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XON

放些瞎狗眼同人,无双诸葛诞为主,los&ss阿布罗狄为主。
以前的完结老文放在:http://pixiv.me/dixonfrost
欢迎同好交流。

【妙苏】(光棍节贺文)恶作剧之友

本文CP是卡妙x苏鲁特,此外还有对撒布和修大艾的吐槽XD

架空现代背景文,纯粹恶搞,非常恶搞,角色形象崩坏,请务必当真?XD


恶作剧之友

 

看着电脑上的日期渐渐向11月11日逼近,卡妙红着眼睛恶狠狠地咬了一口手中的鸡肉汉堡。

 

卡妙恨透了光棍节。

 

其实去年年底刚搬进这个公寓时,卡妙是自信满满自己再也不会单着过光棍节的,这个公寓招合租室友的时候,卡妙不光对这面积很大有大晒台大浴室地理位置也不错的公寓感到满意,更重要的是!两个室友一个英俊一个美貌,还且都是单身!

 

卡妙对自己的长相和身材非常自信,他坚信凭着自己冷峻的外表和火热的内心,那个有着美丽外貌好身材的室友阿布罗狄也好,那个有着英俊脸庞性感大腿的室友修罗也好,最后都会拜倒在自己的牛仔裤下。这样自己从此就过上了一三五让阿布罗狄在自己身下娇喘,二四六自己在修罗身下娇喘,偶尔再来个有益身心健康的三人行的醉生梦死的生活,从此君王不早朝,想想真有点小激动呢!

 

可惜好景不长,住进来没几个月,两颗原本该到自己碗里的好白菜就让两头猪给拱了。首先是阿布罗狄开始频繁带一个叫撒加的同事来公寓玩,没几次两个人就开始在光天化日之下搂搂亲亲抱抱了。卡妙虽然气不过,但是又不得不承认,那个撒加不仅英俊帅气,举手投足间的气质风度更是相当的霸道总裁,走在马路上无论基佬迷妹都会忍不住回头多看两眼,特别是那倒三角身材简直就是基佬最爱,别说是阿布罗狄了,卡妙觉得如果对方愿意自己都恨不得脱光了主动拜倒在撒加的胯下巨物下……说撒加有巨物并非卡妙意淫,实在是撒加太喜欢洗完澡光着屁股在浴室边乱晃,逼得卡妙这个准基佬不得不常常视线下移……总之,卡妙承认,撒加和他的室友阿布罗狄实在是郎才男貌,让外人羡慕嫉妒恨的狗男男。

 

于是卡妙把目标定在了另一个室友修罗身上,卡妙觉得自己对修罗的暗示还是挺明显的,奈何落花有情流水无意,修罗这根木头就是没啥反应。时间久了让卡妙差点对自己的吸引力产生了怀疑,直到修罗带了自己的新男友艾俄洛斯到公寓玩,卡妙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这个男朋友的胸实在是太!大!了!!让只有普通胸肌的卡妙自惭形秽。卡妙对于男人身材的审美,无非是健美长腿翘屁股,其中屁股最为重要,微翘Q弹,揉起来手感一定要好,胸器什么的正好就可以了。但看看艾俄洛斯那巨大的胸器,修罗显然是巨乳控。

 

审美不同怎么谈恋爱!失恋的卡妙含着泪水默默在墙角画圆圈。

 

失恋不可怕,可怕的是你失恋了室友还要在你面前秀恩爱!在你伤口上撒盐!10月刚过,这两对狗男男就开始没事干就讨论光棍节去哪庆祝去哪哈皮去哪吃喝去哪开房……你们也知道这是光棍节!你们这些脱单的不在过节时给我这个单身狗送红酒蛋糕安慰我受伤的心也倒罢了,还这么明目张胆秀恩爱!你们有没有把我放在眼里!

 

卡妙一腔怨气没地方撒,只好愤怒地在网上匿名论坛泻火:“室友不厚道,光棍节还组织活动集体秀恩爱,简直不给单身狗活路!”

 

几秒后一个顶着小鹿斑比头像的人回了他:“烧死他们!”

 

哇晒你是谁啊不要顶着这么萌萌的头像说这么吓人的话好伐?!

 

后来卡妙还是和这个小鹿头像的人聊了起来,当卡妙说起室友情侣们准备光棍节去离家不远的小酒吧去happy庆祝时,对方显然来劲了,立刻私聊了卡妙。

 

“我知道那个酒吧,等光棍节那天我们去把它烧了吧!”

 

“……你还真烧!?”

 

“不是啦,那个酒吧以前我打工过,只要在洗手间对着火灾报警器下面点打火机,所有的报警器都会响,而且所有喷水龙头都会喷水,到时候把狗男男们浇个遍!哈哈哈哈哈哈哈……”

 

卡妙有了兴趣,想了想那样荒唐而又闹腾的场面,一向喜爱恶作剧的卡妙心中久违地兴奋起来,和小鹿斑比聊了一下午,两人详细地制定了恶作剧的时间地点细节,最后两人约定光棍节晚上穿上死死团的袍子在酒吧后的空巷集合。

 

光棍节当天晚上等阿布罗狄和修罗都出门后,卡妙披上了去死去死团的黑袍子,只露两个眼睛在外面,上了街。起初卡妙担心这么穿太招摇,但是看到满大街都这么穿,有的还举着火把跟万圣节似的,卡妙也就放心了。

 

绕到了酒吧后面的巷子后,一个同样套着黑袍子的人已经在那里等了,卡妙只能看到他的眼睛,一双玫瑰红色的,非常漂亮的眼睛。

 

“……法兰西第一帅加米尼德?”

 

“……北欧小辣椒艾克修尼尔?”

 

“今夜的天空为何这么亮?”

 

“那是圣战之火在熊熊燃烧!”

 

“你的内心为何这么火热!”

 

“因为圣战之火永存我心!”

 

两个人很中二地对完暗号,隔着袍子热情击掌拥抱,然后两人偷偷从后门潜入了目标酒吧,酒吧里此时正是最热闹的时候,所有的人围着DJ举着酒杯又唱又跳,没人注意穿着黑袍偷偷溜入男厕所的二人。男厕所此时空无一人,因为大家都在大厅中央闹腾。两个人踮着脚试了半天,谁都够不着天花板的火灾报警器。

 

“你蹲下,我踩你肩膀。”北欧小辣椒命令道。

 

“凭什么!”卡妙简单目测了一下:“你比我高,应该你在下面!”

 

“玩火可是技术活!你知道如何让火苗恰到好处靠近报警器,我们又能在这短时间内恰到好处地脱身不被淋湿不被抓到……这要求很细致的眼力洞察力和动手能力!很难的懂吗?!”

 

好吧,我卡日天服了还不行吗?卡妙无奈蹲下让对方骑到自己肩膀上,然后扶着对方大腿站起来把他举了上去,唔……这个人的大腿,摸起来肌肉正好手感不错?不知道屁股手感如何……卡妙正走神,忽然刺耳的警报声响了起来。

 

“成了!”那人从卡妙肩膀上蹦了起来:“现在去看热闹吧!”

 

卡妙他们溜到了一个矮吧台后,此时大厅已经乱作一团,警铃大作,喷水龙头把所有客人浇了个遍,所有的人都尖叫着往外跑。

 

“如何?是不是有报仇的快感?”北欧小辣椒领着卡妙从酒吧后门溜了出来。

 

“是啊,心中总算舒畅了……”卡妙跟着走了出来,然后傻了,因为酒吧所有的客人应该都是从安全门或前门出来的,后门很窄不适合逃生,所以这个巷子应该是没人的,但此时他却看到被水淋成落汤鸡的撒加正在巷子里……脱衣服。

 

撒加一见到巷子里多了两个从酒吧出来穿着死死团黑袍的人,双眼立刻变成了血红色:“就是你们两个害得我销魂的夜生活泡汤的?!”

 

“不好!快逃!”卡妙拉着那个人的手就跑,光着上半身的撒加在后面追,好在在光棍节裸体狂奔很容易引起路人侧目,撒加的速度渐渐慢了下来,卡妙拉着那人跑了两条街就把撒加给甩了。

 

两个人停下来靠在墙角喘了半天,卡妙四处看看,这里居然离自己的公寓不远了,于是他对那人说:“我家就在前面那条街,到我家来坐坐吧?”

 

卡妙还是第一次带脸都没见过的陌生网友来公寓,卡妙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这么做,可能这个人身上有某种熟悉的感觉?进了家门后,卡妙把黑色头套一扯,回头问:“到家了,要来瓶啤酒吗?”

 

不过那人站在原地动也没动,只是盯着卡妙的脸看了半天,才迟疑地问了一句:“你是……卡妙?”

 

卡妙吃了一惊,搞了半天对方是认识的人?

 

“你是谁?”

 

“是我啊!你还记得我吗?”

 

对方摘掉了黑色头套,露出了一头火焰般红色的短发,看着他头发一侧扎的俏皮的小辫子,卡妙某些久远的记忆渐渐苏醒了。他想起了小时候那些调皮捣蛋上树下河的往事,每次恶作剧闯了祸被大人发现,他也是这样,拉着另一个孩子的手,嬉笑着奔跑着躲避大人们的追打……当躲过了追击,那个红发的孩子会哈哈笑着扑到他的怀里,两个人打闹成一团……那个孩子……叫什么来着?

 

“你……你是……苏兰特?”

 

“苏兰特你妹!”对方一记飞踹踢中卡妙,卡妙捂着肾蹲下。

 

“时……时间太久记不清啦!”

 

“哈!看来你还没把哥给忘了!”苏鲁特微笑着伸出手,把卡妙从地板上拉了起来,然后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好久没见了,真没想到能再次遇见你!”

 

卡妙也紧紧拥抱了他一下,没想到在这里会遇到十几年都不联系的儿时好友,让卡妙惊喜万分。两个人坐沙发上开开心心东拉西扯聊了起来,从回忆往事峥嵘岁月聊到后来怅然离别聊到现在欢聚重逢。过了半个多小时苏鲁特终于站了起来:“光顾着说话了,你家空调也太热了,说的口干舌燥的,你冰箱里有啤酒吗?”

 

“有的,你自己拿,帮我也拿一罐。”

 

苏鲁特走到冰箱跟前打开冰箱门,扑面而来的凉气让他惬意地眯起眼睛,他这才想起来身上还披着碍事的黑袍,赶紧脱了下来。

 

卡妙看着在冰箱前脱袍子的苏鲁特,苏鲁特先是把袍子掀到腰部,露出了包在紧实牛仔裤里的翘臀,形状大小都刚刚好,卡妙回忆了一下在酒吧摸这屁股的美好手感,忍不住吞了吞口水。接着苏鲁特把黑袍拽过了头顶,顺带自己上身的外套也被掀起了一点,露出了结实的小腹和性感的人鱼线,原本只是微渴的卡妙顿时口干舌燥。

 

苏鲁特脱掉黑袍后,从冰箱里拿出了一罐啤酒,打开后就迫不及待地灌到口中,边喝边拿了一罐向沙发走过来,走的时候一扭一扭,卡妙盯着他的屁股眼珠都不转了。

 

“喂!”苏鲁特踢了卡妙一脚,卡妙才回过神来,接过了苏鲁特递过来的啤酒,苏鲁特看着卡妙红着脸喝啤酒,忍不住嘲笑了他:“从小你就喜欢盯着男人屁股看,我那时就知道你是基佬,说了你还不信!”

 

“哼,你有什么资格说我!你不也是吗?”

 

“哦?谁说的?”

 

“看出来的,这种会扯到蛋的紧身裤只有基佬才会穿!”

 

“你才扯蛋!”苏鲁特扑了上去,在沙发上和卡妙扭打在一起,渐渐地原本互揍的二人不知什么时候拥吻在了一起,两个人疯狂啃咬着对方的嘴唇从沙发滚到了地毯上,直到他们吻得喘不过气来,卡妙才气喘吁吁地直起身来,压着苏鲁特迫不及待地解开他的裤子,手掌附在对方已经被撑得胀鼓鼓的内裤上,有技巧地搓揉起来,惹得苏鲁特咬着下嘴唇一阵难耐地低吟。

 

“等一下!”苏鲁特喘息着握住了卡妙的手腕:“我不要在地上做!”

 

也对,今天是卡妙人生中最美好的光棍节,正适合两情相悦的狗男男没羞没臊地滚床单,在这个好日子做点爱做的事却是在地板上似乎确实太不像话了!卡妙边想边抱着苏鲁特进了自己卧室,然后一脚踢上了卧室的门。

 

第二天早上,阿布罗狄回到公寓还是有些不爽,昨晚的派对狂欢被两个穿着去死团的家伙给打断,撒加追了那两人追了两条街也没追到,虽说后来两人还是去酒店开房度过了销魂一夜,但是阿布罗狄总觉得这个节过得很不完美……

 

阿布罗狄走到客厅沙发边,看到了掉在地上的两件去死团黑袍,他忽然明白了什么,气急败坏地冲到卡妙的房间打开了他的门:“卡妙!你这个……”

 

卡妙和苏鲁特被突然的开门声吓得从床上坐了起来,光溜溜的两个人与目瞪口呆的阿布罗狄大眼对小眼了半天,阿布罗狄先反应了过来,掏出口袋里的手机对着卡妙和苏鲁特咔嚓咔嚓拍了两张,然后转身离开。

 

卡妙见状连忙抓起被单围在腰上追了出去:“喂!你拍我的照片是要干嘛?!”

 

“你破坏了我的节日派对!我要把你的艳照放群里供大家围观!这样咱俩就两清了!”

 

“喂,别这样,我道歉,我错了!”

 

“不管用!我很生气!”

 

“那……我做一周的饭?”

 

“一个月!而且不许叫外卖!”

 

……

 

苏鲁特懒洋洋躺在床上继续补眠,丝毫不理会门外激烈的讨价还价,昨晚他被精力旺盛的卡妙折腾了一夜,现在他需要好好地补眠,对于苏鲁特来说,今年的光棍节是个久违的,充满了冒险、刺激、惊喜与整夜爱意的最充实的节日。

 

【完】


评论(12)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