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XON

放些瞎狗眼同人,无双诸葛诞为主,los&ss阿布罗狄为主。
以前的完结老文放在:http://pixiv.me/dixonfrost
欢迎同好交流。

(SS+ND)迷失山海(6)

圣斗士现代架空同人,逗比恶搞,角色OOC有,阅读请注意。

主角:撒加,加隆。主CP:撒布,拉隆。如果有其他cp我会尽量标在每一章节的前头。


第六章   无常

(本章有微释卡,以及……慎入?=。=|||)

 

“怎么可能!没有人能闯进我们的结界!”沙加一声惊呼,正在自拍的四个人同时回头,他们身后果然站着一个人,个子很高,穿着一袭长长的黑色风衣,把他整个身形都包住了,风衣上钉着金属的铆钉,造型格外狂放嚣张。他们看不见这个闯入者的脸,因为风衣连着大大的兜帽,把他的脸藏在了阴影下。

 

他们都在看着贸然闯入结界的黑衣人发呆时,加隆最先反应了过来,掏出法器君对准了那个人,妖力指示动也不动。

 

加隆大惊失色:“为啥妖力测不出?坏了吗?”

 

“你是笨蛋吗?他不是妖魔,当然测不出!”撒加没好气地说。

 

“可他的气息也不是人啊!难道……是鬼?”

 

“他是神!是无常!”沙加瞪着撒加:“你弟弟毫无实战经验啊,无常都没见过?就这你也敢带来对付钦原?”

 

“少废话,要不是他困住那怪物,你能打中它?”

 

加隆不再理会撒加沙加的吵嘴,他整个人都陷入第一次见到神的震惊中。无常是东方的死神,据说由图腾太极阴阳鱼幻化而来,阴化作黑无常,阳化作白无常,负责指引阳间迷路的孤魂野鬼走进阴间,有时也会缉拿犯了重罪的鬼魂回阴间法司审判,算是阴间重要的神职官员。

 

“不过有点奇怪。”撒加小声嘀咕:“一般无常都是两人一起行动的,怎么这次只来了一个?”

 

他们正商量着,无常已经走近了,在钦原的尸体前站住了脚步,对他们说:“稀罕呀,你们这些修行之人看到我来了也不走?就不怕我把你们的命索了带去地府?”

 

撒加正色道:“我们的阳寿自有天定,真到了大限见了你我们也不会逃,你也是依命令行事,不会随意捉拿魂魄。”

 

黑无常发出了笑声:“你倒是什么也不怕。”说着他伸手揭掉了自己头上的兜帽。

 

四个人见了一齐屏住了呼吸,以前见的无常都是遮住面部的,这次是第一次见到无常的真面目,撒加被无常的脸吸引住了,这个无常神是个异常美丽的金发男子,长长的金发用一朵红色的花束在了脑后,绿色眸子像宝石一样璀璨。撒加觉得眼前的美男子有些熟悉,却不知道熟悉感从何而来。

 

加隆一个劲盯着他看,傻乎乎地问:“原来……你不是吐着长舌头的鬼啊。”

 

那黑无常听了就笑出了声:“无常是神职,不是单独的一个人,你说的那个老鬼都是几千年前的老黄历了。再说了,阴间十狱,每一狱都有无常,每一个都长得不一样,要都长成那样多吓人!”

 

说着无常笑着走近了,对着四人说:“记住我的名字,我叫卡迪纳尔,咱们有缘,或许以后还会见面。”然后他一改嬉笑的态度,一脸严肃地对他们说:“站远点,别影响我工作!”

 

四个人被他的气势震得乖乖后退,看着卡迪纳尔挥舞着一根细细的绳索,往钦原的尸体上一扔,再用力往后一拉,那个叫尼奥比的人形魂魄就被绳索拽着脖子给拉了出来。

 

卡迪纳尔拉着绳子,大声喊道:“尼奥比!你犯了重罪!乖乖跟我回第一狱接受审判!”

 

尼奥比也拽着绳索不肯走:“我才不去,你一个小小的无常,哪里命令得了我!”

 

卡迪纳尔再度露出笑容:“这时候了还嘴硬?我会让你乖乖跟我走!”

 

说着他把那根细绳一放,细绳像有生命般的飞舞起来,捆住了尼奥比的上半身,卡迪纳尔再冲着尼奥比膝盖用力一踢,尼奥比疼得跪到了地上。

 

“记住,以后你见了我,就只能这么跪着,永远别再想站起来!”说完卡迪纳尔伸出右手刷拉掀掉了自己的黑色皮衣,往撒加他们站立的方向一扔,释静摩条件反射般的接住了他扔过来的皮衣,然后就都傻眼了。

 

卡迪纳尔身穿一身黑色皮质紧身衣,紧紧贴着他皮肤的皮衣把他身体结实性感的线条完全勾勒了出来,在大腿和腰身等处又故意露出了白皙的皮肤,只用银色金属扣带连接着皮衣,极致的诱惑,脚上穿着高跟的长筒皮靴,靴子尖头处钉着银色的铆钉,可见刚才踢尼奥比那下有多疼。

 

卡迪纳尔右手变出了一根黑色的皮鞭,他猛地一下抽到了尼奥比的背上,跪在地上的尼奥比痛得大声惨叫。

 

“现在还嘴不嘴硬了!”卡迪纳尔左手拽着尼奥比脖子上的绳索,右手挥舞着皮鞭又猛抽几下,每次都恰好打在要害上。

 

“不敢了!不敢了!”

 

“说!你这听不懂我的话的东西是不是头猪!”

 

“是的!我是猪!我是猪!”

 

“我惩罚你你对不对!”

 

“对!对!女王大人请再严厉地惩罚我!”

 

尼奥比抬头可怜巴巴地求饶,却被卡迪纳尔一脚踩在脸上。

 

“谁允许你抬头看本大爷的!记住!以后你这猪见了我只能低着头!”

 

“是!是!女王大人!”

 

站在远处观摩这一幕的四个人张着嘴看傻了,好半天加隆才吞了吞口水说:“现在无常都时兴这么索魂了?”

 

“我也是第一次见。”撒加感慨:“我要是死了一定老老实实自己去阴间,我可不想让这个无常领我的路。”

 

释静摩也发表了看法:“我看那个钦原表面痛苦其实很乐在其中啊,看他裤裆都能搭帐篷了。”

 

“太有伤风化了……太有伤风化了……我什么也没看见……我什么也没听见……”沙加闭着眼边碎碎念变默念静心咒。

 

卡迪纳尔又调教了尼奥比一会,就用牵魂锁捆着尼奥比的脖子像牵狗一样牵了过来,对撒加他们说:“这个魂魄违反规矩,在人间做下大祸,我会把它带去地府接受惩罚。”

 

可我怎么觉得越惩罚他他会越开心?四个人不说话,但都想一块儿了。

 

“钦原的尸体也带有剧毒,一会儿我会招来地狱业火把它烧了,你们想自拍就抓紧时间。”接着卡迪纳尔看向释静摩,向他伸出手:“你好像有什么东西没还给我?”

 

“啊……对不起……”释静摩慌忙把拿在手上的黑色大衣还给卡迪纳尔。

 

看释静摩慌张得脸红的样子,卡迪纳尔又忍不住调戏一把,伸出手指抬起他的下巴说:“小弟弟,脸红什么?也想被我调教吗?

 

被卡迪纳尔触到的那一刻,释静摩疯狂跳动的心反而平静下来,他一脸严肃地对卡迪纳尔说:“不,其实我更想调教你,那时你就会知道我的‘弟弟’一点也不小。”

 

沙加实在听不下去了,大喊:“闭嘴!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修行之人说这些太不检点了!”

 

卡迪纳尔笑着收回了手,披上了黑色的风衣,对释静摩挥挥手:“我记住你了,‘弟弟’不小的释静摩。”

 

卡迪纳尔转身牵着尼奥比走了,他周身渐渐浮现一朵朵蓝色的玫瑰花,玫瑰花的数量越来越多,几乎把他们整个包住,然后咻地一下,他们就这样消失在花海中了。

 

无常走后,撒加戴上手套想把钦原尸体上的毒针拔下来,那东西却纹丝不动,他只好取出小瓶收集了些毒液带走,等他们走远后,钦原尸体猛地冒出一阵火光,瞬间化为了灰。撒加回过头,在钦原消失的那一刻,撒加似乎看到了树丛中有蓝色的光点一闪而过,但速度太快,他并没有看清楚那是什么。

 

不管怎样钦原算是消灭了,撒加用手机和赵先生联系了一下,得知钦原被他们打败后,赵先生儿子背后的包也在渐渐缩小,撒加便放心了。告诉赵先生因为天色已晚他们会先回旅馆休息,明天一早再去赵先生家。然后就和沙加他们一起坐出租车回去,一路上沙加都在数落哥哥不该如此丢修行人的脸,释静摩只当没听见望着车窗外风景发呆。

 

撒加劝道:“沙加你也是,二十刚出头的小年轻,思想怎么那么封建捏?这都什么年代了?和神和妖啊搞个基那都不叫事!”

 

坐副驾驶的沙加回头喊:“闭嘴!你个会走路的伤风败俗不许教训我!”

 

于是出租车内更吵了。

 

晚上在旅馆洗漱完毕,累了一天的撒加脑袋一挨枕头就睡了,梦里的海边他又见到了阿布罗狄,阿布罗狄冲着他微笑,撒加的心跳又加快了,他和阿布罗狄只是第三次见面,但是每次这样的见面已经成了撒加最盼望的时刻,尽管阿布罗狄整个人都是个迷,但撒加不在乎,只是在梦里见到这个人的笑容,都会让撒加感到温暖和幸福。

 

海风吹起了阿布罗狄身上宽大的白色风衣,撒加以前只顾着看阿布罗狄的脸,这次是第一次注意到他的衣服,白色风衣的款式非常前卫,但撒加看的时猛然想到了什么,他忽然意识到白天见到卡迪纳尔时他眉宇间那种熟悉感来自哪里了。

 

撒加吃惊地脱口而出:“你是……白无常?!”


【未完待续】


阿布的身份揭示啦XD 以及……没有尼奥比的粉吧?没有吧?=。=|||||


评论(9)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