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XON

放些瞎狗眼同人,无双诸葛诞为主,los&ss阿布罗狄为主。
以前的完结老文放在:http://pixiv.me/dixonfrost
欢迎同好交流。

【FGO】《追忆》(上)

灵感来自fgo印度兄弟的体验关卡,本来我挺期待体验关卡的,毕竟之前师匠的体验关卡辣么长~~~~结果……神特么那么短!神特么到最后都没恢复记忆!神特么迦尔纳没剧情!orz


虽然剧情很短不过瘾,但好歹逼格还是够的,于是由此脑补了阿周那失忆后为了找回记忆的故事。


本文是个阿周那主视角的欢乐向的恶搞文,不长,阿周那是个闷骚吐槽役XD


CP:迦尔纳x阿周那,欢乐向,fgo游戏背景,原著无关,人物形象崩坏,注意避雷。




《追忆》(上)




我是谁?


我在哪?


我准备揍谁?


谁又惦记着揍我?


站在暴风雨中摇晃的大船上,我思考着这样的人生哲学问题。




理论上我应该是什么人召唤出来的什么英灵,但我完全不记得御主是谁以及我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我不应该去参加圣杯战争吗?无所事事的我在船上乱晃,看到一个少年正在船上睡大觉,看样子似乎是哪个御主,不过在这么大暴风雨中还能睡得着,该说是缺心眼呢还是缺心眼呢还是缺心眼呢?


我戳醒了这个少年,他看到我有些吃惊但似乎并不慌张,他自我介绍说他叫藤丸立香,听他的意思说的是在传送过程中出了故障来到这里,和自己的英灵走散了,反正也没事干脆在这里边睡边等……


正聊着他的英灵就来找他了,是个罕见的亚从者,当他们问起我的来历时,我只能遗憾地告诉他们我失去了记忆,也不知道为何会在这里。


“不过我应该是个archer。”我举了举手里的大弓:“看,这是我的武器。”


名叫玛修的亚从者摇了摇头:“那可不一定,我们那里可是有用剑的archer,用棒的archer,以及把财宝乱扔的archer,你拿着弓可不一定是archer啊!”


……所以说这世上有很多败坏我们archer名声的怪人吗?


“但是他不仅拿弓,还失忆了呢!”藤丸对玛修说:“脸这么黑还失忆,那一定是archer!”


“你说的也有道理……”


……像我这么倒霉的原来不止一个吗?!


”哼,拿弓的archer,已经无所事事到这种地步吗?“一个声音打断了我的胡思乱想。


”是谁?!“我们三个一起回过头,做出了备战姿势。


一个身穿很容易卡到裆的金甲,皮肤白得曝光过度的银发男人飘在半空中立在我们面前,我明明不认识他,却条件反射一箭射了过去,被轻易地躲了过去。


”真是粗暴的一箭,这就是你的本性?如果你的实力只是如此,建议你还是从头开始学比较好?“


……我受不了这个中二了!我怒从心头起再次弯弓搭箭,一旁的玛修连忙制止了我:”不要冲动!虽然不知道对方是谁,但未必是敌人!“


这倒也是,看样子对方认识我,这要是一不小心射死了我不就不知道我是谁了?于是我放下武器问道:”……你认识我?“


”居然忘记我了……真让火大……算了,就算告诉你,你也一定不会接受事实,继续这么自暴自弃下去……“


……这种不好好跟人说话的中二病还是一箭射死算了!


“你过去的一切,最终还是要靠你自己找回,你只要记住,无论如何,我的命运最终也会和你纠缠在一起!”说完这货就消失了……


怎么留下这么莫名其妙的话就消失了!好歹说一下我的名字啊!还有你到底是谁啊!


“真是个奇怪的家伙。”藤丸摇摇头,对我说:“天已经晴了,我们和迦勒底的通讯也恢复了,你……要不要和我们一起走?”


“不用了。”我谢绝了他的好意:“看样子只有那个人知道我的过去,我还是留在这里等他吧,不管对方是朋友和敌人,也该在这里做个了结。”


“好吧,等我们忙完手头的事情,会回来这里找你,你注意安全。”




现在晴空万里,我一个人躺船舱里的床上继续思考着我是谁这个讳莫高深问题。我大概能感觉到,我的身体里似乎存在着两个灵魂,我给他们起名叫小白和小黑。


总的来说我的灵魂由小白做主导,也就是我的本体,但我还是能感觉到灵魂深处小黑的存在,在我内心阴暗的角落里蠢蠢欲动,特别是当那个奇怪的男人出现后,我能感觉到小黑几乎要主宰我的身体了,那时我表面上装着镇静,内心却很惶恐,不知道当这个黑完全支配我的意志时,我会变成什么样子?我现在失去记忆,和这个黑有关系吗?


至于那个白毛的怪人,见到他时,心中涌起的那种……似乎很激烈但又很模糊的……说不上来的感觉,到底意味着什么?


时间流逝得很快,这艘船在海上不知漂了多久,并没等来那个怪人,却等来了办完事的藤丸和玛修,见我还在这里无所事事,他再次对我发出邀请:


“我们迦勒底是有医生的,说不定能治好你。而且还有其他英灵,也许会有认识你的人呢?”


想想反正在这干等着也没事做,不如去碰碰运气?


”好吧,只要你还能把我送回来。“




迦勒底是个守护人类历史的机构,但因为一次爆炸事故使人类历史有终结的危险。现在藤丸他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修正历史。这里还住着他们在冒险中召唤或结识的英灵,这些英灵在迦勒底完全没有紧张感地轮流做饭干活筹备节日有事没事出去捣乱给御主添麻烦,完全没有世界末日来临的感觉。


迦勒底的医生说我的莫名出现和失忆与特异点无关,他们只是纯粹出于好心才收留了我。不过这个医生看上去很不靠谱,对着我研究了半天,最后说经过他初步判断我是因为撞击而失忆的,所以对着我脑袋来一锤子有助于恢复记忆,还好被藤丸制止了。


”医生别闹了,还是正经点帮他想起他的身份吧!”藤丸看着我上下打量了一番:“嗯,你的穿着打扮有点像中东,波斯,印度那种风格的……但是具体什么时代还得……”


“也可能是中国风,你穿的款式有点像开叉式中国旗袍!”医生提醒道。


“医生行行好!他长得哪里像中国人了!而且哪里有旗袍开叉到腋下的啊!嗯,话说回来……说到印度呢,我们这里倒是有个英灵,听他说他以前和印度的英灵对决过,要不要去问问他?”


和印度英灵对决过的英灵叫齐格飞,他一见到我就不停摇头:“不不不,不是你,我认识的那个人一头反地心引力白毛,眼睛下面画着很中二的油彩,穿着金甲背后有一团奇怪的红毛,而且他长得可白了才没你这么黑!”


哇!真没想到居然真在这里找到线索了!




“那个男人叫迦尔纳,是印度史诗里的大英雄,他是主动来找你的?那你应该也是印度的英灵,你不记得了?”齐格飞问我。


我摇了摇头,我想不起来迦尔纳是什么人。


“其实我对他也不算很熟悉,可能帮不了你,不过我和他战斗的时候,他有提到一个名字:阿周那。对他而言可能是很重要的人,但我估计那个人不是你,因为迦尔纳一直说我和阿周那挺像的,但我俩一点也不像。”


这倒也是,我和齐格飞长得一点也不像。


我又问了齐格飞一些问题,可惜他也没给我很多更多的线索,倒是对那个迦尔纳赞赏有加,我觉得并没有什么帮助,就先离开了。




医生很贴心地在迦勒底给我准备了一个临时的房间,我独自呆在房间里,拨弄着那些复杂的仪器想查看齐格飞说的那部史诗,搜到后我吓了一跳,这么长!这么厚!一个月也看不完啊!


我又继续搜索,找到了一个奇怪的文章叫做《一小时看完摩诃婆罗多》,应该是简单地描述那部超长史诗的帖子,感觉这个文章比较适合我,我就趴在屏幕前认认真真看完了这个论坛大长帖。


一小时后,看完这个帖子的我由衷地感慨:这个迦尔纳!就是个倒霉蛋嘛!倒霉成这样简直世间罕见哪!那么他性格扭曲到现在这么中二就可以理解了!我不由得对他有了一丝小小的同情。


可惜我还是不能分析出我究竟是谁,于是我采用了排除法,把不用弓的英雄去掉,把长得不够帅的去掉,把齐格飞说的那个阿周那去掉,然后剩下来和迦尔纳有关系的就是……


“我是毗湿摩,迦尔纳的曾伯父!”我得出了结论。

【未完】


ps:另一个黑皮还玩失忆的弓是红A,这个梗应该都知道吧?XD

评论(20)

热度(1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