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XON

放些瞎狗眼同人,无双诸葛诞为主,los&ss阿布罗狄为主。
以前的完结老文放在:http://pixiv.me/dixonfrost
欢迎同好交流。

【米路】我的别样人生(上)

这个文我在路尼生日前就在写,不过当时没有赶上庆生,虽然后来写的很顺利,但是元旦因为电脑坏了停了几天……等电脑修好后重新看这文,我觉得写得并不好,不能表达我心中所想,索性一狠心全删掉,重新写,也许以后看还是不满意,但至少现在看还是满意的?XD

修改还是很大的,一开始这文我是以路尼为主视角,但后我觉得这样有些事情交代不清楚,所以重写我换了米诺斯为主视角,感觉主视角米诺斯更逗比了呢!(喂)

这是SS+ND原著架空向恶搞文,原著背景应该发生在80年代,我将时间改到了现代(因为懒得查80年代欧美生活)。角色年龄我也进行了更改,米诺斯大概三十多岁,路尼是二十多岁研究生。角色很逗比,慎入哟XD

以及文中法律知识我都是看美剧看来的,我是真法盲,不许吐槽我orz

 

我的别样人生(上)

CP:米诺斯x路尼

 

我在昏睡中醒了过来,头顶是一片雪白的天花板,我迷迷糊糊看向床边,床边拉着蓝色的帘子,我的胳膊上正打着吊针,看来我是在医院里。我将视线调得更远了些,看到我的助手路尼正靠在床边的椅子上,闭着眼睛低着头,脑袋一点一点,正打着瞌睡。

 

我是怎么躺在医院的呢?我将视线重新固定在了白色的天花板,陷入了回忆。

 

我叫米诺斯,今年三十出头,作为本国最年轻的地区法官,今天早上我像往常一样上班,端坐在法庭的最上方,俯视着检察官和辩护律师口沫横飞唇枪舌剑,我感觉很没意思,就算我觉得被告有罪,也是一点用也没有,最后的裁决权在陪审团手里,我觉得我这法官只是维持法庭秩序的工具。

 

正觉得无聊,我的头忽然像被重击一样,剧烈地疼痛起来,一些古老的,陌生的记忆如潮水一般涌入了我的脑袋,我感觉头都要爆炸了,我摇摇晃晃站了起来,在众人惊愕的目光中惨叫一声晕了过去,我记得最后闭上眼之前,看到法庭乱成了一团,所有人都慌慌张张向我围了过来,我心中竟然有些得意,可能是第一次觉得我这个法官这么有存在感。

 

我现在想起来了,那些冲击着我的记忆还在我的脑子里,它们并不陌生,那些都是我自己的记忆,从神话时代开始,我作为冥界三巨头天贵星的全部记忆……所以,我是魔星觉醒了吗?但是情况又有点不同,我的冥衣没有穿在我的身上,哈迪斯城的大门也没有打开,我伸出手指,也没有肉眼看不见的傀儡线拆了这医院……

 

所以我只是记忆觉醒了?

 

我微小的动作惊醒了打着瞌睡的路尼,他见我醒了,激动地出门叫来了医生护士,医生进来扒拉着我的眼皮看了一会,又和路尼嘀咕了一会,就离开了。

 

路尼高兴地凑了过来,对我说:“米诺斯先生您总算醒了,医生检查过了,说你没有大碍,只是疲劳过度,休息几天就好了。“

 

哈?我?米诺斯?疲劳过度?说给你听你信吗?路尼?

 

路尼是个还在读书的法学研究生,我选择他做我的实习小助手,一来是因为他和我来自同一个国家,在这异国他乡有种老乡见老乡的惺惺相惜之感,二来是因为这小伙子长得英俊帅气赏心悦目,满足了我这颜控时刻的需求。而且他做了我的助手后,更证明了我的眼光不错,文件整理得清楚,行程安排合理,工作井井有条,我对路尼非常满意,渐渐地把日常穿衣饮食娱乐私生活安排统统都交给他管了。

 

“他是你的工作助手,你倒好,把人家当贴身管家使唤。”我的好友拉达曼迪斯曾为此吐槽过我:“也就路尼这孩子老实,受得了你做到现在,其他人早跑了。”

 

“就你会夸张,当初我招助手的时候多少学生乌央乌央地来报名!”

 

“噫……这么快就把之前那几个做了两星期不到就因为受不了你的懒癌辞职不干的小实习给忘干净了?”

 

我无法反驳,特别是现在,我孤零零躺在床上,只有路尼一个人守在我的病床边,更让我感到一个人在他乡闯荡的孤独感,更让我感慨世态炎凉和路尼的可贵。

 

“那些鬼平时跟我称兄道弟关键时刻一个都不来!我要报复他们!”我气呼呼地说。

 

路尼赶紧劝我:“你早上晕过去的时候同事们都来医院了,可医生不让进,是我劝他们先回去,我一个人在这等的。您可是昏睡了一天呢,现在都晚上了,我等一会儿通知他们,明天一早大家都会来看你的。”

 

我这才知道路尼在医院陪了我一整天,连忙劝他回家休息,说我一个人在医院没问题,他见我真的没什么大碍,又和护士交代了几句,才离开了医院,我也可以一个人躺在安静的病房里好好思考一下我现在的境况。

 

我只有千年来关于天贵星的记忆苏醒了,我的力量并没有回来,似乎其他冥斗士也没有觉醒的样子,以前从来没有出现过这种情况,那么估计是冥界魔星的封印那里出了什么差错?想来我们的封印现在在中国,被一个活了两百多年的老不死的圣斗士看着,想必是老年痴呆了犯了什么浑,导致我这里出了岔子……

 

姥姥的圣斗士,看个封印都看不好!你说你们能干啥!我心中暗骂,内心充满了对这一次圣战的美好憧憬。

 

但是圣战还没有到来,我的力量也依旧被封印着,我还是得以普通人的身份继续活着,直到真正的魔星觉醒的那一刻,也就是说,我作为普通人的时间越来越短了……

 

因为时间不多了,我忽然对自己作为一个普通人的人生有了紧迫感,主要是针对我那个小助手路尼。老实说当初把路尼留在身边我是有私心的,留着这么好看的小实习,我的目的自然是想泡他,本来嘛我觉得自己还年轻时间还充裕我还可以慢慢泡,但是现在情况不同了,说不定哪天我魔星觉醒了,我将会努力辅佐哈迪斯大人,将这个世界变成死者的国度,到那时路尼就和所有的人类一样,变成亡魂,接受神的制裁……

 

现在作为一个普通的人类,我喜欢同样是普通人的路尼,我要抓紧这可能为数不多的时间,抓紧时间耍流氓……不!我是说……抓紧时间开始我风流的人生!泡到路尼!事不宜迟!现在就行动!……但仔细想想路尼陪了我一天现在应该在家休息了,要不……还是明天吧……我闭上眼睛沉沉睡了过去。

 

第二天一早,我梳洗完毕打扮一新,不顾医生护士的阻拦,拿好随身用品就直接打车去了路尼家,到了路尼的公寓楼下,正好遇到他出门,看到我来了,他愣了一下,急忙跑了过来:“米诺斯先生,我正要去找你呢!医院来电话说你擅自出院,你没事吗?”

 

“我一点毛病也没有,你用不着担心!”我扶着路尼的双肩,真诚地看着他漂亮的眼睛:“路尼你听我说,我有很重要的话要对你说!”

 

路尼听我这么说身子一僵,整个人都紧张起来:“什么事那么重要不能在电话里说?”

 

“这种事当然不能在电话里说!“我潇洒地一甩脑袋,让自己炽热的视线不被额发挡住,然后我直视路尼的双眼,大声喊道:“路尼!我喜欢你!和我约会吧!”

 

路尼听完先是一愣,然后伸出手想摸我的额头,我华丽地一扭头躲过了他伸过来的爪子。

 

“我没发烧!我说的每一句话都发自真心!”我吼道。

 

“可是……怎么这么突然……”

 

“因为经历了昨天在死亡线上的挣扎,我忽然意识到人生苦短,说不定哪天人就没了……有些心里话不快点说出来我会后悔终生!”

 

路尼笑了出来:“米诺斯先生你也太夸张了,别说的像快死了似的,医生说了你这是小毛病休息一下就好……”

 

“不管原因如何,反正我把心意都对你说了!我想听听你的答案,路尼!”

 

路尼的表情颇犹豫:“这我得……考虑一下……”

 

“考虑?”我一听就不高兴了,我这事业有成,英俊潇洒,身材性感,人见人爱的钻石王老五,和我交往还需要考虑?

 

“米诺斯先生你别误会,我并非对你有什么意见,相反我一直很崇敬你,我一直希望成为像你这样了不起的法学人士,才留在你身边学习,你是个好上司,好同事,好朋友,但是……我只是……我不能确定你是不是个好恋人?“

 

“这简单啊,和我约会吧!”我对路尼说:“正好,我也需要更好地了解路尼。”

 

“哎?现在吗?”路尼有些慌乱:“我什么都没准备……”

 

路尼这算是半答应了,我总算松了口气,:“不急不急,下午也行,反正今天周末,你想去哪里玩?”

 

“我?那要不……看电影吧?”

 

就这样我和路尼约好傍晚一起吃个晚饭,然后看电影,下午路尼穿了一身休闲装来见我,样子很紧张,让我想起了第一次见到他,他也是这样,整个人都慌慌张张的,一点没有后来精明干练的样子,于是我笑着让路尼放松别紧张,自己挑喜欢的电影看。只是我没想到晚上路尼会挑小成本恐怖片,我本来以为他会选择更流行些的片子,不过也好,恐怖片嘛,看害怕了两个人偎依在一起,可以增加肌肤的近距离交流,顺便吃个豆腐……

 

豆腐最终没吃成,我早该想到,路尼既然选择恐怖片,说明他根本不怕这个,看到画面上各种肢体分解血肉飞溅时,连我都忍不住扭过脸去,却看到在电影屏幕微弱光线的映照下,路尼脸上露出了邪恶的笑容。

 

……艾玛我好像看到了这温顺谦逊小实习黑暗的另一面!

 

“其实我上大学时差点就报了法医学,当时也读了不少这方面的书。”事后路尼解释:“所以这种画面对我来说太假了,看着好好玩……”

 

把这种血腥恐怖片当搞笑片看!你也算古今第一人!不过也算是是知道了路尼的小小爱好,今天看电影并非没有收获!

 

路过一家酒吧时,路尼建议进去玩玩,我就跟着进去了,此时酒吧里挤满了人,大家都在看吧台屏幕上的银河擂台赛。银河擂台赛是由日本城户集团的富二代继承人纱织小姐举办的由青铜圣斗士参加的对抗性肉搏比赛,每周采用淘汰制,最后的赢家可以获得黄金圣衣。

 

这是神秘的圣域组织第一次在世人面前公开比赛,吸引了全球的瞩目,比赛的各种赌资也一再攀升,成了人们茶余饭后闲聊的话题,以前我对这种比赛也只是没事了看看,并无多大兴趣。不过现在不一样了,因为记忆的复苏,我知道这些参赛者是注定要与我决一死战的敌人。当然这些青铜小鬼我并不放在眼里,所以对这种看起来像小孩子过家家的比赛也没了兴致。

 

“你好像对这个兴趣不大?”路尼兴奋地问道:“我还下注了呢,虽然不多……不过赢了的话三个月的房租就解决了。”

 

“没钱租房子可以住到我家里。”我趁机邀请。

 

“第一次约会就要同居?太快了吧?”路尼笑道,忽然表情就变了,伴随着酒吧内此起彼伏的惊呼,大家的视线都放在了大屏幕上,前面播了些什么我没看到,就看到屏幕上的比赛会场也是一片混乱,现场播报员慌慌张张说着什么,大意是因为黑暗圣斗士抢走了黄金圣衣,比赛被迫中断巴拉巴拉……

 

“中断?”路尼欲哭无泪:“我的钱怎么办?”

 

果然是像小丑演出般的闹剧,圣域也堕落了啊……我不屑一顾,再度勾搭路尼和我同居未果,两个人各怀心事离开了酒吧。

 

“其实我并不喜欢圣斗士。“输了钱的路尼一脸不高兴:”让一群十几岁的孩子为了莫名其妙的目的打得头破血流,一看就是恐怖邪教组织,应该尽早取缔才对!“

 

“对对没错!其实不瞒你说,我就是将来要对抗圣斗士这一邪教组织的正义小伙伴!”我得意地露出了安利的面孔:“旁友,听说过冥斗士吗?”

 

“哎?”

 

我见路尼一脸困惑,就耐心地一路和他讲解从神话时代起哈迪斯与雅典娜的恩怨,冥斗士与圣斗士的圣战,以及魔星觉醒的原理巴拉巴拉……直说的我口干舌燥,路尼就默默走在我的边上静静地听,等到我说完,才感慨:

 

“想不到你还会写幻想小说!”

 

好嘛,费那么多口水说这么一大通,结果你丫根本不信!

 

路尼继续发表感想:“你的故事很有趣,但是故事里的主角所追随的冥王大人,想要把人类生存的世界变成死之国度……怎么听都不像是正义的小伙伴嘛!”

 

“这么理解就错了,路尼。对于冥斗士来说,只有人死了,才能给予他真正公平的制裁,所有的亡魂都会来到冥界的法庭,冥神的审判将是绝对公正的!”

 

路尼似乎听出了什么,他放慢了脚步,疑惑地问我:“米诺斯先生是觉得,现在的法庭无法给罪人公正吗?”

 

“是的,陪审团也是普通人类,他们太容易被狡猾的律师左右思想,除去这些,我们的法律制定本身也有很大的漏洞,太容易让罪人钻空子逃脱制裁。”

 

“你说的没错,我们的法律不完美,可我觉得不该把公正的希望寄托给虚无缥缈的神,而是应该尽自己的努力改变现状。”

 

路尼不明白,只要是人那总有弱点,神才是完美的,神的制裁也是绝对正确的,好在他把我说的当做幻想小说,也没有和我过多的争论,走到路尼的公寓后,我和他道了别,结束了第一次约会。

【未完待续】

评论(15)

热度(21)

  1. 冬葵子DIXON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