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XON

放些瞎狗眼同人,无双诸葛诞为主,los&ss阿布罗狄为主。
以前的完结老文放在:http://pixiv.me/dixonfrost
欢迎同好交流。

(SS+ND)吵架风波【释静摩x卡迪纳尔,撒加x阿布罗狄】

傻白甜的炖肉文,无情节可言,非原著背景,18内啥,未满年龄勿看,慎入

还有这文我没怎么修改,实在不好意思看第二遍,如果错字太多那是我纯良的错(不)


文里卡迪纳尔和阿布罗狄是表兄弟关系,穿越了一下,请注意。


修改了一下把纯良的地方发出来吧=。=




(SS+ND)吵架风波【释静摩x卡迪纳尔,撒加x阿布罗狄】

 

“我离家出走了,这两天暂时住你这儿!”

                                 

当卡迪纳尔拎着行李包出现在在阿布罗狄的公寓门口还说得这么大言不惭时,阿布罗狄就知道今晚又是个无眠之夜。

 

“又和你相公吵架了?”阿布罗狄边接过卡迪纳尔的行李边问。

 

“哼,这次绝不轻易原谅他!”卡迪纳尔弯腰换鞋,不忘恶狠狠地诅咒。

 

以前在没见到释静摩之前,阿布罗狄内心一直觉得释静摩配不上卡迪纳尔,他的这位远房表哥当年是何等叱咤风云的金发美人,见过他的人哪个不心甘情愿拜倒在他的西装裤下,怎么忽然就跟一个阿三黏糊上了?

 

“释静摩这人,长得又帅,搞金融的还挺有钱,话也不多挺安静的,下次带来给你看看。”卡迪纳尔对阿布罗狄说。

 

后来在一次酒吧聚会上阿布罗狄见到了表哥这位传说中的阿三男朋友,长得是挺帅,似乎也很有钱,但话也未免太少了点,明明是三个人在一起喝酒聊天就没听这位说过几句话。

 

“这货是个闷罐头啊。”阿布罗狄悄悄对表哥说。

 

“挺好的啊,这样跟我吵架也不会还嘴。”

 

阿布罗狄记得表哥当时说这话时挺乐呵的,实际情况真是图样图森破,吵架的时候一个人嗓门高八度另一个人半天憋不出一个字只会让吵架的人愤怒加倍,于是卡迪纳尔被气得离家出走也就成了常事。

 

“老是吵干脆分呗?”

 

阿布罗狄以前也会这么劝,不过劝了也是白劝,吵再多次那个阿三就是有本事找上门三句话就把他哥哄得服服帖帖欢欢喜喜回家去,搞到后来阿布罗狄也懒得劝了,因为这俩货根本就是越吵感情越好,特别是卡迪纳尔,和释静摩关系好到连他在美国的三姑六婆都认识了,还兴奋起来跟阿布罗狄说什么释静摩有个表弟名号沙加法号释迦摩尼年方二八尚未婚配你看是不是……

 

阿布罗狄吓得把头摇出了脑震荡:“我还是想找一个和我门当户对的欧洲人!”

 

阿布罗狄倒不是歧视印度人,实在是他看多了宝莱坞歌剧,就算是像释静摩这样安静的人,他也觉得配上BGM释静摩就能又唱又跳,实在闹得慌。

 

阿布罗狄热爱艺术,他在欧洲故乡就是个圈内有名的舞蹈家,但他不满足于这点成就,毅然来到美国投奔早几年就在美国安家的表哥,不光是舞蹈,他在美国也开始涉足模特、平面、表演等方面,继续追求更广阔的艺术空间。阿布罗狄是个浪漫的人,他希望自己的另一半也是个富有艺术气息,和自己志趣相投的人。

 

后来阿布罗狄真的遇上了充满艺术气息的另一半,巧的是对方正好是个是个门当户对的欧洲人,用阿布罗狄的话说,“他英俊得就像爱琴海边的古希腊战神雕塑!”

 

长得像古希腊战神一样英俊的男青年叫撒加,阿布罗狄是在一次市长庆功宴上认识这位希腊美青年的,阿布罗狄所在的舞蹈团受邀在现场演出,撒加作为作为资历不高的年轻检察官助理本不应该参加这种级别的宴会,不过因为长相英俊气质出众经常被检察长作为吉祥物拉到这种场合应酬,两人就这样见了面并在电光石火之间看对上了眼,撒加其实没啥艺术细胞,对舞蹈表演什么的更是一窍不通,和阿布罗狄完全谈不上志趣相投,但好在他懂浪漫也会讨人欢心,所以虽然没什么共同语言阿布罗狄依旧爱他爱得死心塌地。

 

为此卡迪纳尔曾痛心疾首捶胸顿足:“你怎么就和检察官搞上了?”

 

卡迪纳尔是警局探员,和检察官们虽然经常合作办案,但表面关系和睦,背地互相吐槽,关系非常微妙。

 

阿布罗狄则一脸花痴地回应:“啊……可是他真的好完美啊……”

 

“真是一物降一物啊。”卡迪纳尔感慨。

 

“被个闷罐子给降了的有什么资格说我!”阿布罗狄如是说。

 

回忆到此结束,此时卡迪纳尔在盥洗室洗了把脸,注意到公寓的另一个主人不在家:“撒加呢?”

 

“出差一个礼拜了,飞中国去了。”

 

“哦……那个跨国案子还没搞定?”

 

“快了吧,说是要到那里记录证据,我也不懂。”阿布罗狄一边摇头一边帮表哥泡了咖啡:“要糖吗?”

 

“两块糖就够了。”卡迪纳尔伸出两根手指:“他不在也好,咱哥俩好久没好好聊聊了,晚上咱俩睡一起?”

 

阿布罗狄点头答应,这时门铃声传来,阿布罗狄看了看猫眼,回头对卡迪纳尔说了声你家相公来抓人了,就打开了门。

 

门开后,释静摩看到了冲他打招呼的阿布罗狄和一脸怒容的卡迪纳尔,虽然见面很多次了,但两个美人同时映入眼帘,释静摩还是感到心脏停拍半秒,他曾以为卡迪纳尔是他见过的最漂亮的男人,据说他亲手抓过的犯人十有八九会抱着他的大腿哭嚎:“啊美人把我拷起来狠狠践踏我吧被你踢了我死也心甘啊啊啊啊啊……”。传言实在是太夸张,不过用来形容卡迪纳尔的美貌倒是一点不夸张,释静摩以为没有比他更美的人了,直到几年前见到了他这个欧洲来的表弟阿布罗狄,和卡迪纳尔完全不同的气质,美貌却更胜一筹,让释静摩不由感慨这家的外貌遗传基因真是太优秀了!

 

后来释静摩见到了卡迪纳尔的另一位表弟阿莫尔后他收回了这句感慨,当然这是后话了。

 

卡迪纳尔哼了一声放下咖啡杯理也不理释静摩进了卧室重重把门摔上,震得外面的狗都叫了起来。

 

那是我家的门!阿布罗狄在内心暗暗心疼自己的家具,然后把释静摩推了过去:“你俩好好谈谈,别摔东西了,上个月给他摔裂的墙我刚补上。”



后面内啥的内容两个观看办法,一是去度盘下载,http://pan.baidu.com/s/1mgzLThQ   密码:xjdi


或者有p战id的去我的p站看:http://www.pixiv.net/novel/show.php?id=5314684


有兴趣的可以去看,如果都不行……我也没办法了 orz

评论(8)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