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XON

放些瞎狗眼同人,无双诸葛诞为主,los&ss阿布罗狄为主。
以前的完结老文放在:http://pixiv.me/dixonfrost
欢迎同好交流。

(SS+ND)迷失山海(7)

圣斗士现代架空同人,逗比恶搞,角色OOC有,阅读请注意。

主角:撒加,加隆。主CP:撒布,拉隆。如果有其他cp我会尽量标在每一章节的前头。


第七章   夜游神

 

阿布罗狄听了撒加的话,微笑道:“想不到你猜出的还挺快,是的,白天你见到的是我的哥哥,我和他都是为第一狱效力的无常。”

 

撒加有一阵心神恍惚,他一瞬间想到了一身性感紧身皮衣挥舞鞭子的卡迪纳尔,于是他抖了个激灵,半期待半害怕地问:“你们无常……现在都是那样……就是穿成那样……索魂吗?”

 

阿布罗狄一愣,马上明白了撒加在说什么,他调皮地把脸凑近了撒加:“你猜呢?”

 

撒加有些紧张,他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希望阿布罗狄也像卡迪纳尔那样,想到卡迪纳尔穿着高跟鞋凶恶地踩着人脸的样子实在让撒加实在心有余悸,但同时又希望阿布罗狄这样的美人穿着性感紧身衣陪着自己玩点有情趣的play……

 

天啊我在想什么!刚牵了小手就想玩情趣play我这是肿么了!撒加赶紧甩甩头暂时甩掉了不洁的想法,严肃脸问道:“你既然是无常,为什么会只能在我的梦里出现?你的哥哥不是能自由地往返于人间吗?”

 

阿布罗狄轻轻地叹气:“我被作为人质留在地府,所以哥哥也没有自由,就算能来阳间也是处处被监视……”

 

“人质?你是无常,什么人敢囚禁你?”撒加急问:“第一狱发生了什么事?”

 

“几年前,第一狱发生了政变,我们掌握兵权,本不会失败。可是意想不到的战友背叛了我们,我们一举溃败,失去了主动权。”阿布罗狄说完,握住了撒加的手:“第一狱已经失守,被囚禁的并不只是我,重要的是……撒加!第一狱政变的影响正在向人间蔓延,如果你也被他们控制,那一切就无法挽回了!”

 

“我?他们控制我干嘛?我何德何能……”

 

“撒加……”阿布罗狄看向撒加,那忧愁的眼神让撒加心头一震:“我的力量有限,本不该让你过早蹚这滩浑水,因为我的自私让你遭遇这种悲剧,我……”

 

“我不在乎,我说了我想救你,不管是什么悲剧我都想让你恢复自由!”撒加打断了阿布罗狄的话,把阿布罗狄抱在怀里,感觉到他身体的轻轻颤动:“告诉我该怎么做!”

 

“喂!你们两个够了啊!”

 

一个声音不知从哪里传来,把撒加吓了一跳,他急忙放开了阿布罗狄,四下张望:“谁!谁在说话!”

 

那声音又传来了:“你们俩牵个小手什么的我就当没看见了,在我的空间抱这么紧,我要是不打断你们接下来你们是想干嘛啊?”

 

“别瞎说!“阿布罗狄红着脸对撒加说:“那声音是艾欧里亚,我的朋友,因为他的帮助我才能进入你的梦境和你说话。”

 

啥?!感情之前说话都有第三者在边上看着?!撒加顿时不高兴了。

 

“阿布罗狄你太天真了。”艾欧里亚的声音再度传来:“米诺斯那帮人早盯上他了,他早就不可能置身事外了,万全之计虽然是等到那一天更好,但现在的形势逼着我们必须要抓紧时间,哪怕会有牺牲……”

 

“我明白……艾欧里亚,我不该到现在还这么纠结……”

 

“米诺斯是谁?谁盯上我了?谁牺牲了?”撒加忍不住插嘴了,他听不懂阿布罗狄和那个不现身的艾欧里亚在说些什么,但隐约觉得和自己有关。

 

阿布罗狄再度看向撒加,那眼神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问道:“撒加,还记得艾亚哥斯吗?”

 

“艾亚哥斯?”撒加一愣,艾亚哥斯是撒加的邻居,住的很近,比撒加大几岁,也就偶尔见了面会打个招呼的关系,撒加不明白阿布罗狄为何提到他:“他是我的一个邻居,他怎么了?”

 

“你完全没注意他和你父亲一起失踪了吗?”

 

“他?他和这事有什么关系?艾亚哥斯只是普通人,所以爸爸失踪后我完全没往他那里想……”

 

“阿布罗狄,时间快到了。”艾欧里亚的声音打断了撒加的疑问:“再不走就会被他们发现了。”

 

“我知道了,抱歉撒加,下次再说吧。”话还没说完的阿布罗狄匆匆转身。

 

撒加还想问什么,但阿布罗狄的身体又开始渐渐变得透明,撒加下意识追上去想再抱紧他,熟悉的手机闹铃却又响了起来。

 

要不是这玩意价值6999美元真想把它砸了!撒加醒过来很恨地瞪着手机想。

 

兄弟俩收拾好行装后去了赵先生家,赵先生说古书的药方对控制伤情还是有点作用时,他们也放心了。

 

“接下来还是把孩子送医院吧,被吸了两个星期精气,营养得跟上。”撒加把一个小瓶子递给了赵先生说:“这是钦原的毒液,你交给教会或是医院研究一下,万一以后再发生这事也好有应对措施。”

 

“真不知怎么感谢你们。”赵先生千恩万谢:“医院里的孩子也在好转,刚才另两位大师已经来过了,我已重金酬谢过了……”

 

撒加听到提报酬了心里很高兴,虽然沙加也拿了重金酬谢他有些不爽,总觉得主要功劳是自己的沙加却占了大便宜。

 

“但我们同为道门中人,为了感谢你们,我有更好的东西酬谢你们。”赵先生说完,打开了桌子上的一个素色的布包,几层布打开后,里面有个木盒,赵先生小心翼翼掀开木盒,露出了里面的东西。

 

哥俩伸头往里看,盒子里铺着红色的绸缎,中间躺着一个古色古香造型怪异的小香炉,香炉的四个脚雕者神色各异的鬼,边上还躺着一把青绿色的香,加隆一看就明白了。

 

“这是离魂香炉?!”

 

赵先生合上了盖子,重新将东西包好:“对,我家也是世代修行,这是我家的家传宝物,我也是小心保存了很久,为了感谢你们救回我儿子,这个香炉和这把香就送给你了。”

 

离魂香炉并非道家法器,但也是修行之人皆知的宝物,做好特定法事后将香炉定好方位,在里面点上特质的香,点香之人的魂魄会离开身体,来到阴间,当那柱香烧完,魂魄就会回到身体。时间虽不长,但是去阴间走一趟办个事也是足够了,这东西本身就是古物,价值不低,在修行人眼中更是无价之宝,这何止是赵先生口中的比重金更好的东西。

 

撒加觉得这礼太重,赶紧推辞:“这是您家代代相传的宝物,我们怎么能……”

 

“二位大师还是收下吧。”赵先生把包好的包裹递到撒加手上:“我们从未见过的异兽开始在地面出现了,我修行不精,这宝物搁我这儿也没什么用,你们收下,说不定什么时候就用上了。”

 

撒加推辞不过,就收了这个香炉,与赵先生告别后,撒加接到了童虎的电话,说了几句后就挂掉了。

 

“童叔怎么说?”加隆问道。

 

“他说有爸爸的消息了,但是情形比较奇怪,电话里说不清楚,让我们顺道去他家,反正这里的事情也解决了,正好回去吧。”

 

哥俩开着车回童虎所在的S市,依旧是加隆开车,撒加抱着这次的报酬坐在副驾驶。路上,撒加和加隆又说起了那个梦,以及梦里的美人白无常的身份。加隆皱着眉听完,摇摇头说:“哥,你也是缺心眼,这事明显有问题,哪有人跟你似的天天晚上梦无常还傻乐的?人长得再好看那也是无常!见多了会倒霉的!”

 

“这你就不懂了。”撒加摇摇手指:“民间早有传说无常有时也会单独行动,甚至有传说如果遇见单独的黑无常会倒霉破财,但是遇到单独的白无常会走运发财,比如我现在就发财了啊!”

 

撒加抱着包好的香炉往脸上拼命蹭:“这次工作的报酬可是无价之宝,发了发了!倒是你,只见了单独的黑无常没见白无常,怕是要倒霉了。”

 

“就你乌鸦嘴!”加隆不满地说:“不过你说你梦里还有个未曾现身的人,我可能知道那是什么。”

 

“你知道?”

 

“嗯,古时曾有过无常进入人的梦境托梦的记载,不过有后人研究,那可能是别的神托梦,而古人把他和无常弄混了,阴司鬼神各司其职,无常其实并没有进入梦境的能力。”加隆说:“阴司有专门负责托梦的神,也是兄弟二人,名字叫日游神和夜游神,夜游神穿着黑色制服,能进入晚上的梦境。日游神穿着白色制服,能进入白天的梦境。因为穿着和无常太像,所以很多记载把他们弄混了。”

 

“哦……“撒加歪头想了想:“我怎么记得日游神夜游神不是因为有人在白天晚上遇到他们手持令牌巡查才会这么命名的吗?”

 

加隆摇摇头:“所以说古人很容易把他们和无常弄混啊,你说的那是无常,其实很好区别,日游神夜游神只在人的梦里出现,而人清醒过来看到的穿着黑白衣的鬼神八成是无常,你梦里的无常也说了,他是靠那个叫艾欧里亚的帮助才能在你的梦里和你说话,而你几次都是晚上睡觉见到无常,所以艾欧里亚八成是夜游神。”

 

“夜游神还能把别人带到梦里?”

 

“当然,古时就有日游神夜游神负责帮在地狱受罚的罪人托梦给他的后代,在梦里以受罚的形态现身说法告诫子孙不可做恶。同时他们也帮助在地府生活的普通人托梦,几个月前报纸刊载的一个青年梦见爷爷托梦说他只烧了最新款ipnone给他却没烧充电器没法用,那应该也是夜游神做的。”

 

“嗯,想不到你这几年宅在家还是看了不少乱七八糟的东西嘛!”撒加拍拍加隆的背。

 

“怎么叫乱七八糟的东西!我读万卷书不比你行万里路差!我哪像你,也不搞清楚人家到底是魔是妖是自己人还是敌人就在梦里乱搞对象!”加隆低声嘀咕着停了车。童虎所在的小区太老旧,里面的本身路就窄乱停乱放现象也很严重,私家车很难开进去,所以哥俩一般把车停在附近的停车场。加隆打开车门刚下车,就听到身后有人冲他打招呼。

 

“加隆?这么巧。”

 

加隆一回头,见了来人痛苦地低声呻吟:“哎哟撒加你个混蛋让你咒我!这下我真的倒了霉了……”

 

【未完待续】

评论(4)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