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XON

放些瞎狗眼同人,无双诸葛诞为主,los&ss阿布罗狄为主。
以前的完结老文放在:http://pixiv.me/dixonfrost
欢迎同好交流。

【FGO腐向恶搞文】不穿紧身衣的请退群20-22(CP枪团/ABO设定)

FZ联动活动总算没那么肝了,不仅剧情有趣,而且可以看到首次在活动剧情中穿着衣服的迪尔姆德,真是值得纪念的历史性时刻【x】,学妹你也是,刚过了第五章,刷哥一穿衣服你为什么就不认识了!第一章的c元帅你倒是记得很清楚!XD


请各位同好先阅读下注意事项,方便避雷!

背景:FGO背景的半架空现代文设定,全员吐槽恶搞,腐向,人物性格OOC,角色名字全部统一采用国服fgo翻译。

设定:ABO设定,不生子,有私人二设,请注意。

CP:20岁的外甥迪尔姆德(A) X 30多岁的舅舅芬恩(O),副cp有迦尔纳x阿周那,齐格飞x大公,副cp只是推动剧情,不会有肉什么的。


不穿紧身衣的请退群

上一章


(20)

 

迪尔姆德是从俱乐部的传送器里摔出来的,他踉踉跄跄没站稳一下子倒在了外面等着他的芬恩怀里。

 

“你没事吧?”芬恩扶着快跌倒的迪尔姆德问:“是不是被强制传送走去隐藏活动了?关于这个之前我们谁都忘了和你说,我要急死了!”

 

啊!温柔的芬恩回来了!迪尔姆德觉得自己在监狱岛的经历时间虽短但简直是九死一生,现在能活着回来他差点感动哭了:“没事!芬恩!我回来了!而且我赢了!”

 

芬恩搀扶着迪尔姆德进了俱乐部大厅,让他在沙发上坐下休息后,递过了一杯水:“其他人都出门去打狗粮了,我担心你没经历过隐藏活动会出什么事,所以一直在这等你。”

 

想着这段时间芬恩一直站在传送器外焦急地等自己消息,迪尔姆德心里流动过一丝暖意,问道:“芬恩之前也参加过隐藏活动吗? 

 

“是啊,几乎每年都会遇到这种事,比如我去年就是被传送到一个奇怪的高层公寓楼,要一边爬楼一边打退敌人……“

 

芬恩去年被传送到了一个阴暗闹鬼的高层公寓,队友只有拿着巨大盾牌的马修和手持匕首的两仪式,三个人在一楼收了一个没帮上什么忙只会一路尬笑的恶魔做队友后,就开始一边清理每个房间的怪物一边爬楼了,等爬到顶楼打赢那只巨大幽灵后芬恩都累到不行了,结果一回头看还有个敌人!芬恩当时累得话都说不出了和队友废了老大劲好不容易才打死这个最终boss,这种隐藏活动芬恩真是不想再经历了!

 

后来芬恩才知道顶楼的阿尔托莉雅小姐并不是活动最终boss,她是前面被传送进来的参赛选手,打完活动后因为太累了所以没急着走只是坐在顶楼休息一下欣赏美丽的夜色,没想到芬恩问都不问就把她打出局了……此事给阿尔托莉雅留下了巨大心理阴影直接导致她今年拒绝参赛!

 

这段经历对芬恩来说也是不堪回首的往事,他停止了回忆,问迪尔姆德:“这次你传送去的是哪个活动?”

 

“监狱岛。”

 

“啊……这个活动我倒没参加过,你第一次参加就能打赢了真不简单啊!因为这个活动的队友唐泰斯……其实挺不靠谱的……“

 

芬恩并不认识唐泰斯,他只是在去年的魔术协会联欢会上看过这位唐泰斯先生表演大变活人的魔术,可惜魔术失败了,唐泰斯什么人也没变出来,还满场乱转大喊大叫:“我的天草呢?!我昨晚放这里好大一只天草呢?!“唐泰斯折腾半天没找到天草后和魔术助手贞德打了起来,担心贞德吃亏的吉尔德雷冲上台去揍唐泰斯,最后一堆人上去劝架,场面一度十分混乱……直到联欢结束大家才发现天草因为前一晚上排练太累表演时在魔术道具里睡着了……

 

这个天草也不是省油的灯,当年获得圣杯争夺战胜利许下希望世界和平这种不靠谱愿望的就是他!此事直接导致魔术协会给ex职阶下了永久禁止参赛的禁令,从此这些搞事精们就只能在圣杯争夺战的各种活动中闪亮登场了。

 

聊到了唐泰斯,迪尔姆德的思绪又回到了那个监狱岛,想起那个监狱岛的芬恩,一个嘴上说着爱却又恨到要杀死对方的芬恩……想到这迪尔姆德又是一身冷汗,虽然唐泰斯说现实中芬恩只是对这件事有小小的怨念,但迪尔姆德害怕如果现在不把话说清楚,以后误会会越来越深……

 

那个什么白色情人节礼装写真集真是太麻烦了!破坏我和芬恩真挚的感情!迪尔姆德深深怨念着。

 

芬恩看到迪尔姆德也不说话就是脸色不好看,还以为他在隐藏活动里累坏了,于是从沙发上站了起来:“你自己好好休息一下,我先离开……“

 

迪尔姆德连忙拽住了芬恩的胳膊:“先别走!我有话对你说!“

 

看芬恩又坐下了,迪尔姆德在脑海中整理了一下思路和语言,在先消除误会还是先告白之间犹豫了一下,决定选择前者,于是他深吸一口气,一把握住芬恩的手:“芬恩,你要相信我,我绝不会伤害你的!”

 

这没头没尾的话把芬恩给搞懵了,芬恩仔细想了想,怀疑地问:“你什么时候伤害我了?”

 

“不!绝无此事!你只要相信,无论发生什么,我永远站在你这边,我绝对不会伤害你!”

 

芬恩歪头想了想,恍然大悟:“哦,你是不是在监狱岛遇到什么现实中的敌人了?我好像听说监狱岛是会把现实的怨念无限扩大的隐藏活动?嗯……你是在那里遇到谁了?我猜猜……是不是你爸?”

 

现在轮到迪尔姆德懵了,这都哪跟哪啊,关我爸什么事?

 

芬恩看迪尔姆德神情惊愕还以为自己猜对了,便开始诉说当年往事:“老实说我们家这么多亲戚,但伤我最深的,只有你爸也就是我那远房表哥!你小时候我带你去公园玩,你不听话我教训你一顿,这是应该的吧?你那护犊子的爸到好,看你哭了也不问缘由,劈头盖脸揍我一顿……我倒不是打不过只是你两个爸都一起打我我可吃不消……总之我当时气不过立马叫了一堆人去报仇,然后就发展成了当时最大的打群架事故……”

 

芬恩说完这事后摇头叹气:“虽说咱们老家民风质朴,打群架没有隔夜仇,可是我总归有些……我再怎么也算你长辈!教训你是为你好!你爸就这么揍我真伤我心!我离开老家后也没怎么再和你家联系了,今年你爸忽然打电话给我说拜托我帮忙照顾你我本来不想管,可他都那么求我,再想想你小时候蛮可爱的……”

 

迪尔姆德听到这里忽然抬头:“你觉得我可爱?”

 

啊,迪尔姆德当然可爱了,芬恩是很喜欢小孩子的,曾经每个孩子在他眼里都是可爱的小天使,直到见到自己那漂亮的小外甥迪尔姆德,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啊,小迪尔姆德可爱的有点过分了,以至于后来其他小孩在芬恩眼里都不那么可爱了。

 

“是你小时候可爱!”芬恩把小时候加重了强调了一下。

 

“那……”迪尔姆德握紧了芬恩的手:“你现在还觉得我可爱吗?”

 

 

(21)

 

这孩子该不会是打架撞到头了吧?怎么一直说这些没头没脑的东西?芬恩抬头看看迪尔姆德,那炙热的视线让自己一下子脸红心跳起来,芬恩想抽回自己的手,无奈迪尔姆德握的太紧,根本抽身不能,这下逃不掉了!

 

迪尔姆德抓紧芬恩的手,趁机真诚表白:“芬恩,其实你不说,我也已经知道你一直觉得我可爱并对我有好感……既然我们两情相悦!那今后也一切尽在不言中!”

 

这……这算告白吗?!这么随便真的算告白吗?!还有什么叫一切尽在不言中啊这种时候就不要拽文了啊还有我有话要说!

 

 芬恩赶紧说:“迪尔姆德……事情没那么简单,首先你想想,你老家那恐怖的亲爹!你小时候我只是把你打哭了他就大动干戈和我打群架,这要是知道这种事情,还不提着菜刀过来……”

 

“他不会打我的!”

 

“他当然不打你!他会打我!”

 

“我都成年了,我爸管不了我了!芬恩你放心,老家亲戚要是反对的话我帮着你一起揍他们!”

 

芬恩不禁开始同情老家的远房表哥一家了,但同时内心也涌起一丝小小的愉悦,好吧就算没这个后顾之忧,芬恩依旧有些犹豫,其实迪尔姆德不用费口舌,芬恩能感受到他的真心,可芬恩毕竟是过来人,他的顾虑比迪尔姆德想象的要多。

 

 “不光是家里亲戚的问题,还有到了我这个年纪,想要更稳定更长久的关系,而不是随便玩玩了。”

 

迪尔姆德听了很不高兴:“芬恩认为我是随便的吗?你快看我认真的眼神!”

 

“哎,跟你说不明白……总之不同的年龄想法是很不同的……”

 

迪尔姆德此时哪里听的进,他压根不管芬恩的喋喋不休,只是一把拉过芬恩,吻住了芬恩的嘴唇,多谢监狱岛那位不靠谱的基督山伯爵的建议,他早就该这么主动了!他紧紧握住芬恩的手不让他逃离,撬开他的嘴唇攻城略地,感觉到芬恩的气息渐渐变得紊乱,并开始温顺地回应自己,迪尔姆德也得寸进尺搂紧了芬恩的腰。

 

芬恩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爱上迪尔姆德的,但此前芬恩的顾虑确实不小,想想他俩之间超大的代沟和老家那帮子不省心的亲戚,总感觉这爱情前路太坎坷,所以芬恩宁可选择远离而不愿意碰触。

 

但现在,只是被迪尔姆德拥抱着亲吻,芬恩就彻底动摇了,被湿热的舌尖熟练地搅动着口腔,那久违的缠绵感觉让芬恩顺从自己的意志,乖乖倒在迪尔姆德怀里。

 

迪尔姆德的嘴唇略微离开了一些,他把下巴搁在了芬恩肩膀上,略带不容拒绝的口吻说:“芬恩,你没必要纠结那么多事,真的有困难的话,你要相信我会在你身边。“

 

芬恩这回没有再抗拒了,他搂住了迪尔姆德的脖子:“好吧,看在你是个接吻高手的份上!”然后热烈地回吻,迪尔姆德终于得到了回应,激动地抱紧了芬恩。

 

就在这时俱乐部门外传来传送器的声音,听到这声音原本被迪尔姆德压制的芬恩不知哪来的力气,猛地把迪尔姆德推开,差点把他推下沙发,迪尔姆德还没反应过来,就看见大公领着迦尔纳和库丘林进了俱乐部大厅,一见到坐沙发上的迪尔姆德,三个人一下子围了上来。

 

“老大说我们俱乐部的分数涨了不少,一定是你打赢隐藏关卡了!你小子本事不小啊!第一次就通过了!“库丘林第一个冲进来,把迪尔姆德后背拍得啪啪响。

 

“我其实没出什么力,主要是监狱岛的复仇者帮了我大忙!“迪尔姆德谦虚地回答后,转而得意地说:”对了,还有件事要告诉大家,我和芬恩刚才……“

 

话还没说完,芬恩就被手伸到迪尔姆德身后,狠狠拧了他的腰,迪尔姆德“嗷呜“一声倒下,芬恩装着一脸关心的样子安抚着迪尔姆德:”你没事吧?是不是在监狱岛受伤了?“

 

迪尔姆德正想抗议,一眼对上了芬恩愤怒的眼神,他被吓得不敢说话了。未察觉异样的弗拉德三世掏出了平板电脑:“受伤的话今天就早点回去休息吧,我们今天早回来也是因为刚接收到下一个活动的通知,想提前回来准备一下。“

 

“难道说是……“

 

“没错,预定下个礼拜就开启的是无限池活动,用你们的话说,要做好秃头的准备了!“

 

 

(22)

 

弗拉德三世恩准大家提早下班,跟着芬恩进了四下无人的车库,迪尔姆德拦住芬恩就迫不及待地问:“你不想让大家知道我们是恋人了!为什么?”

 

芬恩停住脚步,伸出两根指头:”和我交往,你得遵循两个原则!第一,我们只是试着交往,试着,懂吗?得按我的步骤慢慢来!不要想着上班进一垒下班就进三垒!第二,也是最重要的,绝对!不能让!其他人!知道我们的交往关系!“

 

“哎?你觉得……你觉得大家知道了你会丢脸吗?……我有那么配不上你吗?!“

 

“想什么呢和这个没关系!我估计你当初和魔术协会签合同时没看我们枪阶俱乐部的补充条款吧?“

 

什么还有补充条款?迪尔姆德忽然有了不好的预感。

 

芬恩露出了果然是这样的表情:“其实其他补充条款都无所谓,关键是弗拉德三世在里面规定了枪阶同事之间不许谈恋爱,一经发现扣除全年奖金!”

 

“凭什么!”迪尔姆德蹦起来了:“只许他放火不许我点灯?!”

 

“大公不一样啊,人家是标了记办了仪式的人,再说了他相好确实不在我们枪阶,不违反规定的。“

 

芬恩犹记得多年前,狂阶的大公被自由分配到了剑阶,那时的大公和现在一样是个不好惹的omega,却不幸被同俱乐部平砍无力但肉超厚的齐格飞给怼上了,这俩闹的鸡飞狗跳日月无光,最终害的剑阶俱乐部整日不得安宁当年在预赛被淘汰。

 

后来历经波折的大公虽然从了齐格飞,但痛定思痛的他成了枪阶老大后定了这么个规矩:“想谈恋爱的就去霍霍其他俱乐部!严禁搞自己人!”弗拉德三世如是说。

 

听了芬恩说完原委,迪尔姆德依旧不死心:“可是……你的意思是……为了不被扣奖金,我们就得偷偷摸摸的?”

 

芬恩忽然激动起来:“当然要瞒着他们!我们的收入一大半都来自活动的分成奖金!没有奖金谁给我付账单!谁帮我买每天换一套的新衣服!谁给我钱护理头发!你吗?!“

 

工作不满一年目前寄人篱下穷得叮当响的迪尔姆德不敢说话了。

 

看迪尔姆德心情烦闷,芬恩安慰他:“其实这样也没什么不好,俗话说秀恩爱死得快嘛!我们就是要偷偷摸摸的才更刺激!”

 

这都是哪来的奇怪俗话啊!迪尔姆德听后依旧不太高兴:“可用你的话说……如果不能让别人知道,我们还像以前一样上班。因为是试着交往,所以进展还不能太快。马上就有重要的无限池活动,连约会时间都没有……所以这么一来!我们的关系和原来有什么区别!”

 

“当然有区别,你可以在别人看不到地方吻我……”芬恩搂住迪尔姆德的脖子,亲吻他的嘴唇,等迪尔姆德反应过来想要回吻却又偏开头故意躲开:“还有,晚上我们不用分房间了,你可以到我的房间来……啊……要等我买了大床之后!”

 

好吧!迪尔姆德觉得这应该算是他们关系中很大的进步了!好歹他和芬恩终于心意相通,至于那些拦在他们面前的障碍……以后再说吧!

 【未完待续】


芬恩喜欢小孩子是我的私设……记得他第一次在布姐的体验关里登场,曾自称自己是父母心泛滥的人,个人猜想对芬恩而言,骑士团就像个大家庭,芬恩自己就是家长吧,所以……应该是……很喜欢小孩的吧?XD


终于写到两位主角感情的大进步了,每次看到微博上挂作者写ABO不写肉我都好心虚orz 会……会进展到那一步的orz,我只是写的比较慢orz 


最后,恭喜日服大公贞德飞哥加强,然后……阿周那和芬恩的千里眼……是不是也……(尔康手)


评论(7)

热度(92)