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XON

放些瞎狗眼同人,无双诸葛诞为主,los&ss阿布罗狄为主。
以前的完结老文放在:http://pixiv.me/dixonfrost
欢迎同好交流。

【撒布】【圣域传说LOS同人】住在对面的亚里士先生

想写个可爱小天使阿布罗狄和比他大了16岁的神秘叔叔的并不温馨的小故事,因为是los原作背景,所以真的并不温馨,阅读请注意orz


住在对面的亚里士先生

 

我是在7岁那年见到亚里士先生的,家对面的小空屋一直无人居住,某一天忽然来了个人在收拾东西,于是我好奇地趴在那个房子外的围栏上瞧着。

 

那个正在院子里收拾东西的男人可能是注意到了我的视线,回过头来看到了我。他是个非常帅气的男人,我看着这个人的眼睛,惊异于他异色的瞳孔,于是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他看。

 

那个人向我走过来,把趴在围栏上的我直接抱了起来,问我:“你是谁家的小朋友?怎么跑到这儿来玩?”

 

“我的家就在对面。”我指了指对面的房子,然后回过头来问他:“这里一直没有人住,叔叔是刚搬过来的吗?”

 

“叫我哥哥。”那个人很不高兴地指出了我的错误,然后想了想,又笑着对我说:“你可以叫我亚里士先生的,你呢?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阿布罗狄。”

 

“好的,阿布罗狄,像你这样可爱的小姑娘可不该到处乱跑,我送你回去吧?”说完亚里士抱着我打开了围栏的门,向我的家走去。

 

“可我不是小姑娘,我是男孩。”我也纠正了亚里士先生的错误。

 

亚里士停了下来,惊讶地盯着我的脸看了半天,然后摇摇头抱着我继续走:“那你可是我见过的最漂亮的小男孩了。”

 

亚里士先生把我送到了家门口,和我的家人打了招呼,说他今后会住在对面,就准备离开,我急忙跟上去,拉着他的衣角问他:“我可以经常来找你玩吗?”

 

“当然可以,欢迎你常来我家做客。”他揉着我的脑袋表示欢迎。

 

这就是我和亚里士先生的第一次见面。

 

亚里士先生并不是天天住在那里,他似乎只是把那个小房子当做自己休假的地方,偶尔过来住住,他不大合群,喜欢一个人在河边钓鱼,或是在花圃里晒太阳。但是他很欢迎我来串门,我参观过他干净整洁的小屋子,也和他一起去钓过鱼,我也时常领着他到我家参观爸爸的玫瑰花房。

 

我问过亚里士先生是做什么工作的,他没有告诉我,只说虽然很辛苦也很危险,但却是个值得骄傲的好工作。他把这个小屋当作自己放松的地方,他说我们这个宁静的小镇是个休假的好地方。

 

我很喜欢和亚里士先生在一起玩,他身上有什么特质吸引着我,我当时也不清楚是什么,可能只是因为他长得太帅太英俊,我对美丽的人总是毫无抵抗力。我喜欢和他在一起,亚里士先生成了我唯一的“大人朋友”,这在当时的我看来是一件很酷的事,我甚至和他分享我的秘密,包括只有我家人知道的秘密。

 

“亚里士先生,你看这个。”我得意地从衣服领口抽出了我挂在脖子上的铜牌给他看:“这是我的宝贝。”

 

亚里士先生在看到这个的一瞬间表情变得很诧异,但他很快恢复了平静:“这是什么?”

 

“这是我作为圣斗士候补生的证明。”我在手里轻轻摇着那个铜牌,对亚里士说:“只要我再修炼几年,成为圣斗士,我就可以在圣域生活了!”

 

“圣域……传说中由神创造的,漂浮在天空的城市……”亚里士躺在草地上,仰着头看着晴朗的天空:“为什么想去圣域?”

 

我躺在了亚里士的边上,学着他的样子看着天空:“小时候,爸爸带我去过一次圣域,据说很多人一生都不会有这样的机会……那真是,我见过的最美丽的城市!只有神才能创造这么美丽的城市!”

 

我把头歪过来,看着亚里士对他说:“那时候我就下定决心,今后一定要在这美丽的城市生活!而接受修行,成为守护圣域的圣斗士是我实现目标的唯一途径……教导我的老师说,我很有天赋,说不定会比其他候补生更早去圣域!”

 

“这么小就定下人生目标了?”亚里士没有看我,只是闭上眼睛轻轻地说:“可我觉得这样宁静的小镇……会更适合你,在我眼里你天生就该是生活在花丛中的美丽孩子。”

 

很多年后想起来,我觉得那时候的亚里士并不了解我,他以为我是个一时头脑发热的小孩子,却不知道我对自己向往的目标会有过于执着的心。事实上我的老师更了解我,他知道我不适合蜷缩在这安静的北欧小镇,我的力量会在更美更广阔的宇宙盛开怒放。

 

亚里士从未和我详细说起过他的工作,但在两年后的某一天,他忽然和我提起来了:“我说不定要升职了。”

 

“真的?恭喜你!”

 

“还不知道结果呢,不过我的呼声最大,大家对我的能力都很肯定……我只告诉了你一个人,这个好消息我想提前和你分享。”亚里士对我笑了笑:“不过等我升了职,工作更忙了,可就没什么时间来这里放松了。”

 

这是亚里士和我分享的他的小秘密,只对我一个人分享的秘密,让我心里觉得暖暖的,我凑到他的跟前,搂着他的脖子和他拥抱:“祝贺你!没关系的!就算你更忙了,但等我长大了可以经常去找你!”

 

亚里士愣了一下,然后微笑着也回抱了我:“也对,等你长大了,可以到处走动了,找我会更方便的。”

 

那之后过了很久,我都再没看到过亚里士先生,也许正像他所说的,升职后工作更忙,他没时间再来镇子里了。亚里士不在的日子里,我当然非常想念他,但是同时也为他高兴,想着如果他来了镇上,我该怎么和他庆祝。

 

在某个下雨的傍晚,我又见到了亚里士先生,我高兴地奔过去抱住了他:“你好久没来镇上了!”

 

“是的,我升职了,接手的事情太多了,好不容易才能抽身休息。”亚里士微笑着领着我进了他的小屋,给我端上了一杯热乎乎的热巧克力。

 

我坐在椅子上,有些不安地看着亚里士先生,他看上去愁容满面,脸上阴晴不定,完全没有了之前轻松惬意的样子,我小心地问他:“你升职了,为什么还会不高兴?”

 

亚里士坐了下来,并没有看我,只是看着地面,声音也很低:“因为我很累……我虽然实现了愿望,却再也不能做我自己了,我每天都要以别人的身份活着,我每天都过得很累……”

 

我听不懂亚里士在说什么,只是知道他很烦恼,我却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他困惑的样子感染了我,让我也跟着不安起来,亚里士抬头看看我,笑着像过去那样揉我的头发:“听不懂是吗?抱歉,只是我发个牢骚罢了,今天太晚了,明天早上咱们去哪里玩?”

 

“你……你在我面前可以做回自己。”

 

“……什么?”

 

“你不是说你不能用自己的身份生活吗?”我鼓起勇气握住了亚里士的大手,对他说:“你在我面前可以做回你自己。”

 

亚里士先生定定地看着我,然后弯下腰把我抱紧:“谢谢你,阿布罗狄,你是这个世上最可爱的孩子。”

 

我的头埋在亚里士的胸口,我听到他的心跳得很厉害,急促而又有节奏地跳动着,我听着听着,感觉我的心跳也渐渐加快了。我忽然发现亚里士先生抚摸我肩膀的右手上戴着个薄手套,现在这么热的天还戴着手套,我不免有些好奇了。

 

“天这么热,你为什么要一直戴着这个手套?”我伸手去碰他的手。

 

“不要碰!”亚里士猛地一下把我推开。

 

亚里士的声音很大,反应很激烈,他气得浑身发抖,眼睛像要喷火,他愤怒地瞪着我的样子着实让我害怕,我不知道他为什么会生气,明明刚刚的气氛还很融洽。一直以来温柔的,爱笑的亚里士先生,却因为这件小事露出了出人意料的另一面。

 

可能亚里士先生也觉得自己有些过激了,他满脸歉意主动伸出手搂住我,轻轻拍着我的后背:“抱歉,阿布罗狄,吓到你了。只是……以后不要这样了,不要再这样了……”

 

我后来再也没问过亚里士先生关于他的手套的事,但这个神秘的朋友在我心中又多了个谜团。

 

晚上我躺在床上怎么也睡不着,盯着黑暗的天花板。想着对面房子的亚里士先生,他是个很酷,很温柔的人,他做着危险的秘密的工作,就算是镇上的大人都不知道他是干什么的。他去过很多地方,会和我说各地好玩的见闻。他好像不喜欢圣域,我每次说长大了要去圣域他都不太高兴,我问他为什么,他又不肯说。现在,又多了个右手神秘的手套……

 

我感到胸口闷的慌,难受得根本睡不着,不知道是因为今天惹了亚里士先生生气让我不安,还是因为我对我的这个朋友根本一点也不了解而难过……我索性从床上爬了起来,跪在床上望着窗外,亚里士先生小屋的灯也亮着,他也没有睡,正坐在屋外,定定地看着我家的方向。

 

当和他的目光相对时,我的心又剧烈地跳动起来,鬼使神差般地挥着手让他过来,亚里士走到我的窗前,问我怎么还不睡,我把手指竖在他的嘴前示意他小声一点,然后低声对他说:“抱我出来,我给你看一样东西。”

 

我领着亚里士先生进了家后院的花房,这是爸爸用来培育新种玫瑰的地方,在一个暗室前,我慢慢走过去小心地打开了灯,果然,亚里士被眼前的美景惊呆了:“这是……黑色的玫瑰花?”

 

“对啊,很美丽吧?”我开心地跑到黑玫瑰丛前,低下头嗅了嗅:“爸爸给它起名叫食人鱼玫瑰,他说这是自然培育的玫瑰花种,和以前化学改造是不同的,这种玫瑰还没上市,所以还是秘密,不过爸爸说下次订货会会有很多客人预定的。”

 

亚里士也走了过来,凑近了看:“的确是很美的玫瑰,就像你一样……”

 

“我?我比较喜欢红玫瑰……”

 

“不,在我的眼里,你更像这黑色的玫瑰。”亚里士转过身,伸出手轻柔地抚摸我的脸:“美丽……又带着邪恶的……诱惑……”

 

亚里士的声音低沉得有些听不见,他看着我的表情有点恍惚,眼神直勾勾盯着我看,我从来没见他这个样子,有些担心,但只是小声地说:“我……我并不邪恶……”

 

“对于我来说你是邪恶的,也许你现在还不懂……”亚里士再度把我轻轻抱在了怀里,声音带着莫名的颤抖:“阿布罗狄,你是诱惑着我的……黑色玫瑰,你要不是圣斗士候补该多好,你可以永远在这个城市,永远和我在一起……”

 

那时候我以为亚里士不想让我去圣域是因为不想让我离开,于是我安慰他:“就算去了圣域,我也有机会能回来的,在我修炼的地方经常能看到从圣域来地面的人,我们还是可以在一起……”

 

“那不一样,阿布罗狄……那不一样……”

 

亚里士的声音颤抖得厉害,似乎是要哭出来,他紧紧搂着我,越抱越紧,我不知该怎么安慰他,只好伸出手捧着他的脸,细声细语地安慰他,亚里士最后什么也没说,只是凑近了,亲吻我的脸颊。

 

后来的几年,亚里士先生依旧很少来小屋,但每次只要是来镇上,我们在一起相处得都很开心,比起像以前那样拉着他到处傻玩,我更喜欢安静地靠在他的身边,闭上眼睛,听着周围暖风拂过的声音,如果周围更安静,我可以听到亚里士轻微的呼吸声,安心地可以让人打个盹。

 

亚里士有时会问我修行的情况,我会如实告诉他,我进步很快,也许很快能拿到自己的圣衣。他有时会夸我,但我知道,亚里士并不想让我去圣域,我不止一次告诉他,即使我去了圣域,还是能经常回家乡的,但他总是摇头说那不一样。

 

“到底哪里不一样?”有一次我终于忍不住问了。

 

亚里士回答得很含糊,听他的意思还是说我去了圣域我们就不得不分开,我觉得这个大人太麻烦了考虑得太多,后来我也不大反驳他了。因为我决定了,等我去了圣域,我会回来,给他一个大大的惊喜。

 

当要离开的那天终于临近时,我在家里的花房挑选了最好的黑玫瑰,包成了一大束,送到了亚里士先生那里。

 

“这是……?”

 

“临别礼物!”我把一大束黑玫瑰送到了亚里士的手上:“再过几天我就要去圣域了!这是送你的礼物!”

 

“是吗?”亚里士接过了玫瑰,微笑着看着我:“日子过得真快啊,刚见到你时你还是只比围栏高一点的小不点,不知不觉已经这么高了。”

 

“我已经15岁了!”我得意地说:“我被选为圣域级别最高的黄金圣斗士!我已经打听过了,黄金圣斗士只有在圣域出现危难时才会驻守圣域,平时只要呆在修炼地等着教皇的召唤就可以,也就是说我有很多时间可以回来!”

 

亚里士并没有搭我的话,只是静静地看着手里的黑玫瑰,然后问我:“阿布罗狄,你知道黑玫瑰的花语吗?”

 

“花语?我不知道,因为你说你喜欢黑玫瑰我才送你的……”

 

“黑玫瑰的花语是‘愿意为你付出所有的爱’。”亚里士用手指拨着花瓣,口气满是遗憾:“真可惜,我还以为是你特意挑了这个礼物送我的。”

 

我觉得我的脸有些发烫,心脏咚咚直跳,我想我当时一定是脸红了,亚里士用左手将花束抱在胸口,弯下腰凑近了我的脸,伸出右手抚摸我的脸颊:“阿布罗狄还是小孩子,也许不会懂,本来想等你长大再告诉你,但是眼看着要分别了,我无论如何也要说出来……阿布罗狄对我来说,是生命中最特别的人,只有在你的面前,我可以做真实的自己,看到你美丽的脸,我可以忘掉所有的不快,和你在一起的日子总是很快乐……你也许不懂,但我无论如何要让你知道我对你的心意。”

 

“我不是小孩子了,你说的我都明白!”我大胆地直视着亚里士先生的眼睛,红着脸对他说:“我……我也喜欢和亚里士先生,我会永远和你在一起的!”

 

亚里士半蹲在地上,把我拥在怀里,在我耳边轻轻地说:“我知道,阿布罗狄的心意我都知道……”

 

“就算是去了圣域,我还是会和你永远在一起的!我发誓……”

 

我后面的话被堵在了亚里士先生的唇中,我记忆中最甜蜜的初吻。

 

几天后我被带到了圣域,这里比我记忆中更美丽,小时候来这里玩只是接触了圣域周边的城市,这是我第一次来到圣域中央的12宫,这儿的建筑比周边多了些庄严和肃穆。在昏暗的教皇厅内,教皇单独接见了我,教皇的脸隐藏在巨大而怪异的金色面罩下,他的声音苍老而神秘,让人不由得肃然起敬。

 

“你才15岁就领悟了第七感,成为了守护圣域的黄金圣斗士,记住不要放松修行,你会成长为最了不起的战士。”

 

“谢谢您,教皇大人。”我从教皇手中接过金光闪闪的双鱼座圣衣,感受着圣衣在我手中的分量,我的心情也激动地不行。

 

“今后你可以住在双鱼宫,那里很久没人居住,比较冷清,你需要人手的话我可以为你安排。”

 

我弯腰行礼感谢教皇,向他承诺:“我会让双鱼宫开出最美丽的玫瑰!”

 

在圣域期间,我所听到的最神秘的事,莫过于6年前在圣域发生的艾俄洛斯叛乱事件,我只打听到了一点零星的消息,大约是本来很有希望成为教皇的射手座,在女神诞生的那一天做出了叛乱和企图刺杀女神的大逆不道的事,最后造成了双子座和射手座的双双阵亡。可惜更详细的内情我也不知道,这件事是圣域的禁忌,没什么人愿意提起。

 

熟悉了圣域的生活后,我终于等到了可以回到地面的机会,我几乎是迫不及待地回到了家乡,在老家呆了好几天,也没有等到亚里士先生,我虽然很失望,但我认为这次只是正好错过了,他很忙,或许下次可以遇到。但随着回家的次数渐渐增多,我一次也没遇到亚里士先生,我开始慌了起来,直到某一天,那个屋子又被插上了出售的牌子,我才意识到亚里士先生在我的生活中消失了。

 

那天晚上我哭了很久,从成为圣斗士候补生以来,无论如何严酷的考验,我都不曾流过泪,却因为他而哭了。我始终想不明白,临走前我们都诉说了对彼此的爱意,我明明一遍又一遍承诺即使到了圣域我也会回来,他为什么还要离开我。

 

亚里士先生是我的初恋,我不在乎我们的年龄差距,我爱他愿意跟随他一生。于是我开始了旅行,根据蛛丝马迹寻找他的踪迹。当我真的开始寻找他时,我才发现我对他的了解真的太少,我只能从他的口音判断他可能是希腊人,但是访遍了欧洲也没找到他。他似乎不喜欢圣域,我也曾怀疑他是不是曾经生活在圣域,可是在圣域查了半天也没有。

 

后来我是什么时候接受了亚里士已经离开了我,而我也习惯了一个人的呢?我已经记不清了。在多年的漫长岁月里,我时常会想起他,这个在我生命中留下甜蜜和痛苦回忆的神秘男人,他此时在哪里,在做些什么?他会不会和我一样在夜夜的揪心中思念我?这个想法在漫长的时间里时刻煎熬着我。

 

我甚至会经常脑补今后会在哪里,在怎样的场合,我和亚里士会再度见面,见了他我又会说些什么。我想一定还是在家乡,在开满了美丽的玫瑰花季节里,他不需要说任何话,我会主动扑到他的怀里,闻着他身上熟悉的味道,而他也会像过去那样,揉着我的头发说我又长高了。

 

可我完全没有想到,十年后再次见到亚里士先生,会是在圣域的教皇厅,在圣域面临空前危机的那一刻,我去教皇厅请求教皇大人转移去安全的地方,由我来殿后。但迎接我的,却是一阵怪异的空间扭曲,下一秒我就被卷进了异次元空间。

 

在异次元空间里,我看到了金属面具下教皇的真面目,我没想到会在这个时刻这种地方见到我日思夜想的亚里士先生,岁月几乎没在他的脸上留下痕迹,但他忧伤冷漠的眼神还是让我感到了和他之间的距离感。

 

“阿布罗狄,你长大了,你美丽得连神都会嫉妒。”亚里士看着我,嘴角露出了笑容:“从看到你第一眼开始我就知道,你会成长为与天地争辉的美之战士。”

 

我握紧了拳头,努力克制自己的声音不带着哭腔:“所以你一直在我身边,你一直在!你看到我满世界找你却不肯现身?为什么!”

 

“我说过的,在这个圣域,我只能以别人的身份活着。只有在地面那个美丽的小镇,在你的面前,我可以做回真实的自我……可是连你也来了圣域……”

 

“你是个可耻的骗子!”我控制不住自己激动的情绪,大声打断了亚里士的话:“你在我的面前也从不敢暴露你的真面目,你的身份,你的名字,都是假的!我说的对吗?亚里士?不……还是该叫你……双子座的撒加?!”

 

教皇露出了苦笑:“你都知道了?”

 

“我也是刚刚猜到的……撒加,你一直活在自己编织的谎言里,是不是骗得太多自己都信以为真了?就连你说你爱我,也是……”

 

“不!我对你的爱是真的!阿布罗狄,你不相信我爱你吗?!”

 

“你要是真的爱我,为什么10年了都不肯以真面目来见我!你在怕什么?!怕自己的谎言被戳穿!怕失去你用欺骗换来的这一切吗?!”我拼命忍耐着,但眼泪还是止不住流下来了:“撒加啊你还不明白吗?在这世上你爱的只有你自己!”

 

四周的空气开始凝结,我燃烧着小宇宙,一朵朵黑色的玫瑰在我四周盛开,撒加见状脸色变了,声音开始变得低沉:“阿布罗狄!连你也要与我为敌吗?!”

 

“从你的身份暴露的那一刻,我们就是敌人了!我是双鱼座的黄金圣斗士,我的职责是保护圣域!而你,现在是我最大的敌人!”我的四周漫天飞舞着漆黑的玫瑰,向着撒加的方向进攻而去。

 

撒加并没有躲开,只是问我“那你为什么要哭呢?阿布罗狄?”

 

“因为我还在爱你!你这个笨蛋!”

 

食人鱼玫瑰靠近了撒加,他飘在那里动也没动,只是向前方伸出了手,我看到他手背上奇怪的花纹闪烁着强烈的光芒,那个他一直隐藏在手套下的诡异花纹,用以窃取神的力量的禁忌纹章……我在内心苦笑,原来如此,撒加你不但是骗子,还是个小偷!

 

只是一瞬间,所有的玫瑰都被那力量撕成了碎片。我甚至来不及惊讶,就被那团光芒击中,伴随着巨大的轰鸣还有撕心裂肺的疼痛,我听见撒加在吼叫:

 

“我以为你能理解我的!我以为至少你能理解我的!”

 

你一直在我面前伪装自己,我又如何能理解你?当我伴随着凋零的玫瑰从异次元的裂缝中坠落时,我最后看了一眼撒加,他看着我的眼神带着疯狂和悲伤,他的真面目美丽、强大而又邪恶。

 

这次你终于能做回自己了吗?撒加?

 

【完】



评论(9)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