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XON

放些瞎狗眼同人,无双诸葛诞为主,los&ss阿布罗狄为主。
以前的完结老文放在:http://pixiv.me/dixonfrost
欢迎同好交流。

【LOS圣域传说同人】同罪【撒加x阿布罗狄】

圣斗士星矢圣域传说同人,CP撒加X阿布罗狄

本文按照los年龄设定,撒布年龄差16岁,还有文中阿布罗狄修行经历和老师什么的都是我瞎编的orz

这个文有灵感的时候本来想写个3000字小短文的,结果写了两个礼拜写了9000字差点破万简直停不下来(姚明脸),本来想满足我写一下los撒布之间最萌年龄差的感觉,结果因为文笔问题写成了离退休老干部与可爱小孙子的欢乐日常(不),总之我是想尝试一下不那么蠢萌却非常聪明的阿布罗狄,所以可能有点OOC?请耐心食用XD

 

【圣域传说同人】同罪

 

我最喜欢做的事,就是在忙完了一天的公事后,一个人泡在教皇厅内巨大的澡堂里,惬意地放松身心,只有这个时候,我会觉得做回了我自己。自从六年前我亲手杀死了教皇,又巧妙地陷害给艾俄洛斯,让他带着污名去了冥界后,我就一直以另一个身份活着。

 

撒加已经在六年前死了,现在的我是教皇,我将真面目躲在巨大的面具之后,享受着至高无上权力和众人的崇拜,美中不足是我不能光明正大享有这一切,必须躲在幕后,都是因为可恶的艾俄洛斯,要不是因为他,这一切早该是属于我的了!

 

享受完个人的放松时间后,我戴上面具走出了浴室,外面的侍从已经等候多时了,告诉我双鱼座的候补生刚刚被接到圣域了,正在教皇厅等我。

 

本来都到我的休息时间了还来打扰我让我有点不开心,但谁让我是日理万机的劳模呢?我并没有抱怨,换上教皇的长袍重新坐在了教皇宝座上。前几天双鱼宫的圣衣就发出了鸣动,昭示着这一任双鱼座圣斗士的诞生,黄金圣斗士的诞生是很不容易的,首先是怀揣着伟大信仰选择成为圣斗士而进行修炼的孩子已经越来越少,而这些孩子中的佼佼者也最多成为常驻圣域的白银圣斗士,只有觉醒了第七感,并且被黄金圣衣选中的战士才有资格成为最接近神的黄金圣斗士,这样出类拔萃的人真是少之又少,以至于在很长时间里,圣域的12个黄金圣斗士根本凑不齐。

 

这次被选中的候补生据说是从欧洲修炼地来的15岁少年,之所以叫候补生是因为他到了圣域后至少还得接受一到二年的残酷训练后才能正式成为黄金圣斗士。但是既然被圣衣选中,就几乎不会抗不过这些训练,他要做的只是在这两年完全地适应圣域的艰苦生活,就能拿到属于自己的圣衣了。

 

我端坐在高高的教皇宝座上,等着两个白银圣斗士把那个孩子领到了教皇大厅的中央。

 

“双鱼座的候补生阿布罗狄!”随着其中一个白银圣斗士大声叫出了那孩子的名字,站在大厅中央的少年向我行礼后缓缓抬起了头。

 

我居高临下看着这个叫阿布罗狄的少年,心中有一瞬间的震惊,这无疑是我见过的最美的少年,那白皙的皮肤和精致的五官一点也看不出曾接受过严酷的圣斗士修炼,像天空般蔚蓝的短发顽皮的打着卷,漂亮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我,我注意到那瞳孔竟然是像红玫瑰般的颜色。

 

我从震惊中回过神来,第一件事就是低头确认手里的这孩子的资料,反复查看他的性别确实是男,在心中叹了口气,一个长得比女神还美丽的男孩,却偏偏要成为一个战士,真不知是好事还是坏事。

 

我按照惯例询问了阿布罗狄一些关于他之前修炼的问题,他都认真地回答了我,我本来以为这么美丽的孩子声音应该像天使般悦耳,但出乎意料,他的嗓音过于成熟而沙哑,闭上眼睛听你会以为这是个成年男子在低沉地说话,一开始会觉得不合时宜,但听久了又会觉得,这样美丽的脸就该配上这样的声音,这是只有人间才会诞生的不完美的反差美感。

 

我又交代了一些注意事项,就打发那两个白银带他下去了,明天他还要去熟悉圣域,认识别的黄金圣斗士,黄金圣斗士之间有欺负新来的人的悠久传统,接下来的考验会够他受的。

 

在阿布罗狄之前,最后来圣域的黄金圣斗士是卡妙和米罗,米罗是个女孩子,非常凶恶的女孩子,大家都默认女孩子就算了,都来欺负卡妙,于是在做水瓶座候补生的这一年里,卡妙的人生是灰暗的,除了严苛的学习和训练,他还要兼做圣域的快递员送饭员卫生员厨子老农花匠等等等……以至于一年时间就把这个喜欢化妆染发凹头型的热血朋克青年活活逼成了一张铁青的扑克脸。

 

所以按道理说,新的候补生来了,卡妙终于可以在新人身上报复回来延续圣域欺负新人让新人感受圣域严格生活的优良传统,不料黄金前辈们见了阿布罗狄本来假装严肃板着的脸一个个都笑得融化开来只顾着揉着他的小卷毛让他喊叔叔哥哥把圣域光荣传统全丢脑后了,用卡妙的话说:“这么可爱的小天使怎么忍心下得了手!”

 

你们这群怪蜀黍怪阿姨真的够了啊!我在心里比了个中指。

 

虽然阿布罗狄的候补生生活不像卡妙那么凄惨,但往教皇厅跑腿的工作卡妙还是交给了他,毕竟双鱼宫离教皇厅最近,跑起来也方便,于是我每天都有很多机会见到阿布罗狄,和以前来我这里报告工作的人不同,就算每日的修炼再辛苦,阿布罗狄总会把自己收拾的干干净净,精心打扮一番才来我到我的书房,一边行礼一边嘴里甜甜地叫着“教皇大人”,把整理的整整齐齐的文件送到我的桌子上,多么赏心悦目啊!想起之前那些总是修炼了一身泥水洗也不洗就用脏兮兮的手把乱七八糟的文件往我面前一堆的候补生小鬼们我感动得老泪纵横。

 

我和阿布罗狄渐渐熟络起来,除了工作我也开始和他聊起别的话题,阿布罗狄很愿意和我分享他来圣域前的生活,从他的话语中不难听出,阿布罗狄是个享受生活的好孩子,就算是地面严酷的修炼也没有让他热爱生活的美好心灵减少半分,和大多数参与圣斗士修行的孩子是孤儿不同,阿布罗狄是有家庭的,但是他为什么毅然与自己原本的家庭断绝关系成为圣斗士,这一点阿布罗狄并不愿意多说,我也就没有多问。

 

有一次我玩笑般的对阿布罗狄说,我们已经很熟悉了,他可以不用在对我用尊称。

 

阿布罗狄眨巴着大眼睛问我:“可是……大家都是叫您教皇大人的啊?”

 

“阿布罗狄是不一样的,你工作做得很好,可以特别一点。”我笑着抚摸他的头发,他其实只能看见我威严的面具看不见我的表情,但看到这样懂事又可爱的小孩任谁都会情不自禁露出笑容的。

 

“哦……”阿布罗狄歪着头想了一会,又直直看着我:“那我可以叫您爷爷吗?”

 

我腿一软差点从教皇椅上摔下来,我现在开始庆幸脑袋上套着面具了,不然阿布罗狄一定能看到我满脑袋黑线:“为什么想要这么叫我?”

 

“迪斯他们说的啊,他们说你是个活了两百年的老爷爷,是这样吗?”

 

阿布罗狄用的词语还是很客气的,但是以迪斯马斯克那性格,估计原话差不多是“活了两百年的老妖精!”,我默默在心里记了迪斯一笔,温和地告诉阿布罗狄:“别听他们的,我并不老。”

 

“可是……你对我说话一直是用对小孩子说话的口气!所以我也觉得你挺老的!”

 

我就算没有两百岁也有三十多了!你这小鬼在我眼里就是小孩子!我忍住扶额的冲动耐心劝导他:“我不会骗你的,我并不老。”

 

“那……”阿布罗狄盯着我说:“那你让我看看你的脸,我就知道你是不是老爷爷了?”

 

“不行!!”我条件反射大喝一声,不光把阿布罗狄,把我自己也吓了一跳,看这小孩后退一步一脸困惑地看着我,我无奈放低了声音:“教皇的脸是不可以给别人看到的,这是规矩。还有你不要叫我爷爷,叫我教皇就可以了。”

 

“哦……”阿布罗狄嘴上答应,转过身离开时却小声嘟囔着看不到脸真没意思。

 

小孩子好奇心强,我并不怪他,但他说的话却让我没来由产生一丝忧愁,我并非不会感到寂寞,特别是我拥有了自己渴望拥有的一切后,却无法与人分享,每当深夜我一个人看着镜子里自己的脸时,这种空虚感会越发强烈。

 

往后的日子并没有什么改变,阿布罗狄依旧会在修炼完后按时到我这送文件,每天都会留下来和我聊几句再回自己宫里休息,感谢神明他没再叫我爷爷。

 

今天空闲下来我鬼使神差去修炼场地看阿布罗狄的训练,他在我这里总是想着办法扮可爱卖萌,在战场上却有着完全不同的凌厉的身手,会在漫天的花瓣中隐藏身形,然后忽然出现,杀敌人一个措手不及,那华丽的玫瑰花瓣其实是致命的武器,有时不用阿布罗狄出手,敌人已经被那迷醉的香味剥夺了五感。

 

“漂亮的刺客!”我在内心暗暗评价。正好看到打倒了所有的对手的阿布罗狄正看向我这边,阳光照在他的脸上,令他红色的瞳孔反射出火焰般的光芒,我一瞬间看着竟有点失神。

 

“教皇你今天去看我训练了!”晚上阿布罗狄抱着一叠文件兴冲冲地跑到我的书房:“你觉得怎么样?”

 

“不错,就这样每天坚持的话用不了一年你就能拿到双鱼座圣衣了!”我客套地表扬他。

 

“那我表现这么好?教皇不送我什么礼物吗?”

 

“阿布罗狄,这样可不好,我们不是为了得到赞赏才去修炼身心。”我装模作样教训了他一下,还是宠溺地问:“你想要什么礼物?”

 

他盯着我的面具,身子慢慢向我靠近:“我想要看你的脸。”

 

这次我没有大声驳斥,只是不动声色看着他,想要搞清楚这个小脑瓜在想什么,上次已经严厉教训过他了,为什么还会对我的长相那么执着?于是我问他:“为什么那么想看我的脸?”

 

“教皇您说您自己并不老,可是其他人不相信!我对他们说,教皇不是老爷爷!他们都取笑我!所以……”他又朝我靠近了一点:“如果您让我看了您的脸,我就可以对他们说,教皇让我看了他的脸,一点也不老!”

 

小鬼就是小鬼!搞了半天是为这种无聊的事情,我有些无奈,在想这次用什么借口拒绝他,奇怪的是我内心深处却有个声音在低吼:“把面具摘了给他看!”

 

我的心砰砰直跳,我一个人守着这秘密6年了,早已厌烦了,但我真的可以和这个孩子分享我的一切吗?他是六年前艾俄洛斯叛乱事件之后来到圣域的,那件事情像禁忌一般不再被人提起,他不知道撒加的长相,就算给他看了我的脸也没关系,也许他会因此和我更亲近,我也许会因此拥有一个可以和我分享快乐与秘密的朋友,可他会不会告诉别人?告诉了其他黄金圣斗士我的长相,他们很快就会联想到六年前的一切……

 

看我一直不说话,阿布罗狄开始催促我了:“教皇,您会让我看您的脸吗?”

 

我在最后一刻下定了决心,对他说:“阿布罗狄,按道理说,教皇的权威是绝对的,他的脸是不能让其他人看的,但我说过,阿布罗狄你是特别的,我可以为你破例,不过你也要答应我一个条件。”

 

“是什么?”

 

“你不可以告诉别人,因为你是特别的,所以我只给你一个人看。”

 

阿布罗狄想了想,点了点头:“虽然不能告诉别人很没意思,不过我答应你!因为教皇对我来说也是特别的!”

 

我挥手关上了书房的大灯,只留下了书桌上暗暗的一盏,深吸了一口气,摘掉了头上厚重的头盔,我在阿布罗狄的眼睛里看到了自己,六年来我第一次不用在镜子里看着自己的脸了。

 

阿布罗狄认真地盯着我看,问我:“您眼睛的颜色不一样?”

 

“是的,我天生就是这个样子。”

 

阿布罗狄向我伸出手,我意识到他是想摸我的脸,我没有躲开,任由他的手抚摸我的脸颊,他的手光滑而温暖,我喜欢他的手的触感。

 

“您真的……一点也不老……您真的有两百岁了吗?”阿布罗狄问。

 

“那是谣传。”我笑着对他说:“圣斗士的修炼超越了一般人类身心的极限,我们黄金圣斗士是最接近神的人,至少在外表上,我们是不会老的。”

 

“啊原来是这样!”阿布罗狄收回了手,对我露出了笑颜:“您不但不老,还……挺帅的!”

 

“还是第一次有人用这个词来形容我。”我重新戴回了面具,看着阿布罗狄认真地问:“向我保证,你不会把这个秘密说出去。”

 

“当然!这是我们的秘密!我不会说的!”他拍着胸口向我做出了保证,开心地跑掉了。我望着他远去的身影,他抚摸我脸庞的感觉还在那里,我竟然有些留恋这孩子在我身边的气息。

 

我观察了好几天,阿布罗狄果然没有把我的秘密说出去,所以当我和他单独在书房里时,我会放心地一次次摘下面具与他面对,这么多年第一次我有了可以稍微敞开心扉聊天的人,虽然他还是个小孩,但我在想这个对我信守承诺,毫无心机的孩子将来也许真的能被我培养成我的忠诚属下,不过不着急,我可以慢慢来。

 

“阿布罗狄是不是曾说过我也是特别的?”有一天晚上又剩我们单独在书房时,我问阿布罗狄。

 

“当然!教皇对我来说也是特别的。”

 

“那我分享了我的秘密,作为交换你是不是也该分享一个你的秘密给我?”

 

“那……教皇想知道什么呢?”

 

老实说我纯粹没事找事想逗他玩,但真要问我想知道什么,我一时半会也想不出来,我忽然看到了他脖子上的项链,那是一个造型别致的红宝石项链,在光线亮的地方宝石会闪耀出独特的雕刻暗纹,是那种做工很精细的漂亮工艺品,我注意到阿布罗狄无时无刻都戴着它,那是对他很重要的东西吧?于是我指着他脖子上的项链问:“这个项链,你总是戴着,是很重要的东西吗?”

 

阿布罗狄听我这么问,低头看着自己的项链,抚摸着上面的图案说:“嗯……这是……很重要的人送的……”

 

“哦,是什么人?”

 

阿布罗狄没有回答我,只是低头沉默不语,我心中涌现一丝不快,什么重要的人,有什么不能告诉我的?

 

阿布罗狄终于停止了沉默,小声地说:“现在还不能告诉您……”

 

“为什么?现在告诉我以后告诉我有什么区别?”

 

“这个嘛……”他对我露出调皮的笑容:“等我们关系再好一点我再告诉您!”

 

我没有再追问他,心里想到这件事却如百爪挠心,那对阿布罗狄来说到底是多重要的人?让他认为我和他的关系还不够好还不能告诉我?好几天我都被这事给烦着,每次看到阿布罗狄都想再问他,却始终没有张口,我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在一个孩子的面前那么狼狈。

 

难道我对那个神秘的人产生了……嫉妒的感情?我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因为这意味着我对阿布罗狄的感情是爱情,我承认我第一眼就很喜欢那个孩子,我喜欢他每天都陪在我身边,甚至在他离开教皇厅后我会失落,会想着他期盼他第二天的到来,那意味着我爱上他了吗?那可不妙啊……爱情会影响智者的判断力,我开始怀疑我当初做出的和阿布罗狄分享秘密的决定,是理智的,还是被爱情迷了双眼所做出的愚蠢的决定?

 

 

我对阿布罗狄的感情的确开始产生了变化,我每天依旧能见到他,但我必须用力控制住自己的冲动不去拥抱他亲吻他,我甚至产生了一些邪念,我想神不知鬼不觉把这个还没成为正式的黄金圣斗士的孩子锁起来,藏到没有人知道的地方,只属于我一个人,只有我一个人能看到他,能爱他。这个想法太诱人,以至于我时不时想着是不是该真的把这个计划实施。

 

狮子座的黄金圣斗士候补生艾欧里亚就是在这个时候被接到圣域的,看着这个艾俄洛斯的弟弟长着一张和艾俄洛斯一模一样的脸,还钉着自认为很时髦的唇环一副全世界都欠我钱的中二模样,真是看着就让人生气。想到这张脸以后会经常在我面前晃荡,我的心情就低落到了极点,艾俄洛斯这混蛋,死都死了,还弄个克隆迷你版来烦我,而且这哥俩差了20多岁,到底是父子还是兄弟?

 

我像对每个黄金候补生都做过的那样,干巴巴地给这小孩念着圣域的各种规章制度,念完后艾欧里亚弯腰向我行礼,他脖子上挂着的吊坠从衣服领口掉了出来,看到那个的一瞬间我感到我的心猛烈跳了一下,那是一块很大的蓝宝石,宝石的表面在教皇大厅的火光中反射的图案我实在太熟悉,虽然体积不一样,但那很明显和阿布罗狄脖子上戴的红宝石是一对。

 

会有……这么巧的事吗?我还在困惑,就远远看到离开教皇厅的艾欧里亚被已经等在那里很久的阿布罗狄一把拉住了手,然后两个孩子露出久别重逢的表情紧紧拥抱在一起,我感觉心中有根弦“吧嗒”一声断了。

 

晚上阿布罗狄抱着文件来到我的书房,他惊讶地看到我并没有像往常那样戴着面具,可能是我脸上愠怒的表情有点吓到他,他放下文件后也没有说话,只是后退一步站在那里小心地等着我发话。

 

 “你和新来的狮子座认识?”我问。

 

“哦,你说艾欧里亚?”阿布罗狄并没有回答我,反而反问我:“您看到了?”

 

他的态度实在让我火大:“什么看不看到的,你……”

 

“我和艾欧里亚以前是一个修炼地的,所以会认识,但是……教皇您为什么会生气?”

 

“我没有生气!只是……”我衡量了一下措辞,我不能在孩子面前显得小家子气:“你一直不肯告诉我你的项链是谁送的,是和艾欧里亚有关吗?”

 

“啊!原来您是说这个!”阿布罗狄拿起自己的项链坠子看了看,转而又看向我:“想不到您一直记着这事?”

 

我一瞬间有些慌乱,我很后悔因为赌气没戴面具,不然阿布罗狄就看不到此时我窘迫的表情,我只好结结巴巴地掩饰:“正好看到了艾欧里亚的项链……我才想起来……”

 

明明是我质问阿布罗狄,为什么现在变成我在回答问题,我觉得我平时挺英明神武的,怎么一到阿布罗狄面前说话就显得智商特别低下。

 

阿布罗狄手里把玩着红色吊坠,眼睛却盯着我看:“教皇看到我和艾欧里亚很熟悉,其实不是生气,是害怕吧?”

 

“害怕?我有什么好怕的?”

 

“因为我和艾欧里亚是好朋友,所以您怕我会把教皇大人的秘密告诉他吗?”

 

天地良心我压根没往那方面想!我才不会承认我生气是因为嫉妒一个小孩子!可是他的话还是让我心头一冷,这事都过去这么久了,我不曾想过阿布罗狄会违背诺言泄漏我的秘密,但是他现在说话的口气和平时不太一样,这倒真的让我有点害怕了。

 

“我相信阿布罗狄所以才把秘密告诉你,我并不害怕你会说出去。”我对阿布罗狄说。

 

“那教皇您在怕什么呢?难道是因为……他是艾俄洛斯的弟弟?”阿布罗狄说到这里,停了一下,表情忽然冷了下来:“教皇大人……不,还是说,我该叫你撒加?”

 

当那个六年没人叫过的名字从阿布罗狄的口里说出来的时候,我不得不用极大的力气控制住自己的右手不把他的喉咙捏碎,整个人都因为震惊而微微颤抖。他是怎么知道的?!他为什么会知道六年前的事?!

 

阿布罗狄握紧了手里的项链:“你一直想知道这个项链是谁送我的,那我告诉你好了,这是艾俄洛斯送给我的。”

 

 艾俄洛斯!又是艾俄洛斯!我发现了,我人生所有的不幸都是这货造成的:“你……你和艾俄洛斯是什么关系!”

 

“他算是我的老师吧,他曾经夸我说我很有潜质,如果愿意好好修炼的话会成为了不起的人,艾俄洛斯说的有说服力,我毫不犹豫就听他的话离开家跟他去修炼地了,这个项链是一对,艾俄洛斯在我和艾欧里亚正式跟着他修行时送给了我们。”阿布罗狄边说边把项链塞回了衣服领口:“不过这成为他给我的唯一的遗物了,所以是很重要的纪念品。”

 

我顿时觉得信息量太大难以消化,我以为他是个天真,毫无心机的可爱孩子,可我错了,这孩子城府深到我看不出来,之前他在我面前表现的一切都是伪装,他是个真正的刺客,艾俄洛斯派到我这里来的刺客,但是为何到现在才和我摊牌?

 

“你是艾俄洛斯的人,又为什么要接近我?”我问他。

 

“我想知道真相。”阿布罗狄说:“六年前我和艾欧里亚知道了艾俄洛斯叛乱的消息,我们都不相信。所以当我有机会到圣域后,我答应艾欧里亚,我会调查清楚整件事,告诉他真相。所以我才会接近你,我知道杀害艾俄洛斯的山羊座只是依命令行事,而命令是教皇下的,所有一切的根源都在教皇这里,六年前在教皇厅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从那以后没有人再见过女神,只有你这里才知道答案。”

 

“这就是你一直缠着我要看我的脸的目的?你不是早就看到了,为什么到现在才说?你不想为艾俄洛斯报仇吗?”我的声音有些发抖,因为我应该杀了他却不想杀他,我已经爱上他以至于根本下不了手,我又想起了之前那个诱人的想法,把阿布罗狄关起来,只让我一个人能触摸到他,这样他所知道的一切都会烂在监禁他的高墙里!

 

阿布罗狄看着我的眼睛,对我说:“我不知道撒加的长相,但是从别人口中我知道撒加有着奇特的异色瞳孔,所以在你摘掉面具看到你的眼睛后我就明白一切是怎么回事了,艾俄洛斯是无辜的固然让我高兴,但是我也在想……知道了你是幕后黑手,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阿布罗狄不再看我,低头继续盯着自己手中的项链:“我如果告诉同僚真相,他们会来和你战斗,你那么强大不会被轻易打倒,那么圣域又将迎来一场内乱,我们正值每二百年都要轮回的圣战之时,却要因为两次内乱损耗自己的战力,现在除了你这个圣域没有人能担任教皇的职责,女神不知是死是活,冥界的势力如果趁此攻击圣域我们将毫无还手之力……所以在看到你的脸那一刻,我做了个决定!”

 

他深吸一口气,抬头望向我:“我要隐瞒这个秘密!为了我所能看到的未来和大局,我要你继续做这个圣域的教皇!我接近你那么久,知道你也许不是个忠诚的战士,可你是个合格的教皇!你的统治会给我们带来又二百年的和平!我……双鱼座黄金圣斗士候补生阿布罗狄!发誓为你效忠!”

 

阿布罗狄说完低头跪在了我的面前,我看不见他的表情,毫无疑问,阿布罗狄是个聪明,有自己主张的孩子,他在几岁时就自己做决定离开家为了成为圣斗士而修行,到后来为了查明真相接近我,到现在决定保守秘密全是基于自己的眼界和判断力。我曾经希望把这个孩子调教成我忠实的下属,却没想过他的内心其实很难被外人所影响。

 

但我相信阿布罗狄说的话,他说话的神情坚毅而不容动摇,让我一下子相信了他对我的忠诚心。

 

“你不用跪着,站起来吧。”我俯身扶起了跪在地上的阿布罗狄,他抬起头看着我,我诧异地发现他红色的瞳孔正反射这妖异的光彩,然后我察觉,那是因为他眼眶里含着泪水,他看着我的脸,眼泪也夺眶而出。我有些心疼,伸手抹去他脸上的泪痕,他并没有反抗。

 

“为什么要哭。”我温柔地问他。

 

“因为我背叛了我最好的朋友!”阿布罗狄再也控制不住,眼泪不住地流,边哭边说:“我骗艾欧里亚说六年前艾俄洛斯的确背叛了圣域!我让关心我的导师带着污名死去!我是罪人!我成了和你一样的罪人!”

 

看着哭得那么伤心的孩子,我忍不住拥抱了他,他的确还是个小孩子,脑袋只到我的胸口,我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只是紧紧地拥抱他,抚摸着他的头发,他伏在我的胸口抽泣着,过了一会儿才冷静下来,小声地说:“那都是借口……”

 

“什么?”

 

“说什么为了圣域的大局,那都是我为我的决定找的借口……”阿布罗狄把脸埋得更深了:“我……我爱你撒加,从我看到你脸的那一刻就……不是……之前我就对你……”

 

阿布罗狄结结巴巴地告白,他一直低着头,我看不到他的脸,却看到他的耳朵都红透了。我的心里有一股暖流拂过,这半年来本以为只有我一个人为了爱情而揪心,却没想到这孩子有着更多的烦恼,现在我的爱情也有了回应让我这些天来悬着的心一下子放松了。我捧起了阿布罗狄的脸出神地看着他,因为害羞他的脸浮现了迷人的红晕,配上他泪眼婆娑的双眼,让他美丽的脸庞更具有诱惑力,我情不自禁低头亲吻他的脸庞,一边在他耳边低声问他:“爱我就要和我一起承担这罪行,你真的……”

 

阿布罗狄的小手一下子抓紧了我的长袍:“我早就想好了!从我决定不说出你的秘密后我就已经是你的同罪者了!我下定决心为了你背叛了我的老师,我的朋友。我……”

 

我吻住了他的嘴唇不让他再说话,不想看到他说到自己的朋友再度流泪。察觉到他全身都在微微颤抖,我克制了自己的冲动,让自己的嘴唇拂过他的嘴角,再次紧紧拥抱他。

 

阿布罗狄仰起头,伸手搂住了我的脖子,他的表情又恢复了我第一次见到他的样子,有点害羞,但又天真可爱,他不满地瞪着我,像是在赌气:“我知道你想做什么,我不是小孩子了!”

 

我对神发誓刚才那种氛围下我压根不想做什么!不……面对这么诱人的表情也不是一点不想……重点是你这小鬼的大脑怎么没事就爱发散性思考我吃不消!我微笑着伸手擦干他脸上还没干的泪痕:“这种事不急,你今天都哭了两次了,我可不想再把你弄哭了。”

 

他不服气地瞪着我:“我才不会哭!我……我只是想和你……“

 

我在阿布罗狄支支吾吾的话里感受到了阿布罗狄的不安,他鼓足勇气向我表达爱意,发誓向我效忠,却不能确定我的心意,就算亲吻他安慰他,他依然固执地想要用身体结合的方式来确认他在我心中的位置,我抱起了阿布罗狄把他放到了自己的书桌上,与他的眼睛平视,握住他的手,将他的手拉到自己的胸口,郑重地对他说出了我的誓言:

 

“阿布罗狄,我唯一的爱,你是我在这世上唯一可以诉衷肠的爱人,我唯一的同罪人!”

 

我靠近阿布罗狄,再次吻住了他。

 

【完】


后记:其实文名我很想改成名侦探阿布罗狄(正经脸),文中有关于狮子和双鱼的项链是一对的脑洞,其实我是瞎编,los里狮子的项链又大又闪比阿布土豪多了XD 感觉los的设定并不完美导致同人二设很容易,要是ss我绝对不会编阿布是大艾的学生啊我自己都会嘲笑自己!(捶桌),但是los因为有年龄差所以这么脑洞我觉得不是不可以XD 


这文本来叫同罪人,还好事先搜了一遍发现有个加隆同人本也叫这名字(囧),于是把人去掉了,要养成起文名先百度的好习惯啊XD 名字和别圈重名倒无所谓和自己圈重了多尴尬XDD

评论(7)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