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XON

放些瞎狗眼同人,无双诸葛诞为主,los&ss阿布罗狄为主。
以前的完结老文放在:http://pixiv.me/dixonfrost
欢迎同好交流。

【FGO腐向恶搞文】不穿紧身衣的请退群12-14(CP枪团/ABO设定)

请各位同好先阅读下注意事项,方便避雷!

背景:FGO背景的半架空现代文设定,全员吐槽恶搞,腐向,人物性格OOC,角色名字全部统一采用国服fgo翻译。

设定:ABO设定,不生子,有私人二设,请注意。

CP:20岁的外甥迪尔姆德(A) X 30多岁的舅舅芬恩(O),副cp有迦尔纳x阿周那,齐格飞x大公,副cp只是推动剧情,不会有肉什么的。


不穿紧身衣的请退群

上一章


(12)

 

迪尔姆德第二天顶着黑眼圈来到枪阶俱乐部,在弗拉德三世那里得知了芬恩请一天病假的消息。

 

“他病了?”迪尔姆德着急了:“那我要回去……”

 

“站住!芬恩特意交代了,他要在家休息,不许你回去捣乱,好好上班。”

 

“哎?可是……”

 

“可是什么!?不让你回去你就别回去!怎么,你想当着我的面翘班?!”

 

老大生气非常可怕,迪尔姆德乖乖留下来上班。他心不在焉地混了一天,等到了下班时间,迪尔姆德犹豫了许久,还是给芬恩先打了电话,问他身体怎么样了,电话那头的芬恩沉默了一会,对迪尔姆德说:“我没事,只是昨晚整夜没休息,现在好了。算了,今晚你回来住吧。”

 

迪尔姆德站在芬恩家门口,他本来酝酿了很多话,比如对不起,比如你的病好了吗,但真见到芬恩开了门,他脸都憋红了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最后才说出来:“以后我一定随身携带药剂,保证不会再发生那种事了!”

 

芬恩抱着胳膊靠在门边,并不回答,也没让迪尔姆德进家门,只是看着迪尔姆德,一脸嫌弃地问:“你这身难看的凸点露脐短装是什么鬼!我教你的时刻保持优雅你当耳边风了?”

 

迪尔姆德赶忙低头看看自己的衣服,一边努力把衣服往下拉妄图遮住肚脐一边解释:“这是迦尔纳给我暂时凑合的换洗衣服,我也没办法他的衣服我穿都太小了……“

 

哎,看着真可怜……芬恩看着挤在不合身的衣服里一副慌张样子的迪尔姆德终于还是心软了,从门边挪开让出了一条路:“进来吧,昨天的事过去就算过去了也别提了,别忘了明天下班还是得接受我的特训!”

 

“当然!我还要舅舅多多锻炼我!”

 

啊,能回到一切都没发生之前真是太好了。

 

 

(13)

 

一周很快过去了,历经特训的迪尔姆德终于迎来了他的初次活动任务,他扛着两把枪带着不安和期待的心情来到活动场地,见到了一个之前见过的人,上周刷弓阶素材本时,那个站在吉尔伽美什身后的人,叫什么来着……

 

“卫宫?”迪尔姆德想起了他的名字。

 

卫宫也认出了迪尔姆德:“啊,你是隔壁俱乐部的那个新人……”

 

“我叫迪尔姆德。”迪尔姆德做完自我介绍,有些抱歉地说:“上次不好意思,芬恩他当时太激动了。”

 

“没事,我们老大说话不太中听,想打他的人太多,我们跟着他倒霉都习惯了。”

 

迪尔姆德问卫宫:“其实我也不明白我为什么会被派来这个活动值班,我其实没什么经验……”

 

“这是情人节活动,估计是因为你曾有什么与爱情相关的悲惨经历吧,比如说我……”卫宫娓娓道来:“我曾经被多位异性所倾慕,而我天真地以为,我会让他们每个人都幸福,但结果却不如我所想,当某次情人节,我原本完美地安排好了可以错开时间和他们每个人在同一天约会,结果却因为一系列的巧合,他们在同一时间送了我巧克力……悲剧就发生了……我现在都不敢回忆他们愤怒围殴我的场景……“

 

卫宫叹了口气:“我觉得我至今仍被他们憎恨着……不提了,那你呢?你是因为什么?“

 

“哦,原来是指这种经历啊……“迪尔姆德恍然大悟:”魔术协会为什么要找这种经历的人啊和情人节氛围很不搭啊。“

 

“魔术协会的恶趣味没人会懂的……怎么,你也有类似悲惨经历?“

 

“这个嘛……其实我在老家的时候,也确实挺受欢迎的,但不知怎么搞的老是会被已经有对象的异性喜欢上,然后老是要被迫和他们的alpha决斗,我倒不是打不赢,只是总出这种事我也挺烦恼的,所以离开家乡也有一小部分这个原因吧,前几天我上老家论坛还看到一堆类似‘迪尔姆德逃跑啦!带着舅舅欠了一屁股桃花债逃跑啦!’这种标题党还在骂我……我有什么办法!我也很无奈的!“

 

卫宫一听笑出了声,心情也轻松了不少:“看来还是你比较强,甘拜下风。”

 

“哪里哪里,承让承让。”

 

两个曾经追求者无数的人互相吹捧了一番,迪尔姆德这才发现场地那边还站着个人,身材臃肿衣着怪异,怎么看也不像是为情所困的长相,于是迪尔姆德小声问:“他是谁啊,怎么也来值班了?”

 

“那是凯撒,今年没参加比赛的剑阶,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会来……”

 

凯撒可能是注意到有人在看他,回过头来看了看二人,问道:“每年参加情人节活动都有免费巧克力吃的!今年什么时候才能领?”

 

看来来这个活动的也并非都是为情所困的人啊……

 

时间到了,第一队参加活动的队伍进了场地,领头的是个金色短发身披厚重铠甲的人,身后跟着两米高肌肉黑大汉,但迪尔姆德首先注意到的却是走在最后那个银色长发,身上长着龙的翅膀和尾巴的高大男人,吸引迪尔姆德的并非是这个人怪异的装束,而是想起了上次借宿时他和迦尔纳曾经的对话,那次他俩不知怎么的聊到了关于老大情人的话题。

 

“我见过老大的情人。”迦尔纳边比划边说:“他就在剑阶俱乐部,你迟早会遇到吧,他很好认的,头上有龙角,背后有龙翼和龙尾。”

 

迪尔姆德脑海中浮现了“人外”两个字,但很快又把这俩字给甩了出去,YY老大是不道德的!

 

“怎么这副打扮?他是什么……cosplay爱好者?”迪尔姆德问。

 

“……没那么夸张,就是个高大谦逊的战士,那副打扮据说可以提高他屠龙能力的,和你一样啊,最近论坛上都分析说你赤膊上阵是为了增加魅惑的概率。”

 

“……不……我没有……我没那功能……”

 

最后话题由老大的情人是谁歪到了为啥裸上身战斗的人那么多就诬陷我是流氓是不是因为我太帅了上。不过迪尔姆德还是记住了,那个有着奇特装束的帅哥就是老大的相好!传说中能镇住老大的真英雄!迪尔姆德激动地正想上前向这位英雄打招呼,却不料领头的那个人指着迪尔姆德就喊了起来:“你就是金皮卡说的那个想色诱我们的流氓?!赫拉克勒斯!快和我一起揍他!”

 

迪尔姆德在迦勒底的磨难,似乎才刚刚开始。

 

 

(14)

 

天已经黑了,在活动任务里值了一天班,迪尔姆德已经累到不行了,回到俱乐部看到其他人都走了,只有芬恩还在大厅里边玩手机边等他。

 

芬恩看着迪尔姆德胳膊上青一块紫一块的,奇怪地问:“怎么搞这么狼狈?虚拟战就算死了也不至于搞成这样啊?“

 

“他们剑阶的那个狂战士就盯着我打!都怪弓阶金皮卡那个碎嘴子!“迪尔姆德十分委屈:“中午休息的时候我上魔术协会的论坛看了,他们造谣说我是枪阶俱乐部招来企图使用脸和身体诱惑剑阶俱乐部的无耻小白脸!我……我是那种人吗?!”

 

芬恩倒是不以为然:“这有什么?你该看看他们之前是怎么在论坛上骂我的!这也是一种心理战术,你太过在意就中他们套了。再说了,我们也会在网上怼他们的,论坛上开贴揭金皮卡和卫宫老底的基本都是库丘林的小号。”

 

看来圣杯战争无论线上线下都是那么激烈啊!

 

芬恩弯腰在茶几下掏出了一个急救箱,坐在了迪尔姆德边上:“胳膊伸出来,我帮你处理一下伤口咱们再回家,虽然不严重但放着不管也不行。”

 

迪尔姆德乖乖伸出了胳膊,当自己的手被芬恩握住时,他的心狂跳起来。迪尔姆德不知道芬恩对自己是什么看法,但他知道,自己对芬恩的感情,再也不可能回到一切没发生之前了。

 

这几天迪尔姆德确实有考虑过上次迦尔纳说的话,考虑过他对芬恩的那种感觉究竟是否出于真爱。但他现在已经很确定了,从自己进城后初次见到芬恩的那种心动,到现在被摸个手就恨不得兴奋地晕过去,这种感觉的确是恋爱了啊!

 

其实迪尔姆德在恋爱方面并非全无经验,爱情对于他来说更像是被动技能,托这英俊的脸的福,每年情人节给迪尔姆德递巧克力的大约能组一个加强排,迪尔姆德并未因此而滥情,他交往过的恋人也不多,但不知是自己眼光不佳还是受了什么奇怪诅咒,每段恋情都因陷入奇怪的三角恋而无疾而终……

 

回忆到这里迪尔姆德忽然紧张起来,联想起自己这很容易喜欢上有主的白菜这一不幸体质,芬恩该不会也……虽说自己就住芬恩家感觉没这方面迹象,但为了保险起见迪尔姆德决定问问。

 

“芬恩,这次活动结束就是情人节了,你打算去哪里过?”迪尔姆德觉得自己问得滴水不漏。

 

“……那天又不放假,这是个一定要过的节日吗? “

 

“啊,我就是随便问问,情人节嘛,哈哈……总归有所安排……“

 

“……你是看不起我是单身吗?“

 

“不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我自己也没情人的!就随便问问!“迪尔姆德汗都下来了,为什么话题被引到这么奇怪的地方而且芬恩看上去很生气?

 

芬恩确实很生气,他年轻时性格轻浮风流不羁是没错,可他现在成熟了!收敛了!对爱情更加慎重了!慎重!成熟!有错吗?!却因为暂时的单身而被一个20岁毛孩子看不起!能不生气吗?

 

“情人节收一堆巧克力出去疯一天晚上再滚一晚上床单那是你们小年轻干的事我早就不这么做了。“芬恩冷冷地回答。

 

“我……我不是……你说的这些我从来没干过……别说了……“迪尔姆德汗都下来了,心说这都哪跟哪呀!听这口气难不成这些事芬恩都干过?你们城里人是会玩啊!

 

迪尔姆德的伤口并没处理好,但芬恩已经生气地放下了药箱,对他说:“反正你也没事了,回去吧!”

 

迪尔姆德低头看着自己胳膊上的淤青,低声地说:“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其实是想过节那天送你礼物,怕你已经有安排所以才问的。”

 

“……礼物?”

 

“活动结束后,我和我的队友打起来了……我这些伤不是在虚拟战场上打的,对不起我骗你的。”

 

迪尔姆德这前言不搭后语的话弄得芬恩莫名其妙,他暂时消了气,坐在了迪尔姆德边上:“为什么打架?”

 

“为了送你这个,我问你情人节有没有安排,就是想到时候送你,没想到你会误会……不过无所谓了,我的一点心意,现在就送你!”迪尔姆德说着从外套里小心掏出了一个东西,双手递给了芬恩:“情人节礼物!”

 

芬恩疑惑地接过,是个包装精美的巧克力,绑上了金色的丝带,上面有熟悉的魔术协会logo:“这……不是每年情人节给参加魔术协会活动的人发的巧克力吗?我记得以前都会发一堆啊……你就送我一个?……还是说你送了一堆人每人一个?“

 

“我……我只有这个了!我就是因为这个才打架的!今天活动结束后本来是领了一堆巧克力没错啊,可是我和卫宫的份都被凯撒抢走了,我急了,就和他打架拼了老命才抢回来一个啊!“迪尔姆德有些尴尬地摸了摸胳膊上的伤:”他是个灵活的胖子,不好对付……“

 

“那你为什么想到把这巧克力送我?“

 

“这可是我第一次成功在活动中拿到的珍贵巧克力!对我来说有特别的意义!都是因为芬恩的照顾我才能有如此出色的成绩,所以我一定要送你!“

 

芬恩拿着巧克力盯着迪尔姆德的眼睛看了半天,总算露出了笑容:“早说要送我何必绕那么大弯子,谢谢,你的心意我收下了!“

 

晚上回家回到自己房间,芬恩脱下外套后,从口袋里拿出了那个巧克力,芬恩是过来人,他能感觉到今天迪尔姆德对自己的暗示,哎,会被这样的帅哥喜欢上,说明我魅力不减当年?可不是吗?像我这么美丽,任谁都会爱上我啊!芬恩得意地对着镜子照了照。

 

说句实话,被如此有魅力的男人喜欢上,这要是个外人,芬恩顺便把他勾搭上床并不成问题,可这是自己外甥,芬恩非常了解自己老家那帮子护犊子亲戚多么不好惹,再加上上礼拜出了那种事……他年纪还小,给他点时间想想吧!

 

芬恩靠在了床上,掰了一块巧克力含在嘴里,啊,今年的巧克力真是格外的甜。

 

【未完待续】


PS:卫宫那段回忆其实就是我看了型月嘉年华最后一集有感,士郎一遍又一遍喊“我想让大家都获得幸福啊!”实在太洗脑了XDD但现在还魔音绕梁三日不绝……


评论(12)

热度(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