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XON

放些瞎狗眼同人,无双诸葛诞为主,los&ss阿布罗狄为主。
以前的完结老文放在:http://pixiv.me/dixonfrost
欢迎同好交流。

(ss黄金魂)恶作剧之神【艾俄洛斯x安德烈亚斯】(上)

黄金魂同人,现代欢乐背景,与原著无关。

CP:艾俄洛斯x安德烈亚斯,剧情后面会有其他cp路过,我会尽量标明


恶作剧之神【艾俄洛斯x安德烈亚斯】

(上)


艾俄洛斯在见到那个男人之前,他一直以为自己是喜欢女人的。


那天是艾俄洛斯所在城市的橄榄球队拿了冠军,看样子兴奋的球迷们会从傍晚一直狂欢到深夜。艾俄洛斯作为一个重案组警员本不该出现在维持秩序的队伍里,不过各个片区的警察都有以各种奇葩理由请假看球的,造成人手严重不足,好心的艾俄洛斯主动加班帮着维持秩序,其实主要也就是跟着游行队伍避免人群有过激行为,然后艾俄洛斯就看到了他。


他是个穿着体面留着长发的漂亮男人,从他戴的价格不菲的手表来看他应该是个混迹于上流社会的男人,在疯狂的游行队伍里,这个男人举止优雅不慌不忙,和整个欢乐的气氛都格格不入,所以艾俄洛斯才会一眼注意到他,然后傻愣愣看了半天。


可能自己的视线过于明目张胆,那个男人很快注意到了艾俄洛斯,艾俄洛斯太慌乱了,以至于他已经记不得当时是谁先和谁搭讪的,聊了些什么,等艾俄洛斯回过神来,两人已经脱光了倒在宾馆床上如胶似漆地滚在了一起。那个男人大概看出艾俄洛斯在和男人做这种事方面经验是零,所以整个过程都相当主动,对方花样百出的前戏让艾俄洛斯觉得自己像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好在艾俄洛斯悟性不错,很快就能把对方压床上自己动手丰衣足食了。


艾俄洛斯对自己其实是个基佬的认知也非常快,艾俄洛斯觉得无所谓,自己喜欢这个陌生的男人,不管他是男人还是女人,艾俄洛斯都很喜欢他,喜欢到第二天向他求婚都可以!……不……还是先问了他的名字再慢慢来吧……艾俄洛斯搂着那个男人做着美梦睡去,然后第二天早上醒来,发现自己光着身子躺在床上,只有关键部位盖了个毯子,双手被自己的手铐铐在床上,枕边的美人已经不翼而飞了。


那是个骗子?!我居然没看出来?!英明神武的我居然被嫖了?!艾俄洛斯震惊了。


很快有人开门进来了,宾馆的服务生开门见到眼前的情景先是吓了一跳,然后仿佛见怪不怪般地淡定掏出手机问艾俄洛斯:“先生需要报警吗?”


这时候说我就是警察似乎不太好?艾俄洛斯让服务生帮忙拨了弟弟的号码,然后在电话里简要地告诉他情况紧急啥也别问带上剪手铐的剪子速速赶来!然后请服务生帮自己盖上被子躺床上心情复杂地傻等。


等了几十分钟又传来了开门声,当服务生领着那个人进来时,艾俄洛斯恨不得一头撞死,因为进来的人不是他期盼已久的弟弟,而是在工作上总和自己找麻烦的检察官撒加……艾俄洛斯只恨自己现在被铐住了不能寻死。


等服务生出去关上了房门,撒加开始很没形象地大笑,因为笑得太用力撒加站都站不稳了,只好锤着墙继续笑,笑得眼泪都流出来了。


笑吧笑吧笑死才好呢!艾俄洛斯恶狠狠的想。


“哎哟妈呀,你可害死我了差点笑断气!“撒加边抹眼泪边说。


那你为啥还没断气?!


看撒加掏出了手机对准了自己,艾俄洛斯急了:”撒加你这混蛋!你要是敢拍下来发朋友圈!我今生今世都跟你没完!!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


艾俄洛斯很少赌咒杀人,说明艾俄洛斯真发飙了。觉得没趣的撒加也不逗他了,收起手机从公文包里掏出了大剪子帮艾俄洛斯剪手铐。


”怎么是你来的?我弟艾欧里亚呢?“艾俄洛斯问。


”你打电话的时候艾欧里亚正跟我交接案情,接了电话我看他变颜变色急着要走,就知道不对。我把他堵门口连哄带吓唬那小子就全招了,我就知道有好戏看就把他扔警局自己过来了,啊!没想到是如此精彩的好戏啊!大名鼎鼎正义的小伙伴艾俄洛斯玩一夜情被仙人跳啊!不枉我千里迢迢赶来啊!哇哈哈哈哈哈!“


……那么笨的弟弟留着有何用?!剁了喂猪算了!艾俄洛斯悲愤地想。


咔嚓一声,撒加终于剪断了手铐,艾俄洛斯披着毯子把自己一围,就跳下床开始狼狈地翻找自己的衣物,扒拉了好一阵子,艾俄洛斯脸色惨白地抬起头,嘴唇颤抖地说:“没……没了……”


“嗯?你带了很多钱?”


“钱包还在,我的警徽和配枪……全没了!”


丢了警徽和配枪可是大事,万一对方拿这个做了大案,艾俄洛斯可能一辈子就毁在这事上了。撒加知道这事闹大了,赶紧催促艾俄洛斯穿好衣服,打电话通知警局过来勘测现场,然后载着艾俄洛斯开车回警局汇报情况。


艾俄洛斯把案情向自己的顶头上司做了汇报,做完汇报后他低着脑袋等着重案组队长史昂的教训,但等了一会,迎来的却是史昂略带八卦的询问:“你是说……那个对你仙人跳的骗子……是个男的?”


卧槽!这是重点吗?!这是重点吗?!


“他没告诉你他的名字?”


“没有……我准备第二天问他来着……”艾俄洛斯沮丧地说。


见艾俄洛斯脸涨得通红,史昂收起了八卦之心,严肃地对他说:“出了这种事按照规定你必须被停职,你的警徽和配枪资料我会发给各个部门,他们会继续调查你的案子,最近你就呆在家里不许出城,不许过问案子,案件进展会有内务部的人找你沟通。你马上去技术检验部门留下血样让他们化验,再去电脑技术部让他们帮疑犯画像……下午内务部应该会来找你问话,他们说话可不会好听,你要有心理准备。”


这些流程艾俄洛斯也明白,现在只好听从安排让别的部门先勘察了,去检验部门抽了血后,他来到了电脑技术部门,当技术部的阿布罗狄看到是艾俄洛斯进了房间,招呼都没打就把头抵着,肩膀一抽一抽像是在忍着什么。


哎……你想笑倒是笑出来啊……你这样憋出毛病来了到时候算我头上吗?……艾俄洛斯大大叹了口气,想来估计是撒加迫不及待向阿布罗狄通风报信的,艾俄洛斯忍不住在内心对撒加比了个中指。


等阿布罗狄憋差不多了,总算让艾俄洛斯坐下在电脑上拼接嫌疑人的长相,阿布罗狄调出了五官数据库,艾俄洛斯一边回忆一边把那个男人的长相,他的眼睛,眉毛,嘴唇……以及,美好的触感……艾俄洛斯边红着脸边拼凑着脑海中男人的脸边思考,那个人,举手投足都透着优雅的气质,怎么会是骗子小偷?还是说现在的骗子已经伪装得那么好了?艾俄洛斯想不通。


“好了!就是他!”艾俄洛斯看着阿布罗狄电脑上拼好的脸,松了口气,电脑合成出的脸和自己记忆里差了些高雅和顽皮的神韵,不过脸好歹是差不多了。


阿布罗狄将电脑合成的人脸打印了出来,拿在手里眯着眼放远了看:“哈,想不到你喜欢这一型?”


“……干嘛,质疑我的审美?”


“不是啊,主要之前我们也见过你交往的女孩子,都是那种长头发幼齿型东方姑娘,大家背地里都议论你是不是萝莉控。”阿布罗狄靠过来压低声音对艾俄洛斯说:“其实史昂队长一直挺担心你这取向问题的,有几次还悄悄让我帮忙查阅那些姑娘的身份资料是不是真的满18岁了怕你犯罪……现在看你看上了一个健康的成年男性,想必史昂队长也能放心了……”


……为啥我是个基佬他老人就放心了!这都什么逻辑!累了一上午的艾俄洛斯此时感觉更脱力了。


看出了艾俄洛斯的疲倦,阿布罗狄对他说:“画像我会放进系统进行搜索,你先回去休息吧,下午内务部恐怕还要找你问话,去吧。”


艾俄洛斯没有回家,甚至没胃口吃午饭,好在内务部的电话来得很快,艾俄洛斯回到警局等着内务部的问话。


内务部负责本案的是修罗和卡妙,在昏暗的小黑屋里,看着对面坐着的犹如从冰柜里冻出来的两张面无表情的人脸,艾俄洛斯整个人都清醒了。


“如果觉得我们问话不合理,你可以为自己请个工会律师。”卡妙说。


“不用,你问吧。”艾俄洛斯摆摆手,反正撒加那大嘴巴估计把这破事传遍全局了,在这件事上自己没什么好隐瞒的。


于是修罗按下了手边仪器的录音键,艾俄洛斯向他们讲述了从昨晚开始发生在自己身上围绕着那个男人的所有事,期间修罗也打断艾俄洛斯问了些更详细的问题,艾俄洛斯也一一做答了。


卡妙一直在纸上记录着些什么,等艾俄洛斯说完,他问道:“你遇到嫌疑人是在你的执勤时间,那么后来你们去酒店呢?”


“是过了执勤时间的,不信你可以问酒店的服务人员。”


“这个我们会确认的。”卡妙的回答不带丝毫感情,让艾俄罗斯猜不透他们已经掌握了多少证据。


“执勤时间结束,为何不收好警徽和配枪?”卡妙继续问道。


哪有时间啊精虫上脑就想着和美人上床了!艾俄洛斯懊恼地说:“没时间……”。


虽说警察手册规定执勤结束必须收好随身枪支,可因为太麻烦所以几乎没人遵守,大多随身带着到处乱晃,真到出事了才会有内务部来查。艾俄洛斯知道自己违反配枪规定这条是躲不掉了,只能祈祷那把枪别再惹出别的大乱子。


”你们入住的酒店是你选的还是他选的?“修罗问道。


”他选的,因为是当时离我们最近的酒店,他就选了那里。“


“在酒店里有吃什么食物吗?”


“没有,就喝了一小杯酒……他也喝了的。”


修罗翻了翻手里的卷宗,看了一会告诉艾俄洛斯:“根据技术部的报告,你的血液有轻微安眠药含量……你还记得你喝下酒后多久入睡的吗?”


我擦我居然被下药了?难怪睡那么沉手被拷上东西被偷都没感觉……但我喝完酒后和那个人在床上做完了全套还附加两次……确定下的是安眠药不是春药?!艾俄洛斯心虚地说:“大概……一个多小时吧……”


修罗又从卷宗中翻出了一张照片递给了艾俄洛斯:“认识这个人吗?“


艾俄洛斯接过照片,一下子激动了,这就是昨天那个对我骗枪又骗色的色狼!这不是电脑合成照是真正的照片!局里效率啊这么快就找到了!”没错!就是他!“


”仔细看看,你确定?”


“不用看了,我确定,就是他!”


谁知卡妙很干脆地回答:“那不可能!”


艾俄洛斯瞬间感觉自己坠入了绝对零度:“为……为什么不可能!明明就是他啊!”


“知道阿斯加德保安公司吗?”卡妙问。


阿斯加德保安公司,据说拥有全国最出色的军事电脑技术,有庞大的私人雇佣兵和离职警员能派往世界各地,之前刚签了10亿的政府合同,是本市的纳税大户……不过这和这个案子有什么关系?


卡妙指着照片中的男人对我说:”这个人是阿斯加德保安公司的总裁,叫安德烈亚斯。“


艾俄洛斯明白了卡妙说的不可能是什么意思,一个身价如此之高的大公司总裁,犯得着冒险干这种下三滥的仙人跳吗?可是……照片上的确是这个男人啊?


修罗紧接着从文件夹里掏出了其他证据,一一摆给艾俄洛斯看:”干这事的是行家,酒店房间被清理过,没留下他人指纹和DNA,嫌疑人每次都恰到好处站在你身后,导致酒店监控拍不到他的脸,我们把安德烈亚斯的照片给酒店服务人员,他们都无法指认。至于安德烈亚斯那边,我们也派了人去问话了,他昨天的不在场证据很完美,公司的秘书、其他员工和司机都说他晚上在办公室直到9点以后才离开,安德烈亚斯以前当过兵,所以数据库有他的照片指纹和DNA,所以技术部能这么快搜索到他。但我们这里没有证据,法官不会同意调用这个数据,何况就算调用了我们也无法比对,一旦对方律师发现我们没搜查证随意调用他的DNA资料,我们会被对方投诉,这个证据也会彻底作废。“


案子进入了死胡同,对方是个犯罪天才,没留下任何证据,唯一的嫌疑人来头很大,艾俄洛斯也能理解为何内务部会不相信自己的说辞,也许他们甚至怀疑那些经历是艾俄洛斯被下了药后看错了或是产生了幻觉。修罗和卡妙又盘问了一些关于案情的问题,最后又公式性的警告艾俄洛斯不许插手案件以及最近老实呆在家里不许出城后,就放艾俄洛斯回家了。


艾俄洛斯心里很乱,迷迷糊糊回到家后,他在脑海中将现有的线索整理了一下,却无法理清楚,疑犯毫无疑问就是安德烈亚斯,可是证据和动机都不明,重案组那边估计也和艾俄洛斯一样,一个头两个大。


艾俄洛斯下定决心,明天他无论如何也要见见安德烈亚斯,用自己的双眼确认是不是看错了。虽然内务部警告艾俄洛斯不要插手这个案子,但自己警徽都没了,又在停职期间,就不以警察身份,以私人名义去会会他,看这家伙当着自己的面还能不能装无辜!


打定了主意后,艾俄洛斯依旧不能入睡,在床上翻来翻去就这么一直瞪着眼睛翻到了天亮。


【未完待续】


评论(2)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