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XON

放些瞎狗眼同人,无双诸葛诞为主,los&ss阿布罗狄为主。
以前的完结老文放在:http://pixiv.me/dixonfrost
欢迎同好交流。

【FGO腐向恶搞文】不穿紧身衣的请退群9-11(CP枪团/ABO设定)

前天被小宫老师那美好的印度兄弟构图给炸出来填坑了,虽然这两天重感冒我睡得早,但我实在想写,这一章里出现的印度兄弟的回忆场景就是根据那张图写的,虽然只用了几笔描写,但我内心其实在开车【x】


请各位同好先阅读下注意事项,方便避雷!

背景:FGO背景的半架空现代文设定,全员吐槽恶搞,腐向,人物性格OOC,角色名字全部统一采用国服fgo翻译。

设定:ABO设定,不生子,有私人二设,请注意。

CP:20岁的外甥迪尔姆德(A) X 30多岁的舅舅芬恩(O),副cp有迦尔纳x阿周那,齐格飞x大公,副cp只是推动剧情,不会有肉什么的。


不穿紧身衣的请退群

上一章


(9)

 

等芬恩和迪尔姆德传送回俱乐部整理好素材后,正好弗拉德三世召集他们开会:“魔术协会的新公告来了,下周会有新活动!”

 

大家一下子神经紧绷起来,库丘林抢先问:“是一般活动还是无限池活动?”

 

“就是一般的迎接情人节的活动。”

 

众人顿时松了口气。

 

“无限池活动是什么?那么可怕吗?”迪尔姆德好奇了。

 

“魔术协会每年会在特殊的时间开活动,每次活动都有奖池,各大俱乐部基本都是通过活动来加强储备锻炼战力,其中奖励最丰厚的,就是所谓无限池活动。”芬恩对迪尔姆德解释:“但同时,丰厚的奖励付出的代价也是巨大的,因为有无限的奖品可以兑换,想要拉开和其他俱乐部的战力差距,就要比谁的无限池刷的多,每次开这种活动,我们都天天加班没日没夜地刷,那阵子感觉肝都虚了不少……”

 

“对,每次肝无限池活动我都觉得我快变英式秃顶了。”

 

“嗯,腰酸背痛眼抽筋……”

 

“快成仙了。”

 

迪尔姆德被吓得不轻,弗拉德三世制止了他们继续吓唬新人:“别吓他了,无限池活动再肝一年也就两三次,先着眼眼前活动,这次活动虽然不难,但时间紧要在情人节之前结束,只有一个礼拜,想拿到全部奖励还是要加班的。”

 

“那这次活动我们这里是谁值班?“迦尔纳问。

 

每次活动魔术师协会会指派每个俱乐部的一个成员在活动中值班,和其他没参加圣杯争夺战的战士一起作为敌方boss登场。弗拉德三世看了看手里的平板电脑:“这次活动值班的是迪尔姆德……“

 

“什么?!“迪尔姆德还没反应过来,芬恩先蹦起来了:”他还是新人啊,怎么让他值班?

 

弗拉德三世继续看平板电脑:“魔术协会说他的经历很符合情人节危险的氛围才选他的。“

 

“……危险的氛围?你有什么经历“芬恩怀疑地回头看迪尔姆德,迪尔姆德摊开双手表示自己也是一头雾水。

 

“有空在这抗议不如给新人补课,前阵子不是你说要带他的吗?“弗拉德三世同时安慰迪尔姆德:”值班没什么好怕的,基本就是挨揍就行了。“

 

迪尔姆德更怕了。

 

 

(10)

 

“从今天起到活动开始前我要给你特训!“

 

下班后,芬恩领着迪尔姆德传送到了虚拟训练场,对他说:“虽说去值班基本就是挨揍的,但是也要有骑士精神堂堂正正迎战每一个敌人!不能丢了我们枪兵的面子!不把对面恶心死决不罢休!“

 

“了解!“

 

“那么……“芬恩举起了枪:”我先试试你的本事!“

 

起初只是简单的比试,但打着打着两个人都认真起来,一次又一次的见招拆招,两个人打得汗水流了一地却也没分出胜负,直到迪尔姆德露出了破绽,芬恩抓住机会一把挑开了对方的枪,迪尔姆德一瞬间失去了平衡摔倒在地,芬恩趁机骑在了迪尔姆德身上,枪尖对准了迪尔姆德的脖子。

 

“我赢了!你还是太嫩!“芬恩说。

 

芬恩丝毫没觉得自己此时的姿势非常的不妥,迪尔姆德却难受极了,他现在和芬恩的身体紧密连着只隔着层紧身衣布料,他临走前是不是忘了服用隔断剂了?那擦枪走火般的信息素气味似乎一点点漏了出来,似乎是某种……在家乡的高山上才有的熟悉的味道……迪尔姆德感觉自己的意识也渐渐飘远了了……

 

芬恩终于感到不对了,他吓的想爬起来,却被一股巨大的力道掀翻在地,然后就被扑上来的迪尔姆德压住身体用力摁在了地上。空气中浓烈的甜腻气息包围了芬恩,芬恩的身体一下子软了,力气仿佛瞬间抽干了,体温也在渐渐上升。

 

这样下去会出事的!芬恩一边挣扎一边大喊大叫着让迪尔姆德放开自己,但迪尔姆德毫无反应,他只是紧紧摁住芬恩不让他动弹,他静静地盯着芬恩,那眼神太陌生了,就像是凶猛的野兽看着已经入手中的猎物,芬恩被吓到了,他并非没有接触过发情的alpha,但这种情况芬恩还是第一次遇到。

 

见芬恩挣扎的力气小了,迪尔姆德松开了芬恩的一个胳膊,抓住他的衣领开始撕扯芬恩的上衣。趁现在!芬恩握紧了右手的枪,用尽最后一丝力气,咬着牙对着迪尔姆德的脸释放了宝具。宝具威力其实比平时小了不少,但近距离一瞬间巨大的水流还是把迪尔姆德冲出去老远,最后重重地栽在了地上。

 

芬恩爬起来头也不回疯狂跑到了传送点,传送回俱乐部后他跌跌撞撞冲到了淋浴室,衣服都来不及脱,他迅速打开了冷水龙头冲遍自己全身,同时颤抖着打开了洗手台上柜橱的门,找到抑制剂一口吞了进去,然后芬恩就静静地缩在水龙头下等着药效起作用,刚才迪尔姆德强烈的信息素撩拨得自己发情了,妈蛋一个大老爷们信息素居然跟小姑娘似的是甜味!还好自己意志坚定跑得快!稍微跑慢点自己很可能被欲望支配失去理智骑在迪尔姆德身上求着对方上他。

 

过了一会迪尔姆德醒了过来,可能是被海量冷水浇了头,他现在完全清醒了,花了大约几分钟回忆了一下自己为何会浑身湿透躺在这里,迪尔姆德吓得坐了起来:“芬恩!芬恩不要紧吧?!”

 

传送回俱乐部后迪尔姆德赶紧打开冰箱喝了满满一杯冰镇水又胡乱补了点隔断剂,才感觉那难耐地炙热感不再折磨自己了。正在这时湿淋淋的芬恩从浴室里出来了,一见迪尔姆德站在那里,他吓得往后连退几步。

 

“你没事吧?芬恩?”迪尔姆德焦急地问。

 

芬恩没有回答,先是保持距离警惕地瞪着迪尔姆德,迪尔姆德看上去很正常,脸蛋好看神态蠢萌……嗯……空气中似乎也没有任何信息素的味道,很好!……不!一点也不好!芬恩许久没这么狼狈过了,指着迪尔姆德吼:“有没有搞错!多大的人了!还要我教你用多少隔断剂吗?!“

 

“这……本来没问题的,没想到你下班了忽然拉我特训,我忘了准备……“

 

“啊?!这么说害我这么倒霉的是我吗?!怪我咯?!你是怎么搞的!聋了吗?我让你住手住手你听不见?!“

 

“我其实确实没听见……”一看到芬恩愤怒地瞪着自己,迪尔姆德赶紧把话吞了回去:“不……芬恩,其实我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刚才发生了什么我现在都记得,但当时我好像就是失去意识只剩下本能了……“

 

“你不知道怎么了?你都20岁了吧!谈过恋爱了吧!连发情怎么回事都不知道?!“


“是谈过几次,可每次还没进行到那一步就因为种种原因分手了……“

 

我的天啊!顶着这张脸居然还是处男!暴殄天物!家族耻辱!芬恩也懒得再和迪尔姆德费口舌了,一边用毛巾擦头发一边对他说:”算了,你的问题以后再说,但是今晚你不许回我家!“

 

“哎?“

 

“哎什么哎?!这不是当然的吗?!难不成你想回家继续?!“

 

“那我今晚……“

 

“我管你住哪!出去!自己找地方!“

 

迪尔姆德知道芬恩正在气头上,只好背着包自己先走了,他刚来这个大城市还不到一个月,根本没钱住宾馆,心灰意冷地在街上溜达了半天,迪尔姆德最终拨通了迦尔纳的电话。

 

 

(11)

 

迦尔纳住的公寓不大,为了收留迪尔姆德把客厅的大沙发铺上床垫暂时收拾成了床,迪尔姆德一直垂头丧气,他和迦尔纳说起了自己为何被赶出来,省略了差点当强/暴犯的那一部分,迦尔纳听后倒是不以为然:“芬恩会生气是当然的,再说了,omega发情期躁狂症嘛,很正常,你在我这住几天,忍忍就过去了。“

 

“……他要一直生气怎么办?“

 

“不会,以我和芬恩做了这么长时间战友的了解……说不定他气消了明天就找你回去了,反正你们又没真发生点什么,不然可就真麻烦了。“

 

“……前辈你有这方面经验吗?我不想一直和他那么僵啊!“

 

迦尔纳听迪尔姆德这么问,一瞬间有点恍惚,他想起了弟弟阿周那,他并非和阿周那一起长大,而是作为同母异父的私生子突然闯进了弟弟的生活,迦尔纳能理解弟弟对自己心存敌意,所以每当弟弟对自己提出挑战,他都乐意接受,何况阿周那确实是不错的对手,每次都能在决斗中找到乐趣。

 

本以为兄弟关系会因此而改善,却没想到两人熟识后,阿周那反而越发爱和自己作对,迦尔纳穿黑的阿周那就穿白的,迦尔纳喝咖啡阿周那就点牛奶,迦尔纳要看真人秀阿周那就把电视节目切到动物世界,迦尔纳要玩游戏阿周那就戴上vr眼镜在屏幕前晃来晃去害的迦尔纳玩不下去。

 

真是愚蠢的小孩子举动!这要是别人迦尔纳早揍人了!可这是阿周那,阿周那这么做迦尔纳就觉得非常可爱并愿意陪着玩!

 

没错,迦尔纳就是那时候意识到阿周那在自己心中地位不一般的。

 

其实迪尔姆德今天的遭遇迦尔纳也经历过,只不过经过没那么惨烈。迦尔纳仍记得那是一次大型的家族聚会,来自世界各地的七大姑八大姨们齐聚一堂,迦尔纳和阿周那也盛装出席,在和亲戚们周旋了大半天后,他俩不约而同都躲进了这个豪华大酒店的休息室。见到休息室里有国际象棋,两个争强好胜的人索性坐在棋盘边挑战起了棋艺。也不知怎么的,下着下着,两个人都不动作了,窗外鹅毛大雪纷飞,窗内温暖的壁炉劈啪作响,房间内孤男寡男深情注视,不需要言语,不需要暗示,也不知谁先撩的谁,两个人默契地滚到了沙发上。

 

在整个过程中,迦尔纳表现出了矜持与绅士,但也不乏幽默与情调,他自认为让双方都留下了难忘的回忆,要问后来迦尔纳有什么后悔的,那就是当初没确认阿周那的真心。

 

并不是说那次是两人的唯一,后来两人决斗着决斗着就滚床单的情况时有发生,每次都激情四射淋漓尽致,可迦尔纳就是觉得阿周那对自己的态度越发暴躁古怪,虽说以前两个人就爱互怼可现在明显无谓的争吵多了起来,战场上阿周那的敌意也愈发明显。

 

莫非他只是把我当炮友并不爱我并且嫌弃我床技不好?想到这里迦尔纳很是郁闷。

 

回忆结束,迦尔纳无奈地告诉不知所措的后辈:“我也没什么经验,我能给的建议就是……真的发生这种事了,首先要想清楚,你是真的爱他,还是只是被诱惑产生的一时的激情?总之,这是双方都要想清楚的事情……“

 

听了迦尔纳前辈的教导,迪尔姆德似懂非懂,想了一夜也没想清楚,最后迷迷糊糊睡了。同时芬恩却躺在家里大床上辗转反侧睡不着,omega的身体本来就更容易受到影响,抑制剂虽然起作用了但身体的燥热感并没有完全消失,所以芬恩才把迪尔姆德赶走免得自己一时头脑发热犯错误。

 

芬恩脑海里想着迪尔姆德,最初他纯粹把迪尔姆德当亲戚家的小孩来照顾,反正自己一个人在大城市,多个人也热闹。可芬恩错了,迪尔姆德早就不是当初那个小孩了,他英俊迷人,信息素是甜甜的蜂蜜味,高大挺拔,身材很结识并且估计那里的尺寸也……

 

打住打住,不能往那里想了,越想越睡不着!芬恩深呼吸了一下,开始寻思迪尔姆德今天异常的表现,他当时那个样子也太不正常了。

 

在等级制度森严的古代,那时的alpha倒都是迪尔姆德这个样子,毕竟人口稀少资源稀缺,站在食物链顶层的alpha可以随意使用这种近乎非人的武力与兽性强迫omega屈服。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文明的进步,人类已经不会为了种族繁衍等问题发愁,经过常年的进化,alpha的这种功能早已退化,现在被omega的信息素所吸引的alpha有足够的克制力,虽然依旧会比平时暴力但不至于表现得像个未开化的野蛮人……

 

芬恩忽然想起在以前看的一本成人杂志上读到过,迪尔姆德这种情况现在虽然非常少见但还是存在,大约是某些成年alpha身上会出现的返祖现象,这是先天的后天无法治愈,但并非坏事,相反会给伴侣带来原始的,野性的animal sex……想到这里芬恩的身体下意识地轻颤起来。

 

“啊!我在想什么啊!”芬恩大叫着从床上坐起来:“芬恩!你好歹也是个万花丛中过的老司机了!你交往过的alpha能组个迦勒底48合唱团!别让这个小鬼乱了你的阵脚啊!”

 

大声喊叫完以后,芬恩无力地倒回床上,一夜无眠。


【待续】

ps:关于刷哥的信息素,本来嘛红玫瑰黄玫瑰什么的,我觉得设定成玫瑰花香味挺不错的,但是泪痣/长得帅/玫瑰花……我写的时候老歪到隔壁阿布罗狄【x】。于是又开始翻资料,有一个传说说到刷哥的手指有蜂蜜的香味,我的妈这是什么玛丽苏龙傲天男主设定!但我还是拿来用了【x】。

pps:两位主角的感情进展应该不会那么快,我还要搞事情-_-||||

评论(11)

热度(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