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XON

放些瞎狗眼同人,无双诸葛诞为主,los&ss阿布罗狄为主。
以前的完结老文放在:http://pixiv.me/dixonfrost
欢迎同好交流。

【FGO腐向恶搞文】不穿紧身衣的请退群34-35(CP枪团/ABO设定)

很长时间没更新了,其实草稿早就打好了一直没工夫写,一来因为上个月某个项目客户要的太急,忙到上班没什么闲工夫,二来因为ff12复刻版太好玩了太有毒了我一拿起手柄就放不下来_(:з」∠)_  嗯……ff12真好玩!


这一章还是fz联动,我给月灵髓液加了好多奇怪的功能啊XD 原著里并不能这么用!


请各位同好先阅读下注意事项,方便避雷!

背景:FGO背景的半架空现代文设定,全员吐槽恶搞,腐向,人物性格OOC,角色名字全部统一采用国服fgo翻译。

设定:ABO设定,不生子,有私人二设,请注意。

CP:20岁的外甥迪尔姆德(A) X 30多岁的舅舅芬恩(O),副cp有迦尔纳x阿周那,齐格飞x大公,副cp只是推动剧情,不会有肉什么的。


不穿紧身衣的请退群

上一章


(34)

 

结盟后的四人为了躲避追兵,转移到了一处废弃的旅馆,预计着剑阶二人组已经被甩远了,四人围在一起开了个小会,讨论今后的战略。

 

二世首先发表看法:“杀阶已经退出比赛,因为魔术协会的估计不足,导致现在新组成的弓阶队成了最强的敌人,因此……我觉得现在最好的战略就是联合剑阶然后围殴……“

 

“绝对不行!“肯尼斯和迪尔姆德异口同声。

 

这两人从进了比赛就互不听话互相坑,现在倒是忽然意见一致了?二世诧异地挑了下眉毛,问道:“说说理由?“

 

“切嗣那个混蛋!都是他的错害我损失了那么多!我和他势不两立!“肯尼斯握紧拳头脑门上青筋暴突,看样子的确势不两立了。

 

“我也不能和剑阶结盟的。”迪尔姆德说:“我来这里前我们老大给我布置了任务,说就算我打不赢这次活动,也不能让剑阶赢,剑阶已经领先我们俱乐部了,不能让他们通过这次活动又拿了高分,所以一定要在比赛中给他们使跘子……”

 

“好哇!我说你怎么不听我的指挥一个劲地冲前面怼sabar,你等级比她低!又被她克制!你正面根本打不过她还硬怼!我被你连累被揍得满世界乱跑!你有这鬼心思为什么不和我商量?!”肯尼斯气冲冲地问。

 

迪尔姆德也不回答,只是微微侧头,忧伤45度角望天,看样子又没把话听进去。

 

“算了,看样子就算你们在战略上有分歧,也不可能联合剑阶了。“见自己老师快气炸了,二世赶紧劝:“老师,不是我不相信您的实力,只是这次参战的魔术师都是不按套路出牌的家伙,切嗣您是知道的,上次你俩只是小小比试一下这家伙就把魔术工房炸了。言峰作为一个教会魔术师却拿了八极拳比赛冠军。还有这次的新人雨生龙之介,刚来魔术协会的青年魔术师,谁也不知道他的实力……总之啊,我们这次最好还是谨慎行事,别正面和他们硬碰硬比较好。”

 

二世说完点了根烟,皱着眉吐着烟圈:“最理想的情况是剑阶和弓阶怼起来,我们坐收渔翁之利。”

 

世上哪有这种好事?在场的四人都沉默了,最后又商量了许久,也没什么好办法,大家决定先休息,等第二天一起行动见机行事。

 

“可是我们在这休息,半夜有别的队伍偷袭怎么办?需要轮流值班吗?”迪尔姆德问道。

 

“不用,让它看着这个旅馆,我们好好休息养足精神吧。”肯尼斯从上衣口袋掏出了一个试管,缓缓倒出了里面银色的液体,液体还没落地,就迅速团成了一个球,像有生命一般,变换着形状,最后固定成软绵绵的水银团子状。

 

迪尔姆德非常好奇,忍不住伸出手指戳了一下那团东西,却没想到原本柔软像果冻一样的水银忽然边缘变得锋利,直向迪尔姆德的手指切了过来,迪尔姆德眼疾手快抽出了手指连连后退,还是被割了一道血口子。

 

“不要手贱,月灵髓液会被动攻击的。”肯尼斯冷冷地说:“这本来是我的秘密武器,没想到队友不给力,这么早就要拿出来……”

 

月灵髓液攻防一体,擅长搜索,让它巡逻真是再适合不过了,但迪尔姆德还是主动要求睡在大厅,这样万一有危机他可以以最快的速度投入战斗。

 

晚上等其他人都进了房间,二世主动找到在客厅沙发铺床的迪尔姆德偷偷谈心。

 

”老师他确实为人严苛说话不中听,不过他说的话,其实都是中肯的建议,当然我也是过了很久才明白……总之你们好歹业合作一点,既然参加了这个比赛,总是要争取赢的不是吗?“

 

迪尔姆德刚才确实略略反思了一下今天的行为,以前做活动任务,他有芬恩或弗拉德三世看着,还比较收敛,这次单独代表枪阶和陌生人组队参加关注度如此高的活动,迪尔姆德一激动就过于放飞自我了。

 

“可是我觉得肯尼斯先生对我有偏见!“迪尔姆德还是有点不满:”他似乎对我格外看不顺眼!我能感觉出来,他跟我说话的口气和对其他人完全不一样,一开始我也没做什么对不起他的事,他到底看我哪里不顺眼?”

 

“因为你身上人生赢家气息过于浓重了!影响了老师的情绪!”

 

“哎?”

 

“你才20岁刚出头,就是圣杯争夺战人气排行榜第一名,又和迦勒底的风云人物绑定终生,羡煞旁人,反观我的老师肯尼斯先生,虽贵族出生,但和他之前交往的对象都无法顺利相处超过一年,快奔四了却还是处男,你看老师愁得毛发都稀疏了,再看到你这样的能不火大吗?“

 

“……这也能怪我?!还有啊你这么说你老师真的好吗?!“迪尔姆德低声抱怨。

 

“我说的是事实啊。“二世毫不在意:”老师这次参赛,不光是为了获胜奖金,也是想通过比赛多出风头引起那些单身贵族们的注意,所以就算是为了成全别人好事,你也配合一点吧。“

 

迪尔姆德点头答应了,等二世进了房间,迪尔姆德也躺在客厅沙发上准备睡了,可他明明很累却睡不着,瞪着眼睛看着昏暗的大厅,那里只有那只不友好的水银团子偶尔路过。

 

迪尔姆德觉得自己可能是一时不习惯了,平时的活动就算再累,晚上他也能回到温暖的家里,抱着芬恩温存入睡。现在这个活动,他被没收了全部通讯工具,睡在这个废旧旅馆,想想这还是他把芬恩标记后,两人第一次分开,这才一天都没到,迪尔姆德不由产生了一丝寂寞之感。

 

迪尔姆德喜欢抱着芬恩入睡,芬恩的皮肤很凉,就像是水面的低温,芬恩总是会抱怨迪尔姆德太热了不要抱这么紧,可迪尔姆德就是喜欢紧紧抱着芬恩,顺手抚摸他那冰凉光滑的皮肤,从上往下,然后……

 

打住打住!现在自己可是在活动比赛中,不能在胡思乱想了!等拿了比赛胜利的奖金,回去想怎么样都可以,现在必须把精神集中在这次比赛上!迪尔姆德努力不去想芬恩,盯着昏暗大厅里那只偶尔蠕动路过的水银团子。

 

一只水银……两只水银……三只水银……迪尔姆德数着绕圈圈的水银团子,眼皮终于变沉睡过去了。

 

 

(35)

 

第二天早晨,迪尔姆德是被巨大的爆炸声和嘶吼声吵醒的,他条件反射握紧武器从沙发上蹦了起来,水银团子也在前面,但似乎并没有进入备战状态,也就是说敌人可能还很远,但这动静声也太大了?

 

房间里的另外三个人也冲了出来,四个人面面相觑,看来都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到上面去看看!”一行人冲到了顶楼的天台,向着发出巨大响声的方向望去,大家都呆住了,远处的水面有一只巨大的怪物,挥舞着数根触手,嚎叫着吞噬河岸上的建筑。

 

迪尔姆德吓傻了:“这是末日邪神终于降临了?”

 

“那是海魔!海魔!“此时情况紧急,肯尼斯也懒得吐槽迪尔姆德的没常识了:”但我也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大只的海魔,这次参赛的魔术师好像没有谁有能力能召出这种级别怪物的人啊?除非……“

 

“除非有人使用了强力的媒介,但不知道是哪一组的魔术师召唤的?“

 

这时有简讯传了过来,因为这次参赛的队员通讯工具都被没收,所以每个人都装了魔术协会发的通讯器,每次比赛有了重要转折,都会有简讯发给每个参赛队员。

 

“术阶的雨生龙之介召唤了S+级海魔……那个小孩是这么厉害的魔术师吗?“

 

肯尼斯思考了一会,指挥月灵髓液分裂成了两只,一只被派去侦查术阶俱乐部情况,另一半留在这里实时播放侦查画面,月灵髓液不仅攻防一体,也是潜行侦查的好手,它透明而又易变化的身体轻易不会让敌人察觉。

 

术阶俱乐部离那巨大海魔不远,月灵髓液很快搜索到了他们的藏身处,大家仔细盯着水银团子传过来的画面,当两位迦勒底魔术师看到雨生龙之介手里的那本古书时,两位魔术师眼睛都瞪圆了。

 

“这……这莫非是传说中的《螺湮城教本》?“

 

“没有错!没有错!消失了几百年的上古黑魔术书,没想到在这里出现了!”肯尼斯激动地脸都涨红了:“为什么这个少年会有这种稀世珍品?”

 

“这可是黑市都搞不到的上等货,各家魔术师都渴望的珍品!”

 

“不知道是谁给了这个少年这种东西,难怪能召唤出如此级别的海魔……让我想想,怎么才能悄无声息把那本书搞到手……”

 

眼看着两位迦勒底魔术师盯着那本传说中的稀世珍宝露出了黑社会的表情,亚历山大站出来打破了两位的幻想:“不要再想那本书了啊!现在关键是那个海魔啊!那边建筑被它啃了一半了啊!咱们怎么对付它啊?”

 

“啊……海魔……”肯尼斯总算恢复了正常,看着远处的海魔:“不好办啊,我们所处的东木其实是虚拟战场,这怪物吞噬的并非真正的建筑,而是魔力所构成的,一旦它破坏的范围超过虚拟战场的承受范围,我们就会被它带到现实的迦勒底。”

 

:那……迦勒底会被它摧毁?“迪尔姆德紧张地问。

 

“你也太小看迦勒底了,这种级别的怪物虽然战斗力惊人,但也过不了迦勒底的防护网。“二世嘴上说着,却依旧愁容满面:”可是我们这活动是对外直播的,好歹这里还有五个魔术师,真要是在这里控制不住海魔任它毁了东木掉到迦勒底,等于是这个活动彻底毁了,魔术协会的脸就丢尽了。“

 

“是啊,保护虚拟战场不被破坏也是魔术师的责任。“肯尼斯对着水银团子又看了一会:”看来这个叫雨生龙之介的魔术师,借着螺湮城教本为媒介召唤了海魔,却根本没办法控制住这种级别的怪物,所以才造成这么大的混乱,他身边的caster也只能增加海魔的威力却无法控制海魔的行动,指望他俩不行了,最后还是得靠我们。“

 

 “老师有什么应对计划呢?“

 

“当然是先找到这两个给我们惹麻烦的倒霉催的!“

 

月灵髓液带着四个人找到了龙之介与吉尔德雷藏身的场所,这两人已经因为海魔的暴走慌作一团,因此对四个敌人的到来完全无法应对,肯尼斯对付龙之介这种年轻魔术师已经很拿手了,拿出魔术协会高层的姿态,连吼带骗带吓唬,把《螺湮城教本》形容成拥有最强诅咒的世间最不吉利的恐怖存在,不多时便让龙之介吓得把那本书拱手交出……

 

二世有点看不下去了,小声问肯尼斯:“老师啊咱们活动可是对外全程直播的!您骗东西稍微收敛点啊!还有您来这里只是为了骗书?没有对付海魔的计策?”

 

“对付海魔的计策我一点也没有!”

 

肯尼斯说的理直气壮,搞得二世也没脾气了,这时自己的得意弟子亚历山大忽然举手了:“老师,关于怎么对付海魔,我有办法!”

 

“你说!”

 

“首先肯尼斯先生用月灵髓液掩护我,当我成功魅惑海魔后……”

 

“等等!”二世一挥手打断了亚历山大:“魅惑成功?你那魅惑成功率也太低了吧?也就对我这没啥对魔力的百发百中……”

 

“不要紧!”迪尔姆德也凑了过来:“就算亚历山大不成功,我的技能也可以让海魔的攻击大幅下降,这样大家的损伤可以小很多……”

 

“攻击大幅下降?好吧你的那个技能确实能让对方攻击大幅下降……但那只能对女性吧?!”

 

“是啊,可以赌一把这个海魔是母的嘛!”

 

一个是低概率魅惑,一个是要赌敌人的性别,二世对这群猪队友感到绝望了,这时其他队伍的通讯传了过来,弓阶和剑阶已经在与海魔战斗拖住海魔的行动了,但这只海魔过于强大,所以他们寻求其他队伍的支援一起应对这只失控的怪物。

 

二世收到讯息后对肯尼斯说:“老师,无论你和卫宫切嗣有什么仇,现在也暂时放下吧,如今首要任务是联手处理这只海魔,别让它破坏了这次活动,等对付了这只怪物我们再和他们决一胜负!”

 

肯尼斯一边点头一边小心地把那本书收在了大衣里:“也只能这样了,我会用月灵髓液支援你们,你们刚才商量出好的计策了吗?”

 

二世回答他:“弓阶和剑阶现在已经在战斗了,但海魔的行动还是没被阻止,我们赶到那里后,我会先用宝具封住它的行动……”

 

“哼。”亚历山大不服气了:“还说我魅惑概率,老师你那宝具眩晕不也是概率的吗?!”

 

概率魅惑概率眩晕与50%可能的性别赌博,纯粹看脸的战斗此时壮烈展开了!

 

【未完待续】

ps:再过几天国服就开圣杯系统啦!我的圣杯我的QP都是你的芬恩!_(:з」∠)_  顺便奶一口日服今后的剑豪之章剑刷落地!><

评论(13)

热度(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