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XON

放些瞎狗眼同人,无双诸葛诞为主,los&ss阿布罗狄为主。
以前的完结老文放在:http://pixiv.me/dixonfrost
欢迎同好交流。

【圣域传说同人】【撒布】【修妙】怪物(12)

主CP:撒加X阿布罗狄,修罗X卡妙

CG电影圣域传说LOS同人


这里开始与电影剧情接上了,不过我写的肯定无论过程和结局都会有点不一样……其实这文写到这里有些地方已经和我当初设想的不太一样了(跪),但大方向不会变吧


(十二)

 

修罗

 

今天早上没什么事,我却怎么也睡不着,躺床上盯着山羊宫天花板长吁短叹:“奇怪啊真奇怪……”

 

早就醒了坐我旁边玩手机的卡妙问我有什么奇怪的事,我一骨碌坐起来,对他说:“撒加都死了这么多年了,你说迪斯和阿布罗狄怎么还没凑成cp呢?”

 

“我还以为什么事!”卡妙不以为然靠床上继续用手指划拉着手机:“他俩感情很好,但就是凑不成cp你又不能逼婚!”

 

“其实是我心里过不去,撒加的死毕竟有我的错,眼看着好哥们守寡守十几年我这心啊……”

 

“感情这种事,你干着急没用,迪斯都努力这么多年了……”卡妙想了想说:“其实经过那件事的打击后,我倒觉得阿布罗狄很快挺过来了,反倒是迪斯他变化很大,以前他虽说玩世不恭吧至少教皇他是很尊敬的,但那件事后他经常不来开会,随随便便就溜出圣域,教皇的命令他也爱理不理,真不知道是怎么了……”

 

卡妙说的不错,迪斯这些年的确有些不对劲,他和阿布罗狄似乎很亲密但又有着明显的隔阂,更可气的是我总觉得他们有事瞒着我,是什么样的事让他们能不顾我们三个的友谊把我排除在外也让我很纠结。

 

和卡妙正聊着外面通报说艾欧里亚要见卡妙,我和卡妙赶紧爬起来边穿裤子边下床,面面相觑。艾欧里亚昨晚应该是被教皇派出去执行任务了,好像是圣域外出现了失踪已久的射手座圣衣,艾欧里亚奉命把它取回来,这大清早的应该是完成任务回复命令了,但不去见教皇来见卡妙是做什么?

 

艾欧里亚走进来,看到我说:“我是来找卡妙的,但水瓶宫的人说他在你这里……”

 

“要我回避吗?”我问道。我看艾欧里亚一脸严肃,估计是很严重的事。

 

“你在也没关系……你们知道,我这次的任务不光是为了拿回哥哥的圣衣,还要铲除几个针对圣域的叛党……”艾欧里亚顿了一下,对卡妙说:“我看到你的徒弟冰河也是叛党其中之一。”

 

我和卡妙听了都傻了,卡妙赶紧问:“冰河也在?那你把他……”

 

“没有。”艾欧里亚摇摇头:“我取回了圣衣,不过没有对他们动手……其实我是有些疑问想问教皇,在没有搞清楚心中的问题之前我是不会依命令杀他们的……但我想先来提醒你一下,万一他们背叛圣域是真的,恐怕你得有所准备。”

 

艾欧里亚告辞后去教皇厅复命了,我和卡妙心神不宁地在山羊宫等消息。

 

“你最近没和冰河联系吗?他好好的干嘛要和圣域作对?”我问。

 

卡妙摇摇头:“不知道,他拿到青铜圣衣后我对他接触就比较少了,因为他要和其他圣域的后备生一起过集体生活接受训练。”

 

“……难道是……接受了什么别有用心的人的影响?是某个同龄人?”

 

卡妙想了想,说“修罗,我怀疑这事和外面谣传的假冒女神事件有关,这事传了很久了,我也教育冰河要有自己的判断力不要听信传言,艾欧里亚这次执行任务似乎也是为了这件事,我真没想到冰河会牵扯到里面……”。

 

我和卡妙焦急地等了一上午也没等来艾欧里亚,却传来了教皇紧急召集留在圣域的战士开会的消息,教皇在会议上确定了假冒女神的少女与包括冰河在内的五个青铜战士背叛了圣域,并且他们不日将进攻圣域,圣域各部门上上下下需提前做好准备巴拉巴拉……

 

卡妙的担心成了真,散会后我问卡妙打算怎么办,他一脸铁青地捏碎了手里的诺基亚钛合金手机:“怎么办?你问我怎么办?臭小子胆儿肥了连老子电话都敢不接!翅膀硬了啊都敢进攻圣域了啊!我跟迪斯马斯克说好了,这小子要是有本事闯到第四宫,我让迪斯把他直接扔我这里,看我不揍得这小子生活不能自理!”

 

看着一脸肃杀之气的卡妙我忍不住默默后退了一步,其实我能了解卡妙内心的矛盾,冰河虽然爱装逼但一向听老师话,什么会做出这种不合常理的举动?而且就凭这几个孩子到底想干嘛?想我像他们这么大的时候,也顶多是被迪斯忽悠着去了红灯区,最后还有贼心没贼胆啥也没干成,现在的小鬼啊啧啧毛还没长齐就要当叛徒,时代不同了啊,难怪卡妙气成这个样子。

 

 -----------------------------------------------------------------------------------------------------------

 

撒加

 

白天安排完圣域的一切工作后,我回到了教皇厅自己的房间内,阿布罗狄已经在房间里等我了,看我走了进来,他焦急地走到我身边:“撒加,怎么没和我商量就把这件事闹大了?我们的事情都是秘密进行的,这么大张旗鼓的我怕……”

 

“怕什么?再这么不声不响这群小鬼要骑到我头上来了!”我摘掉了沉重的教皇头盔,甩了甩头发,难怪老教皇成天闪着腰,老是戴着这玩意我年纪轻轻的怕是也要腰肌劳损:“昨天艾欧里亚已经跑来质问我了,再不先下手等其他黄金圣斗士察觉吗?”

 

阿布罗狄一听就急了:“艾欧里亚来问了?那他……”

 

“你不用担心,他不会妨碍我们的。”

 

“可是……”

 

“我说了!他不会妨碍我的!”

 

看我口气肯定,阿布罗狄也不再问了,只是有些纠结地坐在那里低头不语,然后他坐到了我的对面,握住了我的手,低头抚摸着我手背上此时正发着暗黄色光芒的纹章:“撒加……这个纹章虽然能抑制你身体里那个黑暗力量,但是这么多年下来似乎也没办法完全把它驱赶走,现在圣域外已经有人察觉不对了,真正的女神要来这里兴师问罪,我们……需要停手吗?”

 

我苦笑:“现在停手?现在停手有什么用?事情没那么简单阿布罗狄,如果能停手,就该在16年前你还没察觉的时候停手,我已经无法停止这一切了。你不明白吗?这件事你也被牵扯进来了!我死无所谓,可你会成为圣域的罪人!知道他们会怎么对待你吗?所以要早做准备,我已经控制了艾欧里亚,他什么也不会说出去,其他黄金圣斗士都保护圣域的话,那些青铜小鬼第一宫也过不了!”

 

“我不怕死的,撒加,只是这些事情就像蝴蝶效应一样,做了一件事,就要做更多的去掩盖……我有时也在想,只凭我们三个人的力量能坚持到什么时候?我坚信我所做的一切都是正确的,可这会不会连累到其他不知情的人?”

 

“阿布罗狄……不要说什么死不死的,圣域里没人知道这里的女神假的,穆会把他们挡在圣域之外,没有人会伤害你……就算是神来了我也不会让她伤害你……”

 

听了我说的话,阿布罗狄也不再迟疑,他坚定地看着我:“你说的对撒加,我不该对我所做的一切产生怀疑,一直以来我所做的都是值得的!双鱼宫是圣域最后一道防线,就算最后只剩下我一个人,我也会战斗到底保护你的!只要能让你活着……”

 

我把阿布罗狄拉在怀里,轻轻抚摸他的头发安慰他:“我不会死的,我们都不会!”

 

阿布罗狄抬起头轻柔地吻了吻我的嘴角,然后站了起来:“时间不早了,你休息吧,我还有些事要找迪斯商量,晚一点再过来……”

 

“迪斯?又是这么晚去找他?”我不满地问。

 

“没办法,白天人多口杂……迪斯说好像卡妙的徒弟也参与了这次的事情,所以卡妙有求于他,我具体也不知道是什么事,现在去和迪斯商量一下,不要耽误我们的计划……”

 

听了他的话不知为何我的内心腾起一股怒火,那种愤怒支配着我说出了根本没经过大脑的话:“不许去!”

 

“什么?”阿布罗狄错愕地看着我。

 

我握住阿布罗狄的手腕,因为怒火的燃烧力道越来越大:“你们总在晚上见面,偷偷瞒着我搞些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真当我死了吗?!你们……”

 

“啪”的一声,阿布罗狄甩掉了我的手,站远了怒视着我:“没错!我至今都在做见不得人的勾当!你以为是为了谁!”

 

我一下子冷静下来,捂着头跌跌撞撞坐了下来,为什么神的力量会不管用?那个怪物的力量越来越大,稍不注意就控制自己……

 

阿布罗狄看着我的样子,表情有些不忍,他跪在我的面前握住了我的手:“撒加,我知道是那东西让你说胡话,我不怪你,我必须去迪斯那里,很快就回来。你只要记住,就算所有的人都背叛你,我也不会背叛你!”

 

阿布罗狄离开了,我一个人孤零零地坐在房间里,和头脑里的那个声音作斗争。

 

“你的情人他没有否认啊,总是天黑了去巨蟹宫,深夜了才到你这里,用膝盖想也知道他们在干什么……”

 

“闭嘴!阿布罗狄不会背叛我!”

 

“哦?你居然相信他?那你相信巨蟹座吗?”

 

“……”

 

“外头的人都以为你死了,他们在一起没有人会奇怪,你以为巨蟹座会放过这个机会?他喜欢你的小情人十几年了……”

 

“不……阿布罗狄不会……”

 

“那个巨蟹座是意大利人,听说意大利男人做爱像个野兽,你觉得你的情人有了他还会留恋你的床吗?”

 

“闭嘴!闭嘴!闭嘴!”

 

我痛苦地倒在了地上。

 

阿布罗狄,快点回来,我怕这怪物会把我吞噬……


评论(7)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