历经多年网络骂战而屹立不倒经验丰富的长情粉丝,每天脑补着自己让偶像生猴子。这事情捅破后双方粉丝为了维护偶像骂战就没停过,虽然欢欣鼓舞祝福二人的双担也不少,但盖楼速度远不如吵架的来得快,不间断的网络战争引来吃瓜众无数,害的各版面版主不得不时刻刷新随时删帖避免战事升级。

 

芬恩和迪尔姆德原本是不知道这阵子网络动向的,无奈俱乐部里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同事库丘林每天给他们私聊各种论坛骂战链接,末了还热情地问他们什么时候办仪式,并拼命暗示以自己和二人的交情以及半个老乡的情谊理应是伴郎团首席巴拉巴拉……

 

芬恩冷漠地注视着手机屏幕,纠结着要不要把每天烦他的库丘林拉入黑名单,却不料迪尔姆德看了库丘林的消息反而来劲了:“我们什么时候办仪式?”

 

“这几年都别想了,我的钱还没存够!”

 

迪尔姆德想不通了,芬恩来迦勒底小岛已经很多年了,也算是圣杯争夺赛的一线明星,钱想必赚了不少,看他住着超贵的大公寓,穿着用着时髦的品牌,怎么看也不像没钱办仪式的样子啊?

 

“你的存款不够?实在不够我找家里亲戚赞助一部分?”迪尔姆德试探着问。

 

“不够的!我要办就办最盛大的仪式!”芬恩走到窗边,指着远处一个金碧辉煌的建筑说:“看到那个没?魔术协会最豪华的酒店,我要租下整个顶楼和天台办仪式!要最大的排场!世界排名前十的乐队!把我们朋友和亲戚请来!还要邀请魔术协会名流!……我们的出场也要别出心裁!比如从飞机上跳伞从天而降什么的……不行这样还是太普通了!总之又要充满浪漫色彩又要出乎意料!要极致的奢华!还有……”

 

迪尔姆德不等芬恩说完,就半拖半就把芬恩骗上床再度温存了一番,顺便阻止了芬恩关于豪华仪式的畅想。迪尔姆德知道以芬恩平时那种大手大脚的花钱方式,想办这种超规格仪式怕是存一辈子的钱都不够,不急,迪尔姆德会让芬恩慢慢打消这个念头的。

 

在魔术协会那边,对此事最感到高兴的莫过于时钟塔的二世老师,随着网上论坛相关热帖的与日俱增,看着那群因为“好好培育的偶像突然被猪拱了!“以及“不能为偶像生猴子了!”而打击到伤心欲绝恨不得上天台跳楼的孩子,二世抑制不住内心的愉悦,带着沉痛的表情给这些不好好学习的小鬼们来了场突击随堂测验。

 

现实是残酷的啊小鬼们!不要整天做梦了!二世一边监考一边点了烟,看着痛苦做题的熊孩子们,舒服地吐着烟圈。

 

另一个愉悦到心情快要爆炸的人就是吉尔伽美什,一周假期早已结束,但没有任何活动的长草期也持续了快两周了,吉尔伽美什无所事事坐在俱乐部沙发正中间,一副指点江山的pose划拉着手里的平板电脑。

 

“这是天大的好事!”吉尔伽美什刷新了一下论坛的帖子,扫到一个和他观点相近的,顺手点了个赞:“我早说过,弗拉德三世让他手下那帮子妖艳贱货们都穿紧身衣上战场,目的真是再明显不过了!就是想利用肉/体战术让我们分心!老实说打架的时候一不小心瞄到那一个个被紧身皮衣包的凸翘饱满的屁股的确挺让人分心的……但是现在!邪恶的弗拉德三世的计划落空了!枪阶那两个恶心帅内部搞上了!他们再也别想用色诱战术了!”

 

吉尔伽美什抬眼看看沙发对面的阿周那,他正低头发呆,看上去并不高兴的样子,出于弓阶俱乐部老大的责任心,吉尔伽美什勉强关心了一下手下队员:“怎么了?这难道不是好事?”

 

“对我来说不是好事,我一个月午饭钱没了。”

 

“……又和你哥打赌?”见阿周那点头了,吉尔伽美什摇了摇头:“这事我不得不说你两句,你有点赌博的小爱好这没什么,但是一和你哥赌你智商就下线!你也不想想,那俩家伙和你哥一个俱乐部,他会不知道这两人平时关系如何?你居然和他赌这个!太亏了!下次忽悠你哥赌跟我们俱乐部有关的事,你也占回便宜!”

 

阿周那听完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走到吉尔伽美什身后拍了拍他的沙发背:“你说的对,所以我和迦尔纳赌了你和卫宫谁先泡到库丘林,经过我的观察你的赢面大一些所以全压你身上了,总之这次我可是下了血本了,还请老大为了我的利益考虑争点气。”

 

“什么?!我怎么会有这种绯闻?!哎不对……我没有……”

 

没等吉尔伽美什开口解释,阿周那已经潇洒离去,从今天起,他要请迦尔纳吃一个月午饭。

 

 

(31)

 

阿周那是骗吉尔伽美什的,他根本没和迦尔纳打这个赌。只是他实在是不喜欢吉尔伽美什说话的口气,忍不住调戏了一下。

 

但是吉尔伽美什说的没错,这次他的确中了迦尔纳的套了,他们一般都是赌一些和平时赛事相关的内容,无非是某次活动哪个俱乐部得分更高什么的……只是赝作活动后的长草期实在太漫长了,闲的没事干的阿周那根本没什么好赌的,才会听了迦尔纳的鬼话赌他们枪阶那两人是不是恋爱关系,结果刚定下赌约没两天论坛上就铺天盖地都是这两人的消息,阿周那方知上了当。

 

“所以之前我说不要赌比赛以外的事,你非不听,这下输了吧?”迦尔纳心安理得地吃着阿周那请的午餐,他很仁慈没点最贵的那份:“下个月还是赌谁家狗粮刷的多吧,输了请一个月午饭。”

 

“没办法,那还是赌狗粮把,不过,赌资要变一下,老是赌钱啊饭啊的没意思。”阿周那歪脑袋想了想:“如果你输了,就一个月在床上不许说话,如何?”

 

一直埋头吃饭的迦尔纳听到这话警觉地抬头看着阿周那,迦尔纳其实早就有所察觉,阿周那似乎对自己某些方面有所不满,但具体是哪一方面,迦尔纳一直没琢磨出来,搞了半天是因为……说话?

 

“我说话有那么难听吗?”迦尔纳略略有点被打击到。

 

“难听到不至于,怎么说呢……大约……是豪不自觉的超绝KY……吧……”

 

“你这简直不讲理!我再KY能有芬恩KY?!”

 

阿周那冷哼了一声:“你们俱乐部的芬恩,顶多就是一到镜头前就自恋得不知道自己是谁了,一个劲的臭美说胡话。你和他段位不一样!我要是把你说的那些浑话全录下来放网上,芬恩的KY根本不够看!”

 

“有这么严重吗?!一定是你夸张了!我第一次听到有人这么说我!”

 

“哦,要不我下次录下你在床上说的话放给你们俱乐部的人听听让他们评评理?“

 

迦尔纳很郁闷,和阿周那吵完架后他饭都没吃完就晃回俱乐部了,芬恩和迪尔姆德昨天已经结束了超长假期来上班了,迦尔纳偷偷观察过这两人,感觉芬恩和迪尔姆德和过去并无两样,芬恩依旧一副黑社会老大模样站迪尔姆德前面,迪尔姆德规规矩矩站后面认真听芬恩教诲,至于有没有听进去就不得而知了。

 

迦尔纳其实是很羡慕他俩的,自己和阿周那也偷偷摸摸这么久了都没什么进展,今天还被嫌弃在床上说话不好听,想想迪尔姆德这位后辈在自己家哭诉芬恩把他赶出家门仿佛还是昨天的事,没想到这么快就把芬恩套牢了,后生可畏啊后生可畏!

 

趁着迪尔姆德进了茶水间,迦尔纳也溜了进去,旁敲侧击地问迪尔姆德经验及感受。迪尔姆德大大咧咧表示:

 

“我觉得我和芬恩还是和以前那样!没什么区别!但在床上可就和以前大!不!一!样!了!我翻身当家做主人了!”

 

后面就是男人之间的黄/段/子时间。

 

看来自己还是床上出问题了,交流经验后迦尔纳虚心总结,但是听阿周那的话在床上闭嘴迦尔纳又不愿意。

 

干脆买本《情话1000句》好好学习一下,今天下班后先道歉,等学好了下次给阿周那一个惊喜吧!迦尔纳暗自下了决心。

 

迪尔姆德和迦尔纳端着泡好的咖啡走进了俱乐部大厅,正看见大公捧着平板准备宣布消息,已经闲得快发霉的库丘林激动问:“终于有下一个活动的消息了?!”

 

“不,魔术协会刚来了通知,大家赝作活动辛苦了!长草期再延长一个月!”

 

现场一片哀嚎,比起累到让人虚脱的无限奖池活动,无限期的长草期更让人难熬。

 

【未完】


评论(15)

热度(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