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XON

放些瞎狗眼同人,无双诸葛诞为主,los&ss阿布罗狄为主。
以前的完结老文放在:http://pixiv.me/dixonfrost
欢迎同好交流。

【圣域传说同人】【撒布】【修妙】怪物(完)

主CP:撒加X阿布罗狄,修罗X卡妙

CG电影圣域传说LOS同人


完结撒花!=。=||||  这居然是我写得最长的同人,我真不擅长写长文啊=。=|||||

结局和我刚写这文时设想的一样,以修罗的视角展开,再由他的视角结束。其实修罗是主角呢我自己都看不出=。=||||

3000字打完12宫,我和los一样有效率了(撒花)




(十三)

 

修罗

 

一群不知天高地厚的小鬼,带着那个假冒女神的丫头,就真这么来圣域兴师问罪了。本来这种事么让穆挡住教训教训他们就好,但没想到丫就这么放行了!你是第一宫啊你作为圣域门神的荣誉感责任心呢?!紧跟着金牛座也放水!就青铜圣斗士那种实力阿鲁迪巴打十个应该跟切菜一样,居然装模作样过几招就放水!

 

我隐隐觉得这事有点不对,去水瓶宫问卡妙,他大手一挥:“别人的事我管不着,我就让迪斯把冰河扔过来让我好好修理他一顿!”

 

“可是穆这么做是变相背叛圣域了啊,他真认为那小丫头是女神?圣域里明明就有女神的力量啊,他在想什么?!”

 

“我们的战斗是需要强大信念支撑的,穆不肯战斗说明他怀疑自己的信念。”卡妙看着我说:“修罗,不要管别人的想法,圣域现在处在危机之中,你我只要坚持自己的想法,保护好圣域就行了。”

 

说完卡妙转过身,背对着我:“你走吧,修罗,接下来就是我和冰河的事了。”

 

卡妙说的没错,他和他徒弟的事我极少能插手,我只要尽自己的职责就好,我开玩笑让他下手轻点,就离开了水瓶宫。

 

穆和阿鲁迪巴放水那不关我的事,再说了以迪斯的个性一定不会放过那些小鬼,说不定根本打不到我的摩羯宫……我边想边回到自己宫里,意外地看到阿布罗狄站在门口,他的样子有点不太对劲,脸色发白,浑身颤抖,眼神空洞得看着我来的方向。

 

“阿布罗狄?!你怎么了?”我焦急地冲到他的面前,握着他的肩膀问。

 

阿布罗狄的神情像是在看着我,又不在看着我,嘴里喃喃自语不知道在说给谁听:“我真傻……我怎么会以为穆看不出来呢……我居然真的以为……”

 

“你说什么?阿布罗狄,你在说什么?”

 

“修罗……对不起……我……”

 

阿布罗狄忽然停住了,瞪着大眼睛望着巨蟹宫的方向,我也感觉到了什么,放开了阿布罗狄,不可置信地看着远方:“迪斯的小宇宙……消失了?!”

 

阿布罗狄仿佛一下子崩溃了,腿脚不稳跪坐在地上:“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他明明可以拒绝的!可是为了我……”

 

我感觉到我一下子混乱了:“怎么回事……为什么区区青铜圣斗士可以杀了黄金……到底怎么回事!”

 

“因为……”阿布罗狄像是想起了什么,猛然站了起来,把我往外面推:“快!快去卡妙那里!”

 

“哎?”

 

“现在去还来得及!快去!快阻止卡妙的他徒弟的对决!”阿布罗狄根本不向我解释什么,只是一个劲把我向外推:“我现在去找教皇,也许还来得及阻止这一切!”

 

我被迪斯的死给弄懵了,大脑根本反应不过来这一切,只是浑浑噩噩地听阿布的话往水瓶宫赶,快到水瓶宫的时候,我感觉到了宫内传来的强烈冲击,然后卡妙的小宇宙一下子虚弱了,我心头一紧,赶紧冲了进去。

 

水瓶宫墙壁上的冰霜正在渐渐散去,冰河已经不在了,只有卡妙一个人躺在正中间,气息已经很微弱了,我赶紧冲过去把他抱了起来:“是冰河把你打成这样的?怎么可能?!冰河那混蛋……我杀了他!”

 

“修罗,算了……”卡妙虚弱的手抓住了我的胳膊:“我早说过,我们的对决并非完全取决于力量,而是坚定的信念……他之所以能战胜我,是因为他坚信……哎……本来是应该是我教育他不要听信谗言的……但是……他说,他亲眼看到了那种力量,他坚信那个少女是真正的女神!他要为她而战斗!”

 

“卡妙!别说胡话!真正的神在圣域!我们守护的才是真正的神!”

 

“修罗……我之所以会失败……是因为我动摇了……也许迪斯也动摇了……”卡妙抓住我的胳膊的力道忽然加重了:“那你呢?你相信我们守护的……是真正的神吗?”

 

卡妙抓着我的手忽然松了开来,随着他消失的气息重重地坠到了地上,他带着满腔的不甘与困惑在我怀里停止了呼吸。我一瞬间被巨大的痛苦和哀伤所支配,丝毫没有考虑卡妙临死前的疑虑,满脑子被想要报仇的强大欲念充斥着:冰河!冰河!我要杀了冰河!

 

冰河是被积尸气的力量拉到水瓶宫来的,迪斯和卡妙都死了,冰河现在应该是回到了巨蟹宫,正好那个杀了迪斯的小鬼也在那里,一下子把他们都干掉,为我的朋友报仇!我怒气冲冲往巨蟹宫赶,却在射手宫被另外几个先赶来的青铜圣斗士挡住了去路,我正在气头上当时就杀红了眼,也听不进他们说什么,和来帮忙的米罗一起战斗,几分钟的功夫就把他们打倒在地,然后一心就想往巨蟹宫去。

 

我正要离开射手宫,却被米罗给叫住了:“等一下,修罗,快看这个!”

 

射手宫因为激烈的战斗墙体脱落,露出了里面的圣域文字。

 

“守护……女神?这是……什么东西?”

 

“是艾俄罗斯的遗言。”一个声音从身后传来,沙加和艾欧里亚不知道什么时候也到了射手宫,沙加对我说:“也是16年前艾俄罗斯叛乱事件的真相。”

 

“真相?!”我盯着墙上的文字发呆,我信任教皇,也坚信圣域的女神就是真正的神,可艾俄罗斯给我的却是另一个真相?

 

“别骗人了!”我怒吼道:“教皇怎么可能……”

 

“那不是教皇。”艾欧里亚对我说:“真正的教皇早在16年前就死了,而地面的那个女孩才是被哥哥保护下来的真正女神,我亲眼见到了那种力量,不会错的!可是在我从地面回来质问教皇的时候,却被魔皇拳控制了心智,也无法及时告诉你们真相了……”

 

“教皇死了?那现在的是……”

 

“双子座的撒加,你一直以为被自己杀死的撒加。”

 

当艾欧里亚向我道出真相时,再结合艾俄罗斯的遗言,我一下子明白了,他说的是真的。这么多年来迪斯的叛逆,教皇的反常,阿布罗狄的若即若离,永远面无表情的女神……所有的一切一下子解释得通了。但他们都瞒着我,他们不想拖我搅混水,一直瞒着我!

 

知道了一切始末,想起阿布罗狄还在教皇厅,我决定不去巨蟹宫了:“我要去找教皇,阿布罗狄还在他那里!”

 

沙加他们也跟了上来,对我说:“阿布罗狄和撒加一样是圣域的叛徒,你……”

 

“他才不是叛徒!”我向沙加怒吼:“他做这一切都是不想自己的爱人死去!他有什么错!他是我唯一的朋友了!”

 

沙加可能是看我因为痛失队友和爱人正处在愤怒的最高峰听不进劝,也就没再反驳我,只是默默跟着我一起向教皇厅赶,我不在乎别人是怎么想的,我也不在乎阿布罗狄究竟做了什么,卡妙和迪斯都死了,我现在只希望阿布罗狄能活下来,哪怕是造成这一切的撒加,我也希望他能活下来!

 

我发疯一样往教皇厅赶,却在教皇宫就在眼前时感觉到了阿布罗狄生命忽然的消失,我仰望天空,看到他伴随着飘舞的玫瑰从异次元跌落,早已没了气息。站在我身边的穆惊呼一声赶紧上前查看,其他人也跟了上去,我却站在原地没有动。我被惊呆了,我以为撒加就算泯灭了人性与整个圣域为敌,至少他会让阿布罗狄活着,我只要保护阿布罗狄别被我们自己人杀掉就好,但我万万不敢相信撒加会亲手杀了阿布罗狄,特别是阿布罗狄为了他付出了那么多。

 

教皇厅的屋顶传来了疯狂的笑声,我看到了撒加,他终于还是脱掉了教皇的伪装穿上了双子座圣衣,时隔16年再次看到他,我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他变得和我记忆里有些不一样了,他的外表其实没什么变化,但身上透着的那股恐怖的力量与戾气却又像个完全不同的人。

 

“为什么要杀阿布罗狄!”我对着站在教皇厅顶端的撒加大喊:“他做这一切都是为了你!”

 

“为了我?不要说笑了!你知道他说什么吗?到了这种关键时刻居然想让我离开?他根本就是想背叛我!他爱上了别人所以想背叛我!”

 

“你……你疯了吗?!”我吼道:“阿布罗狄就算背叛我们所有人也不会背叛你的!他爱你!”

 

“没用的修罗。”沙加站在我身后按住我的肩膀让我别再说了:“那已经不是撒加了,嫉妒、猜疑、欲望,野心……种种负面情绪让他内心的怪物更加强大,神的力量反而被那东西给利用,那怪物已经完全支配撒加的身心了。”

 

“可是因为爱与信任跟随他的人有什么错!”我的声音带着哭腔:“因为这个怪物……他们都要去死?!”

 

沙加看了看撒加的方向,对我说“没有人有错,也不能完全怪撒加,曾经他也是为了保护圣域使出了全部力量,才会被冥界残余的力量乘虚而入,每个人都有人性的弱点,利用这个来控制圣域的才是真正的敌人……是我们发现的太晚,如果在16年前就杀了撒加,这一切都不会发生……”

 

16年前阿布罗狄是第一个知道真相的人,他又怎么可能动手杀了撒加?如果是卡妙或我的朋友遇到生命的威胁,我不知道我会不会做出和阿布罗狄一样不理智的决定事……是的,阿布罗狄也好,迪斯也好,他们都没有错,错的是那个利用人心的弱点造成这一切的怪物,他才是真正的敌人,我要亲手杀了他!

 

看我摆出了战斗的架势,沙加提醒我:“小心一点,这已经不是当初的撒加了,他吸收了神的力量,那力量会毁灭圣域!”

 

“我知道,就算只剩我最后一个人了,也不会让那怪物毁了圣域!”我戴上了头盔,冲向了撒加,这个圣域是撒加和艾俄罗斯当年拼死保卫下来的,我决不允许这个怪物毁了它!

 

我们联手干掉了撒加和他召唤出来的石像巨人,却没想到他们最终合体成了更可怕的怪物,刻耳柏洛斯借助撒加的身体和神的力量变成了犬头蛇身的丑陋巨人,它巨大的身躯遮住了半个天空,居高临下无情地嘲笑着我们。

 

“那是……刻耳柏洛斯的真面目?”我仰头吃惊地看着那东西。

 

“只是偷走神的力量的小丑罢了。”沙加和我一起躲开了那怪物的攻击,看着被它一击就毁成碎片的教皇大厅和双鱼宫:“可怕的力量,真不好对付……”

 

“那也必须阻止他!圣域如果毁灭了!地面也会被黑暗统治的!”

 

我还没来得及动手,怪物的第二波攻击开始了,这次的目标是废墟中的女神,我们想上前阻止已经来不及了,那道光波击中了女神所在的区域形成了第二波爆炸。当我以为一切都结束时,爆炸的硝烟中忽然闪出了一道金光,一种熟悉的温暖包裹了我们,我看到那个和撒加对战的少年穿上了射手座的圣衣,用它巨大的翅膀挡住了攻击守住了女神。

 

我眼眶一热,艾俄罗斯,是你吗?即使死了也还要守护我们吗?

 

女神披上了金色的战甲,和身穿射手座圣衣的少年共同战斗,金色的箭划开了混沌的空气射向了怪物的心脏,它发出痛苦的嚎叫后身体四分五裂,那丑恶的灵魂随着爆炸也终于回去了冥界。

 

在战后的废墟中我找到了撒加,因为黄金箭的威力他只剩下了半截身子,腰的部位一片血肉模糊,下半身不知所踪,但他还活着,我看着他的眼睛,知道这才是我熟悉的那个撒加,再也没有东西控制他了,可一切都太晚了。

 

“我杀了他吗?”他的气息已经很虚弱了,身体也动不了,可还是挣扎着问我:“是我杀了阿布罗狄吗?”

 

“是的,你做了无可挽回的事。”我扬起了手刀:“去另一个世界赎罪吧!”

 

我砍下了撒加的头,结束了他的痛苦。

 

圣域重建工作进展的很顺利,女神在刚修好的神殿上讲话鼓舞大家的士气,我却没有参加早早地就离开了那里,来到了地面上的圣域慰灵地,想起很久以前艾俄罗斯曾带我们来过这里,缅怀战死沙场的前辈。我不是没想过有一天我会和我的战友为了理想和正义共赴黄泉,却从没想过我的前辈,我最好的朋友,我的爱人,会先一步来到这里,留下我孤零零的一个人。

 

我听到身后传来脚步声,回头看是艾欧里亚也来了。

 

“你也翘掉会议了?”我问。

 

“嗯,来看看哥哥。”艾欧里亚在墓地前放下手里的花,跪下来默默祷告了一会,然后站起身看看我,小心翼翼地说:“修罗,他们到了另一个世界也一定会和哥哥一样,和我们一起战斗的。”

 

我知道他是安慰我,可我并不感到高兴,即使战死也不能安眠,这是怎样悲剧的宿命,想起刚来圣域时我曾和迪斯在图书馆看上一次圣战的资料,上面记载前任双鱼座战士为求得死后永远的宁静而背叛了女神,以前我并不能理解这奇怪的反叛理由,现在想来,他只是厌烦了一再的战斗吧?

 

我默不作声地走开,艾欧里亚看我要离开,再一次叫住了我:“那个……冰河说……他想见你……”

 

我站住了脚步,对艾欧里亚说:“对我来说这一切都没有结束,我现在巨大的痛苦都是因为我曾经的立场而无法亲手为卡妙报仇,请你转告冰河,就算他是正确的,我也恨他所做的一切,永远也不想再见他!”然后我头也不回地离开了这里。

 

【完】


哎完结了写点自己的想法吧,这文los刚上映我就在写了,因为拖延症写了大半年=。= 不过总算是完结了,一开始只想以修罗这个唯一活下来的人的视角见证这一切,但是毕竟是撒布主的文,不太好写,所以加了撒加视角双线展开,对我来说比较遗憾的是修妙这条线描写的不够细致吧,我其实特别喜欢los修罗和卡妙的人设,也很喜欢这对cp,祝愿他俩在黄金魂有新的神展开XD


还有一点比较遗憾的是刚写这文时los的年龄设定还没有,所以年龄都是我自己在ss的基础上设定的,写了一半官方年龄公布了我发现我远不如官方设定的年龄差萌啊(捶桌),有时间了我会写个官方年龄设定的撒布文,也会加上同为正太组的los狮子与阿布的友情,算是弥补这个缺憾吧。


结局基本按照电影来的,修改了一下妙老师死在修老师怀里这里=。=,但是阿布死的时候修罗没上前看这里我忠实原著了=。= 还有大爷的死,当时大爷死的画面在网上刚放出就有网友说大爷下半身可能轰没了,我觉得哇晒好虐好萌我要写出来!(萌点歪了!),以及大爷由修罗解决这是我一开始写这文就想好的结局,由修罗开始,也由他结束。


修罗和冰河的永不相见也是我一开始就设想好的,写这文的时候正好在网上看到关于司马炎和诸葛靓的讨论,有学者指出这是当时士人的惺惺作态,但按我的理解,至亲之人被对方杀死,自己却因为种种原因无法报仇,内心的苦闷可想而知,活着的人能做到的抗议也只有永不相见,我写出修罗与冰河的结局也是代表了我对这种感情的看法吧。


最后感谢大家看我的文,拖了这么久真不好意思前文你们都忘了吧orz

评论(21)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